花と水

【忘羡】青楼打鬼(完结·上)

ChrisSun:

对篇幅长短没有一个准确的把握


哭了


为什么越写越长啊


ps.我果然喜欢半夜更新orz


深夜激情码字 欢迎捉虫 如果有bug还请小天使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处理完了销金窟的女鬼作祟,蓝思追便询问蓝忘机何时启程,魏无羡却说稍安勿躁,这歙县人多,也杂,多呆几天保不齐会遇到什么奇闻异事。


 


然后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带着蓝思追把歙县几条繁华的小吃街逛了一圈,然后绕了一遍文玩铺子,吃了一肚子的街头小吃倒是把午饭省了;大下午的日头正毒,一行三人便在客栈附近找了个摊子吃起了龟苓膏。


 


“请问可是魏无羡魏公子?”


 


小摊的凉棚外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在探头探脑。魏无羡看她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她。


 


“我是伺候红香姑娘的小丫头。”


 


小姑娘上前行了礼,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折好的信纸,恭敬地放在桌子上,然后低头退到了一边。


 


蓝忘机抢先一步拿过来,打开后迅速看完;探着头的魏无羡愣是一个字都没看着。


 


“蓝湛,你干嘛呢?”


 


“是红香姑娘的请帖。”


 


蓝忘机看完之后,再次折好,递给了蓝思追让他收好。


 


“至于吗?人家姑娘的信纸都不让我碰一下。”


 


蓝思追赶紧跟着送信儿的姑娘往外走,留着魏无羡和蓝忘机在后面斗嘴。


 


嗯……应该说是魏前辈单方面炸毛。


 


“至于。”


 


不得了了,含光君和魏前辈斗嘴了。


 


 


*


 


一进柳叶阁,竹林柳树间散发出的凉气让整个院子都凉爽了几分,引路的小姑娘直接把他们带进了内室,红香姑娘把身边靠着的竹夫人拿开,执着团扇迎了出来。


 


“思追小公子可是第一个干干净净上我的床,又干干净净下了我的床的人呢。”


 


“红香姐姐还是不要取笑我了。”


 


“怎的都不脸红了?没意思,不逗你了。”


 


“姑娘今日特地遣人请我们过来,可还是邪祟之事?”


 


蓝忘机对红香姑娘没什么偏见,但是对销金窟这种地方着实是没有什么好感,只想处理完事情尽快离开。


 


“这次我也不太确定是不是邪祟,就是昨天晚上听着床底下有动静。”


 


“是样的动静?”


 


“也不能说是床底下有动静,我没翻身也没动弹,但是床架子总是吱呀吱呀响,躺床上也感觉不到震动。”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魏公子之前可是见过此类邪祟?”


 


“红香姑娘你这床架子成精了。”


 


“蓝公子以为如何?”


 


蓝思追看见红香转头询问含光君的过程中,冲着魏前辈翻了个白眼。


 


“事情不好轻易定论,魏婴是说笑而已,还请姑娘不要怪罪。”


 


听了蓝忘机的话,红香把手里的团扇放在一旁的小几上,眼角眉梢都是笑盈盈的。


 


“可是还要在我的房间里住上一夜?”


 


“这是自然,思追啊,这衣裙你……”


 


“别总是逗他玩,一次便罢了,总是这样不成体统。”


 


 


 


*


 


已经入夜,蓝思追和前几天一样,平躺在床上,被子拉得高高的。手里攥着定身镇魂的符咒。


 


原本红香姑娘今夜无事,和魏无羡蓝忘机一起坐在外间的会客厅里,坐了没一盏茶嗯时间,她就发现那两位公子之间气氛不太对,但一想这两个大男人带着个半大的小伙子到处跑,也没听他们提起什么家眷内人;红香从小在这销金窟了摸爬滚打十几年,对这些事可是见多识广,立刻就明白了;想明白之后更觉得自己在这里坐着是个碍眼的摆设,随即推说自己昨天没睡好,现在有些乏了,要去找个地方歇一歇;红香没进柳叶阁的东西厢房,直直地出了院子。


 


干嘛去?当然是去找小姐妹聊闲篇。


 


魏无羡倒是没想明白这红香姑娘怎么说走就走了,看她刚才的样子分明是对这捉鬼之事很有兴趣的。


 


“蓝湛,你看你冷着张脸,把人家姑娘都吓走了。”


 


“蓝二哥哥,你凭什么不让我红香姑娘看送来的口信儿?”


 


“这里就咱们两个人,说实话,你是不是因为人家姑娘指名道姓地找我送书信,你吃醋了?是不是?”


 


“不是。”


 


“人家姑娘的情书都送到我面前了你都不吃醋?”


 


“不是情书,是请帖。”


 


“人家送信的姑娘点名道姓要找我,你为什么不让我看?还说不吃醋?”


 


“……”


 


“怎么不说话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承认因为我吃醋就那么丢人吗!”


 


“我……我为没有。”


 


“没有?那你喜不喜欢我?”


 


“喜欢。”


 


“吃没吃醋?”


 


“吃醋。”


 


“这不就好了?我也喜欢蓝二哥哥!”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发红的耳珠,十分满意。还没等他伸手去摸一摸那红透了的耳垂,卧房里“咕咚”一声,估计是思追从床上摔下来了。


 


“蓝湛啊,咱俩刚才声音是不是太大了?”


 


“不大。”


 


 


进了卧房,蓝思追正红着脸从地上爬起来,床架子上贴了两三张锁魂的符;魏无羡猛得刹住了步子,跟在后面的蓝忘机贴上了他的背。


 


“我就说咱俩声音大了吧。”


 


“没事,习惯了。”


 


“怎么了思追?”


 


怎么说都把人家孩子吓得从床上滚下来,魏无羡难得地有一丝愧疚。


 


“有东西戳我。”


 


“戳你?怎么戳的?戳哪了?”


 


“床底下的东西,隔着褥子,突然凸出来一块,刚开始戳了一下腿,然后腰上被戳了几下,最后一下力道很猛。”


 


“那你怎么掉下来了?最后一下顶屁股上把你掀下来了?”


 


“……”


 


“真的?”


 


 


蓝思追先是没说话,最后点了点头。


 


 


“蓝湛你看我一下就猜中了。”


 


蓝忘机上前掀开了床上堆成一团的被子,然后默念了个现形的咒,很快,床中央隆起了一个包,隔着褥子看是一个长条,或者说,是个人的形状。


 


魏无羡和蓝忘机对视了一下,以后检查了刚才蓝思追贴上去的锁魂符,确定没问题之后,掀开了褥子。


 


一个大概是人形的黑影伏在床板上,更确切地说是一团黑雾。


 


“这看着不像是凶鬼,也不是地缚灵?”


 


蓝思追是真的没见过这种东西,有阴气有怨气,但是都不是那么强烈,气息淡得像是要消散了一样,要不是刚才亲身经历,他是不会相信这东西能把他从床上掀下来。


 


“这是执念,死前附在了物件上留了下来。”


 


“你们家含光君说的没错,这的确是执念,和家里老人走了,儿子女儿梦见老人道别是一个道理,只不过不过这个看起来留下来的不是留恋,大概是是怨恨和恐惧。”


 


魏无羡侧身让出了位子,蓝思追走上前看了一下这黑影便知道的缘由。


 


这人形一样的黑影,膝盖以下是空荡荡的。


 


魏无羡没有忙着送这执念去投胎,蓝忘机便把这黑影收到了法器里;待红香高高兴兴地回来以后,魏无羡问了问她这床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毕竟他里里外外把这床翻了个底朝天,愣是没找到这附魂物。红香拿着团扇遮了半张脸笑了几声,膝盖抵住床沿上的木框,使了巧劲推了一把床板,竟打开了一个暗格;魏无羡暗自咂了咂嘴,感叹了这些个能工巧匠当真是鬼斧神工。


 


暗格里就孤零零放着一个雕花匣子,红香拿出来想递给魏无羡,蓝思追伸手就要接,却被红香一扇子把手打了回去。


 


“知道是什么东西吗就伸手接?床笫之间用的东西你小孩子家家的能碰?”


 


“那你就直接这么给我?你这就不厚道了吧红香姑娘?”


 


“你自己能不能接这东西还要我明着说吗?”


 


 


魏无羡刚想反驳,蓝忘机就接过了匣子,然后询问之后得知这匣子是一位李姓富商家的三儿子送来的,标准的酒囊饭袋,是偏房妾室所出。


 


魏无羡里里外外把这个匣子查验一遍,里面的东西倒是没问题,这匣子是柳木,上面气息不对,床的框架是红木,但是床板是水曲柳,估计因为都是柳木所以这东西才能窜到床板上闹事。


 


最后,折腾了一晚上姑且断定这断腿的黑影和那位李公子有关;继续在销金窟耗着也不会有什么收获了,魏无羡不情不愿的带着那一匣子情趣之物回了客栈。虽然红香一再保证这东西她是没用过,但保不齐那天杀的李公子用过啊!


 


 


 


*


 


后半夜回了客栈,收拾收拾就躺下了;第二天一大早蓝思追准点起床,吃过了早饭做完了日课,刚准备回房间整理整理笔记便被店小二拦下来说是有客人来访。蓝思追估摸着可能是有人知道了他们处理了红香姑娘那档子事,许是家里有事来请人的?没问过含光君,自己擅自去见是不合规矩的,但是这个时间估计魏前辈还躺着,含光君大概也是陪他在床上歪着。最终,蓝思追隔着房门请示了蓝忘机,得到的答复果然是让他自己去见人。


 


意料之中。


 


跟着小二进了雅间,来客是一位年轻的公子。


 


“我家长辈昨日劳累费心直到后半夜,如今还在休息,是我们失礼了。”


 


“是我突然造访,还是有事相求,鄙人歙县李家大郎,还请仙家公子不要怪罪。”


 


接着就是一番你来我往的寒暄,这李大公子是正房夫人的嫡长子,这次出事的是他的庶弟;李公子先是自责了一番,说自己身为长兄是如何如何没有好好教导弟弟,然后就开始讲这位弟弟是如何如何的荒唐,是如何如何的不服管教、整日里只知道流连于那些青楼妓馆之中,甚至干出过那等欺男霸女的罔顾天理的事情;无奈他的生母深得父亲的宠爱,只当是养了个纨绔子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只是今日来不知道他这弟弟是遭报应了还是怎么了,竟是整个人疯疯癫癫的,那姨娘在老爷面前哭得像个泪人儿,父亲就让他去寻法子治病救人,大夫找了不少,看过了都说没见过这种病,最后还是个老郎中偷偷摸摸地跟他讲,这病估摸着是邪病。这李大公子才找到了条明路。


 


听了这李大公子的话,蓝思追默默感叹了一句谁都逃不出这机缘巧合这四个字,他听着这李大公子话里话外都透着对他这位弟弟的厌恶,也没好多问多说,只是讨了个帖子,说问过家里长辈便去府上叨扰,李大公子自然是不胜感激,千恩万谢的走了。


 


 


 


*


 


等到魏无羡从被窝里爬出来再梳洗整齐,已然是快到吃午饭的时间了,蓝思追把李大公子来访的情况说了说。


 


“这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魏无羡就这么评论了一句,然后就去用了午饭。


 


“等睡醒了午觉就去他家会一会这位纨绔李公子。”



牧北风:

秋意。老夫老夫一起做月饼

一颗糖:

【If世界】夷陵老祖在线试穿蓝氏校服
「蓝二哥哥,想不想要我的抹额啊?只给你一、个、人喔♡」

斐狸:

中秋特辑——【常相思,长相厮】

关于婚后在夫家过中秋的故事~

万分感谢炕总 @正襟危坐的炕   帮忙改的文案!意境整个就上去乐!p5是炕总修改后的部分文案www写得真的超级赞了! ​​​

😂😂😂😂

岁一锅白:

蓝家小辈1:“为什么泽芜君那么厉害却察觉不到陷阱呢?”
蓝家小辈2:“你在你家后院溜达的时候还提心吊胆着吗?”

这一段我超喜欢,又帅又神秘又优美!

一度云川:

                                                                                   问骨

-Tix:

蓝二哥醉后作恶多端本当上手👌🏻

妙极啦~

MinoruJoeling:

“蓝湛!蓝湛蓝湛蓝湛蓝湛!!救命啊蓝湛!!抱我!抱紧我!不要松手啊!”


夷陵见狗怂,姑苏狗见怂(我也怕狗)


三步上蓝,一步到魏


*汪叽心里os“爽”谢谢仙子🐕


我喜欢广播剧的弹幕😂

痛痛飞走了:

如果今天没有月亮,那就是被玉兔羡食用了。


p2是无字版。


p3是玉兔羡养殖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