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

导演

欧派:

一个脑洞,非常非常小的脑洞……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两人夜猎时途经一座江南小镇,觉得风景不错,非常适合游玩调情,便在那住了几天。





  魏无羡晨起时嘟嘟囔囔说想吃昨天见到的排成长龙的此地名家小吃,蓝忘机点点头答应,收拾好了他,便出了门去买。





  魏无羡呆坐半晌,发觉在房里等得没劲,于是晃晃悠悠半睡不醒地走出客栈,坐在石阶上晒太阳。





  客栈前一群小孩子打打闹闹,初一看以为不过是正常的嬉戏,仔细听才发现,这帮孩子竟是在演戏,演的,正是当初观音庙制服金光瑶的事迹。




  为首的孩子演的是聂明玦,块头极大,活像一堵墙,声音也洪亮,手里的小木棍一指,底下没有哪个小朋友不敢不听他的话。





  他们应当是演到了聂明玦闯进来要寻金光瑶仇那一段,孩子们道听途说,事实并不清楚,小木棍子挥来挥去,你打我我打你,最后聂明玦捏完金光瑶的脖子,竟啊地一声,倒在了江澄的木棍下。





  四周的小伙伴纷纷叫好,江澄意气风发,安然受之。





  魏无羡作为目睹全程的观众,也尴尬地鼓鼓掌。





  他一边鼓掌一边数着人,倒在地上的两个是聂明玦和金光瑶,举着小木棍满脸自豪的是江澄,疯狂鼓掌的是聂怀桑和金凌,轻轻鼓掌的是蓝曦臣,小心鼓掌的是温宁和一干演和尚修士路人甲的小朋友。





  小孩子不知道真相,当初观音庙在场的人却记得一个不漏,剧情天雷滚滚,排场倒很大,还真是……





  等等,人物一个不漏?





  我和蓝湛呢?!




  他似乎对此格外较真,起身踱到已经爬起来说要再来一遍的聂明玦身边,十分恭敬地问道:“敢问赤锋尊,是不是漏掉了两个重要的人啊?”





  聂明玦十分有派头,皱起眉头啊一声,目光不善地瞪向他。





  “你看,那个……那个什么……夷陵老祖和含光君就不在,对不对?”





  “谁说他们不在。”聂明玦有些不高兴。





  “在哪啊?我怎么没看到。”魏无羡装模作样地在孩子中间张望一番。




  谁知答话的竟是江澄,他嫌恶地伸出手指,指向一棵槐树,道:“那就是啊。”





  树下坐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孩,依偎在一起,昏昏欲睡。因为没有像别的孩子一样经过混战,所以脸蛋还是白嫩嫩的,衣服也干干净净。





  魏无羡感到一阵语塞。





  “他们……不才是主力吗?怎么不和你们一起打?”





  “他们?”江澄鄙夷道,“整天就只知道腻腻歪歪,一点都不顾及别人,烦死了,才不要他们打。”





  “平常一天到晚黏在一起就算了,玩个游戏还不愿意分开,非要演一对。这不,这两角色最适合他们了,哪凉快哪腻歪。”聂明玦恨铁不成钢地敲棍子。




  两个小孩子不约而同地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肉嘟嘟的小脸蛋露出一左一右两只小梨涡,头对着头凑得更近了些,继续睡得昏天地暗。




  魏无羡默默无语一阵,黯然离场,继续坐在阶梯上晒太阳。




  他看着远处走来的蓝忘机,发愣半晌。




  当初在观音庙……好像是完全没有在意过周围人的眼光。




  原来那么瞎眼的吗。




  他想。





评论

热度(5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