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维谷

泠依惜:

原著背景改编向,含光君×老祖羡






======


 


魏无羡忽然道:“等等。”


蓝忘机停下脚步,微微侧头看过来。


魏无羡闪身躲进一旁的树丛后,伸手把蓝忘机也拉了进来。二人挤在一簇枝叶间,空间十分狭小,蓝忘机却也并未介意,问:“怎么了。”


魏无羡抬手指了指不远处。只见那边的树下站了几个人,岁数看起来都不大,皆是穿了一身黑衣,左顾右盼,步履踌躇。


蓝忘机微微蹙眉,面露疑惑。


魏无羡便与他解释,话音里还隐隐有些得意:“都是说要来‘追随’我的。唉,当个夷陵老祖也不容易啊!”


“……”


魏无羡拉着他从树丛一侧钻出来,走上了另一条路,避开了那些人的视线。瞥眼见蓝忘机肩头还黏了一片沾满灰尘的树叶,就顺手帮他拂去了。


蓝忘机沉默片刻,开口道:“每次都是如此吗。”


“嗯?”魏无羡道,“你说那些人啊,一直都有的。温宁的事儿你也知道嘛。习惯就好啦哈哈,反正我也不管他们,该怎么走还是怎么走。”


而今天与蓝忘机同行,他却刻意地走了另一条路。


魏无羡边走边继续道:“他们追不上我。再往前一点就会有人把他们拦下来了。”


蓝忘机抬眼看他:“‘人’?”


魏无羡:“哈哈。”


转入树林,在杂草丛生的山路上前行片刻,这便算是真正进入了乱葬岗。有几只化为白骨的手掌静悄悄地从地里钻出来,辨认出来者后,又无声无息地钻了回去。蓝忘机自然没漏过这点动静,嘴唇微张似要发问,魏无羡却背着手哼起了歌,全做不知。


乱葬岗与蓝忘机上回来时相比并无多大变化,可能也是因为时间相隔不过月余——魏无羡哪能想到自己十天半个月才下一回山,就又在镇子里遇见了蓝忘机,又哪能想到自己玩笑的一句话竟让蓝忘机当了真。


他手里提了一小壶背着温情偷偷打的酒,笑着问:“蓝湛,来都来了,要不要再上去坐坐?省得阿苑那孩子整天念叨你。”


他不过随口一说,出人意料的,蓝忘机却道:“好。”几乎没有犹豫。


于是就两个人一起回了乱葬岗。


这发展着实有些神奇了。魏无羡大脑中难得地搅了会儿浆糊,思来想去又觉得好像也没有哪里不对。


太阳还没下山,天色尚不算晚。温苑正趴在屋子前和一个温氏女修一起玩泥人,魏无羡喊了他一声,他便兴冲冲地跳起来,张开两只脏兮兮的沾满了泥的小手就要抱过来。


魏无羡“哎呀”一声,身手敏捷地往旁边闪,闪完了才发现自己的动作纯属多余。温苑压根儿没把他当回事,啪叽一下抱住了蓝忘机的腿。蓝忘机不躲不闪地任他抱,雪白的裤子上顿时沾上了两个黑乎乎的小手印。


魏无羡:“……”


一旁陪着温苑玩的女修看得惊了。她自然识得蓝忘机威名,是如何仪态端庄一尘不染,眼下却清楚地看到温苑弄脏了对方干净的衣服,一时有些手足无措,眼睛不住地往那两个黑手印上瞟,想说话可又不敢说。


蓝忘机摸了摸温苑的脑袋,对她摇了摇头,道:“无事。”


那女修这才如释重负,说去给他们倒茶,忙不迭地跑走了。


魏无羡在蓝忘机脚边蹲下来,捏了捏温苑的脸蛋,道:“好啊你,不要羡哥哥了是不是?”


温苑忙叫道:“要!要羡哥哥!”转头又在蓝忘机腿上蹭了蹭,“也要有钱哥哥。”


魏无羡笑道:“有钱哥哥特意来陪你玩儿的。开心不开心?”


温苑道:“开心!有钱哥哥能和阿苑一起吃饭吗?”


蓝忘机垂下眼睛看着他,又看了看魏无羡,道:“好。”


温苑开心得一蹦三尺高。魏无羡听他这么说心里也挺高兴的,怎么说蓝忘机也是这乱葬岗上第一个客人,便对温苑道:“什么有钱哥哥,人家有名字的,好好喊。喊湛……咳,蓝哥哥。”


温苑从善如流立即改口:“蓝哥哥!”


蓝忘机“嗯”了一声。


温苑拉着他的蓝哥哥要向他显摆自己那些泥巴“杰作”,还献宝似的掏出了蓝忘机上回给他买的几个小玩意儿,当着他的面吧唧吧唧亲了好几口,把沾着口水的玩具朝蓝忘机手里塞。


蓝忘机:“……”但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魏无羡在一边看,笑得直不起腰,直道“蓝湛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笑够了,也走过去和温苑一起玩泥巴。


魏无羡三两下捏了个泥团子,调侃道:“那些人若是知道他们的夷陵老祖整日在山上陪小孩儿玩泥巴,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呢。”


蓝忘机没说话。


不一会儿,真有人给他们送茶来了,来的却不是刚才那个女修,而是温情。


温情在一边的石桌上放下茶盘,略一欠身:“含光君。”


蓝忘机亦起身还礼。


魏无羡凑过去端起茶杯看了看,道:“哎怎么又是白水,上次不是说要储备茶叶吗?”


温情白了他一眼,道:“只有白水,真是抱歉。”


蓝忘机道了谢,端起茶杯送到唇边。温情从刚才起便一直盯着他,眼底总藏着几分警惕,趁他低下头喝水的时候,赶紧向魏无羡使眼色,示意他过来。


魏无羡了然,让蓝忘机先陪温苑继续玩,自己跟温情暂且离开一会儿。


蓝忘机略一颔首,并未多说什么。


温情把魏无羡拉到一边,小声问:“他怎么又来了?”


魏无羡无所谓道:“遇到了就让来他坐坐呗。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温情疑惑道:“又遇到了?怎么遇到的?他做什么总是来夷陵?”


魏无羡道:“没问。问那么多做什么,我又不在乎这个。”


温情十分不放心地打量了他几眼,道:“你不是总说他想把你带走?”


魏无羡嗤笑道:“那他也得有那个本事。”


温情沉默了。魏无羡安慰她道:“没事儿你放心,蓝湛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他今晚难得答应留下来吃饭,你让四叔他们做点好菜。”


温情没好气道:“好菜?除了你的土豆还有什么?除非去镇子上买现成的。”


魏无羡一拍大腿恍然大悟:“也可以啊!”


温情白他一眼,啪地在他肩上拍了一掌,转身去厨房了。


魏无羡回去时,屋前就只剩下蓝忘机一个人了,说是温苑去他的屋子里拿其他“宝贝”了,还非要自己去,不肯让蓝忘机跟着。


魏无羡扑哧一声乐了。他看了看对方身上和手上的泥印子,第一次觉得眼前的蓝忘机似乎和他所知的含光君不太一样,不由得问道:“蓝湛,你好像特别喜欢小孩子?”


蓝忘机道:“并无。”


魏无羡道:“是吗。你看你对我总是那么凶,对小孩子却那么好。”


蓝忘机转头看他,道:“有吗。”


魏无羡笑道:“没有吗?”


蓝忘机淡淡道:“是你有错在先。”


魏无羡挑了挑眉毛,不依不饶:“我可没有把泥印子弄你衣服上?”


蓝忘机:“……”


魏无羡:“脱下来我给你洗洗?”


蓝忘机:“……不必。”


魏无羡悻悻。他刚才竟有些希望蓝忘机能答应——虽然那是不可能的。话题有些尴尬地就此终止,二人短暂地沉默了。好在这时温苑抱着一箱子玩具摇摇晃晃地跑过来,魏无羡赶紧上前帮他拿着宝贝,然后就见那孩子从箱子里摸出一个什么来,颠儿颠儿地直接跑蓝忘机那儿去了。


剩下魏无羡一个人孤零零地抱着箱子,气得跺了几下脚。


 


两三岁的小孩子玩性大,精力却有限,玩着玩着就累了,打了个哈欠,抬起脏兮兮的小手就要去揉眼睛。


魏无羡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朝另一座屋子里喊了几句,之前那个女修匆匆走过来,哄着温苑去睡觉了。


魏无羡和蓝忘机一前一后进了屋,倒了那壶还未冷透的白水喝,聊了会儿最近发生的事。索性近日平和,本就没什么大事,魏无羡还感兴趣的就更少了。于是空气再一次安静下来。


魏无羡转着手中的杯子,心知若他不开口,蓝忘机只怕就会这样一言不发地一直坐着。他回想起上一回云梦楼阁上的事,倒是有心与他聊聊年少旧事,可又怕若是提起也许会重蹈那日的覆辙,最终还是作罢。


他放下茶杯,拍了拍衣摆站起身,道:“我去厨房看看他们饭做得如何了。”


蓝忘机也起身道:“我与你同去。”


魏无羡虽然莫名其妙为何他去个厨房蓝忘机都要陪着,转念想到这里又没有什么圣贤书可读,若是让他一人留在这里,只怕也是无所事事,便也没多说什么。


魏无羡推开门进了厨房,却没见到做饭的人,也许是去田地那边了。简陋的灶台旁放着一只盆,里面有几个洗好的土豆,还没有削皮。


魏无羡眼睛一亮,突然起了兴致,跑过去端起那只盆跃跃欲试道:“不如我也来帮忙好了。”


蓝忘机颔首,也跟了进来。


魏无羡扫了一眼灶台,却并没有找到刀具,应当是被人一起带走了。他抓着土豆想了想,转头对蓝忘机道:“蓝湛,你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把随便拿来。”


蓝忘机道:“为何。”


魏无羡下巴点了点那些土豆,一脸的理所当然:“削土豆啊。”


“……”这件事显然超出了蓝忘机理解的范畴,吃惊得眼睛都微微瞪大了,“你怎能……”


魏无羡不好意思道:“本来想问你借避尘的,想想还是算了,哈哈哈。”


蓝忘机:“……不借。”


最后还是蓝忘机在厨房的另一侧找到了刀。


魏无羡拿起一个土豆,眯着眼睛比划了几下,横着一刀切了下去,想削皮结果没控制好力道,把土豆也削去了小半个。


魏无羡:“哎呀。”


他又连着削了几下,战况皆是惨不忍睹。魏无羡也知再这样下去就是明摆着浪费粮食了,只得放下刀,指了指灶台道:“算了算了,还是直接煮吧。土豆带皮也能吃的,蓝湛你不介意吧。”


蓝忘机摇摇头:“不介意。”


魏无羡笑道:“嘿嘿,那就好。”


他舀了水倒进锅里,把大小不一的土豆全都丢进去,掐了个引火诀正准备点柴火,厨房的门却忽然被人推开了。


温情和温宁出现在门口,温宁手里抱着一箩筐蔬菜,温情抬头看到蹲在灶台边的魏无羡,顿时目瞪口呆。


片刻后她反应过来,推开弟弟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一拽魏无羡的袖子直接把他拖了出去。


蓝忘机赶紧跟了上去:“魏婴!……”


温情完全无视了他,怒吼道:“谁让你进厨房的!!”


魏无羡扯了扯袖子,看起来十分委屈:“我这不是想帮忙吗……”


温情道:“不劳烦您大驾!”说罢一个转身进了厨房,碰地一声把门关上,还拿了什么东西在门后面抵住了。


魏无羡:“……”


他道:“至于吗真是。”


他念了两句岂有此理,这才想到蓝忘机还在一边看着呢,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努力尝试挽回他的面子:“蓝湛,你信我,我真会做饭。”


蓝忘机:“嗯。”屋外还未点灯,昏暗天光下他的神情看上去竟有种说不出的柔和。魏无羡眨了眨眼睛,却见面前人依旧是那张万年不变面无表情的脸,顶多只是眉头皱得没有平日里那么紧了。


魏无羡坦白道:“好吧,我承认我不会做饭。男人嘛。蓝湛你别告诉我你会。”


蓝忘机道:“不会。”


魏无羡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就说嘛。不过没事儿,以后会有仙子给你做的,哈哈哈!”


“……”


蓝忘机的脸色好似在一瞬间冷了几分。他道:“不会。”


魏无羡不知道他为何突然生气,不过从小到大蓝忘机好像一直都在生气,他早就习惯了,便道:“好吧,不会就不会。”


没过多久,温宁来喊他们吃饭了。


桌上摆了好几道菜,乍看挺丰盛的,仔细一看却都是拿了重复的菜品在充数,唯一的荤菜还是一小碟炒鸡蛋。


魏无羡和蓝忘机先坐下后,其余温家人才陆陆续续地过来,一顿饭吃得颇为小心谨慎,除了待客的场面话外一句也不敢多说。最放的开的反倒是温苑,他难得没缠着阿婆抱着他吃,而是站在凳子上伸长了小手不停地给蓝忘机夹菜。他用筷子还不太习惯,夹一路掉一路,饭桌上全是他夹漏的东西。


阿婆低声斥了他两句,小孩子撇撇嘴,没听。


见状,一众温家人都不知如何是好,魏无羡也不帮忙,眯着眼睛笑而不语地看蓝忘机反应,却见他无语了一阵,然后把温苑夹掉的东西全都重新夹起来放到自己的碗里,面不改色地继续吃。


魏无羡做了个吹口哨的动作。


温苑高兴得不行,觉得蓝忘机这是喜欢极了自己,从凳子上跳下来扒住他的腿,仰起头满脸希冀地问:“蓝哥哥今晚留下来过夜好不好?”


魏无羡正端着杯子喝酒呢,闻言差点呛到,咳了两声,骂道:“你这孩子怎么就会得寸进尺。蓝哥哥家里面是有门禁的……”


话音未落,他自己也是一愣。算了下时间,云深不知处门禁的时间似乎已经过去很久了。


桌边的温家人沉默已久,眼下终于找到了能说的话,连忙跟着道:“是呀含光君,此地距姑苏路途遥远,不如暂且歇上一晚再走。”他们也还记得上次温宁发狂时,魏无羡分身乏术,是这位含光君及时的三声琴音救了他们的命。


魏无羡喃喃道:“蓝湛你……”


蓝忘机知他所想,摇了摇头:“今日例外。”


魏无羡道:“哦。那你……”


他想说你什么时候走我送你,可话到了嘴边却鬼使神差地咽了回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期待什么,目光不自觉地落到了温苑身上。


就听温苑很及时地又问了一句:“蓝哥哥留下来好不好?”


蓝忘机伸出一手摸了摸他的头,道:“好。”


 


温苑抱着魏无羡的脖子说,这是他最最开心的一天。


魏无羡有些好笑地问:“那你现在还想不想跟你的蓝哥哥回去?”


温苑果然犹豫了。但是仔细考虑了一会儿,还是摇了摇头,在魏无羡脸上亲了一口,道:“我要和羡哥哥在一起。羡哥哥在这里,蓝哥哥就会留下的。”


魏无羡呆了呆,道:“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


其实他也以为蓝忘机答应留下来不过是随口一说哄哄温苑的——小孩子吃完饭没多久就要上床睡觉了,哪还管得着他留不留下来。可他忘了蓝忘机这人从不打诳语,玩笑更是一句也不会开,哪怕是在小孩子面前。


乱葬岗上多出一个人,不知为何忽然热闹了许多——明明这个人静到了极点也闷到了极点。温家人以极快的速度为他收拾了一间房间,把原本大家挤在一起睡觉的木板床都搬到了别的屋子里。又在蓝忘机皱着眉道“不必如此费心”时,连连摆手称无妨,横竖不过睡一夜的事。


魏无羡坐在伏魔洞的石床上出神,手指绕着他的发带一圈一圈地转,耳边仿佛还能听到蓝忘机与温家人的说话声。他觉得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如果只是吃个饭他还能理解,答应留下来……却无论如何也不会是蓝忘机的作风。说到底当初同意跟他一起上乱葬岗就是一件非常玄幻的事了。


蓝忘机如此作为,让他竟有一瞬忘记了自己已经“叛出”江氏,和一群“温氏余孽”一起,与所谓正道相斥而行。眼下就好像,他们还在百凤山围猎……甚至更早,早到他们共同在云深不知处生活的岁月。


魏无羡嗤了一声。原来蓝忘机这人若是不整日把“邪门歪道”等等字眼挂在嘴边,还是很可爱的。


他把手上的红带子随意一甩,仰躺在石床上,摸过一本未写完的手记研究起来。他还有几个大问题没解决,原本打算回来了就弄的,谁知一闹闹到现在。他盯着自己龙飞凤舞的字思索了片刻,眉头情不自禁地蹙了起来。


就在魏无羡想问题想得入神的时候,石壁上传来了三声轻响。


他下意识以为是温家人有事找他,正要应答,猛地想起今天乱葬岗上还多了一个蓝忘机。


魏无羡坐起身,向洞口处喊道:“你进来吧。没有禁制的。”


平稳的脚步声响起,逐渐向他接近。须臾,蓝忘机一袭白衣的身影出现在石洞的转角处。他道:“为何不设禁制。”


魏无羡笑道:“平常那些温家人又不会跑进来,禁制防的都是血池里那些凶尸,不防人。”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难不成我还专门设个禁制,防你?”


蓝忘机沉默着没答。


魏无羡不再逗他,袖子在石床上一扫,扫出一大片空地,向蓝忘机慷慨道:“别客气,坐。”


蓝忘机摇头,依然站着没有动作。洞内昏暗,只在桌上燃了一盏烛灯,他那身白衣此时也被烛光映得半明半昧。魏无羡注意到,温苑在他衣服上留下的泥印子,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他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就见蓝忘机低垂着眼睛思索了片刻,开口道:“魏婴。”声音压得很低,听不出来是什么情绪。


魏无羡随口答道:“嗯?”


他本以为蓝忘机总算逮着个他二人独处的机会,终于要忍不住念叨他那老一套了,他装傻充愣的准备都已做足了,谁曾想蓝忘机却又半天没有说话。


过了很久,憋出来一句:“你知我想说什么。”


魏无羡乐了。他抬手拢了拢披散下来的头发,道:“这么久了你还没放弃啊。也不对,换做是以前,你肯定就直说了,哪会这么给我面子。”


蓝忘机衣袖下的手无声地攥紧了拳头。


魏无羡眼角的余光留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也许是因为蓝忘机真的喜欢温苑,也许是温家人感动了他,也许是……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让他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厉声斥他歪门邪道,甚至不惜动用武力要抓他回去领罪了。


半晌无话。饶是魏无羡,此情此景下也不能再当作无事发生过那般插科打诨了。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缓缓道:“蓝湛,上回我们已经把话说开了不是吗?我并没有别的路可以选,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他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你……你早点休息吧,亥时都快过了,含光君不是就算不在云深不知处,也十二分恪守家规的吗?”


这就算是下了逐客令了。


魏无羡假意不再理他,转了个身重新拿起那本手记,在上面圈圈画画。身后蓝忘机静静地站着,即使魏无羡背对着他,也能感觉到有道目光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


蓝忘机忽然道:“我与你一同想办法。”


魏无羡心里咯噔一声,一时太过吃惊,竟是连回话也忘了。


他想问,想什么办法?如何想办法?


……


不知过去多久,一阵衣料摩擦的细微声音响起,脚步却无声无息,是蓝忘机终于转身离去。


魏无羡扑通一声倒回了石床上。


 


天蒙蒙亮的时候,魏无羡才刚睡过去一会儿。他莫名醒了,揉着头发坐起来,迷迷糊糊地想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然后猛地一拍脑门,翻身下了床就往伏魔洞外跑去。


蓝忘机果然就站在门外,头微微仰起,注视着洞口上书的那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魏无羡一个箭步冲了出来,蓝忘机看到他,却有些不自然地把眼睛移开了。


魏无羡疑惑地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这才意识到昨晚昏昏沉沉和衣而卧,无意识中扯松了衣襟,刚刚着急冲出来也忘了理一理。


他一边随手整了整仪容,一边哈哈道:“都是男人嘛,不要介意。”他手摸到披散的头发,捋了几把,想拿发带束起来,在身上摸了一圈却又没找到。


蓝忘机道:“怎么了。”


魏无羡道:“发带不见了。大概不小心掉在哪儿了吧,蓝湛你看到了吗?”


蓝忘机道:“没有。”


魏无羡道:“哦那算了,无所谓。”


蓝忘机道:“我该走了。”


魏无羡愣了愣,道:“好。我送你。”


蓝忘机却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东西递了过来。魏无羡定睛一看,是个小孩儿玩的玩具,路边随手都能买到的那种。


蓝忘机道:“礼物。”


魏无羡哈哈大笑:“好好好,真是让含光君费心了。”


一屋子人都还没醒,温苑躺在外婆身边睡得香甜。魏无羡把东西放在他枕头边,轻手轻脚地关了门出去,对蓝忘机道:“好了,给他了。我们走吧。”


蓝忘机缓缓点头。


 


天边晨光熹微,密林之中却仍是黑魆魆的。魏无羡顺手从树枝上摘了盏灯,点燃了提在手里。


路还是上一回走的那条路,几乎没有变化,二人也是如那时一样,一路都没有说话。


魏无羡提着灯走在前面,快至山下时忽然步子一拐,故意绕了远路。他暗暗去瞥蓝忘机的表情,却见他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只一声不响地跟了上来。


山路上有几个“人”在巡逻,翻白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望向他们二人。见状,蓝忘机不动声色地将手按在了避尘上,周身隐有灵力流转。那几个“人”立时惊得连连后退,一直退到树后。


魏无羡笑道:“含光君手下留情,那些东西是帮我看家的,好用得很。”


蓝忘机手仍按在避尘上,道:“他们现在听命于你,却到底恶性未除,难免有朝一日酿出祸端。”


魏无羡挑眉道:“你这是不相信我?”他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含光君眼中果然容不得半点邪祟。”


魏无羡继续道:“不过你说的有理。这些邪物因为各种原因没能转世,早已心智全无,脱离了控制便只会去害人。若我死了肯定不像他们那样,定早早地开始下一段人生。”


“……”蓝忘机道,“你修习鬼道,却如何断定死后能入极乐。”


魏无羡道:“善恶是非,前人论了几十几百辈子的东西,还不是得不出个所以然。我只当问心无愧便好。不过,若是我真的……届时便有幸听含光君一曲问灵了。”


“你若问我,我肯定答。”


蓝忘机定定地看着他,一字一句道:“你不会的。”


不会什么?魏无羡想。是不会答他的问灵,还是不会化为邪灵?


他没有问,只是看着蓝忘机一尘不染的身影在晨光中渐渐远去,变成一个遥不可及的白色光点。


 


两个人只要都还活在世上,总是会相遇的。就像魏无羡也没料到蓝忘机竟还会再次光临他的乱葬岗,没有准备的茶叶,没有做成的朋友,他认为不可能会有的“下次”真的出现了,于是又情不自禁地开始盼望起下一个“下次”。


他想不明白很多事,也不知道很多事,就比如他不知道这次蓝忘机夜猎回去后,自去领了罚。


蓝忘机在静室中打坐,心神却久久不能平静。桌上尚未合上的是他从藏书阁深处翻出的古籍,鲜少有人涉足的领域,不约而同地被印上了无解的结论。


他缓缓摊开掌心,一段柔软的布料静静地躺着,如火焰一般鲜艳的红色。


灵力,药材。声望,舆论。他是含光君,也只不过是姑苏的蓝忘机。


药房的弟子念了长串的方子给他听,恭敬地问:“如此是否合适,含光君?”


 


魏无羡让温苑骑在他的脖子上,爬上了乱葬岗最高的那棵树。


温苑手舞足蹈地指着北边,大喊:“那儿是岐山!”


又指了指另一边:“那里是云梦!羡哥哥的家!”


魏无羡把他往上托了托,笑吟吟地和他一起远望。


温苑忽然问:“蓝哥哥的家在哪儿呀?”


魏无羡抬起眼睛:“你终于下定决心要去找他了?跟你说,来不及喽。”


温苑嘀咕道:“就问问嘛。”


“好吧。”魏无羡信手一指,“看那儿,很远很远的地方。”


温苑张大了嘴:“那么远啊。那蓝哥哥还会再来吗?”


魏无羡哈哈笑道:“会啊。”


 


云深不知处的药房里,有一个炉子熄了。


 


魏无羡的脸就贴在蓝忘机的背上,几不可察的呼吸钻进他的脖颈里,蓝忘机将他藏进一处山洞里,踉跄着扶住了石壁。


黑衣被鲜血染尽,但好在那不是他的血。魏无羡无知无觉地抬起头,面上两道清泪,瞳孔里却印不出离他最近的那人的影子。


蓝忘机握住他的手,将他面上的泪痕小心地拭去,低声道:“魏婴,魏婴。”


他一遍一遍地重复着那个名字,一遍一遍地问,“听得到吗?”


魏无羡眨了眨眼睛,终于没有再滑下眼泪,眸中晃动的光虚晃如远夜的灯火,像天边坠落的星。


他动了动嘴角,扯出了一个欲成不成的笑容,蓝忘机一下子握紧了他的手。


魏无羡缓缓道:“蓝湛,是你吗?”


“……”


“是你啊,蓝湛。”


 


……


 


消息终于传进蓝忘机耳朵里时,是他在静室养伤的第三个月又十七天。


骤雨未歇,骤雨之下尽是欢声。


 


魏无羡道:“你若问我,我肯定答。”


蓝忘机挣扎着起身,将忘机琴背在背上,头也不回地向乱葬岗走去。


 


 


END


 


 

评论

热度(2127)

  1. 花と水泠依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