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车】梅子黄时雨

交柯:

原著婚后吧大概就


逃了












四月份,彩衣镇正是热闹时候。




天气温暖,草木葱茏,冬伏的虫兽也已经完全苏醒;播种时节已过,农忙季节未到,农家尚有余暇,商户也好趁此时多做些买卖。彩衣镇内水道纵横,是远近数百里交通最发达的地方,因此也更显出繁华来。顺着河道撑船而下,两边的小贩能看得人眼花缭乱,吆喝声、嬉笑声与讨价还价的声音混在一处,即使下着小雨,也丝毫无碍于这一片熙熙攘攘。




魏无羡顺着河边一路溜达,东张西望,手上还把玩着两个枇杷。




不消说,自然是跟卖枇杷的姑娘油嘴滑舌讨来的。




他本是和蓝忘机下山夜猎,遇上一户农家说有邪祟上门作怪,求他们救人。倒也不是什么值得一惊一乍的罕见妖物,只是按照蓝家的规矩度化第一,还牵扯到了百里之外的其他镇子。没办法,只得魏无羡在这里看着免生异变,由蓝忘机去查。




虽是御剑,但毕竟相隔太远,一来一回,加上办事的时间,少说也要四五天。魏无羡在这边等了五日,看见一直被他压制的那妖物化了青烟,知道是蓝忘机那边成了,这才辞了那农户下到彩衣镇来等他。一路上闲极无聊,见了河边有担着枇杷的姑娘,不由得勾起些陈年旧事,心中有趣,便去讨了两个,只等着蓝忘机来了如何逗一逗他。




玩够了,他在街口的客栈要了间房,点了酒菜上来,坐在窗边磕着瓜子看风景,颇有点深闺怨妇的架势。待到日头将落,街那头终于见到一个白色身影缓缓而来。




魏无羡也不叫他,支颐望着下面,存心想看他什么时候能找上来。不想没有一炷香,门口就响起笃笃两声,短而快,正是蓝忘机敲门惯用的频率。




魏无羡故意捏着嗓子道:“这是哪家的小郎君呀?”




门那边沉默了一阵子,传来蓝忘机无奈的声音:“……魏婴。”




魏无羡大笑起来,开了门就窜进蓝忘机怀里,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蓝湛!想死你啦!”




蓝忘机反手关了门,另一只手搂住他,靠着门缠绵了一会,魏无羡突然道:“有个东西给你。”




随即,他将蓝忘机推到窗边的椅子上,从怀里摸出一个黄澄澄的枇杷举到他面前,笑眯眯道:“要不要?”




蓝忘机望着这张清秀面庞,一时间竟生出些恍若隔世之感,好像是多年前也有个俊朗少年,一笑如桃花逐水,笑声同潺潺流水一起从河心荡到岸边去。




魏无羡见他半晌没反应,又叫了一声:“蓝湛!要不要?”




蓝忘机回过神来正欲伸手,魏无羡却忽然将枇杷拿开,笑嘻嘻说道:“我记得以前我好像也这么问过谁?”顿了一顿,又道:“当初他怎么回我的来着?无聊?不要?还是拿走?——哎呀,想不起来了!”说着,故意用手指托住那只枇杷舔了舔,轻轻咬了一口,居高临下地望着蓝忘机,眉梢眼角全是笑意。




蓝忘机不由得耳尖有些发红,一把捉住那只手拨开,将魏无羡拉下来,枇杷的甜香立刻在两人唇舌之间绵延开来。待到蓝忘机放开他,他口中的果肉早化进了两人腹中,只剩下嘴角牵连的银丝还带着些甜味。魏无羡斜斜坐在蓝忘机腿上,见他这幅样子,又忍不住低下头亲蓝忘机的唇角,笑道:“好你个蓝忘机,说不过我就堵嘴?真是长本事了!我且问你,当年我接了那两个枇杷不给你,你是不是醋得要死?”




蓝忘机搂着他的腰,把下巴搁在他肩头不说话,魏无羡知道这就算默认了。蓝忘机吃起飞醋来简直像个孩子,他忍俊不禁,拍拍对方后背道:“好啦,含光君,你几岁了呀?”说罢将蓝忘机鬓边的碎发撩到耳后,捧起他的脸低下头额头相抵,低声道:“连枇杷带人都给你,好不好?”


一时之间他耳边只剩下了两个人的呼吸声,蓝忘机浅色的瞳仁近在眼前,眼中如有闪烁星火。灯花发出轻微的哔剥声。






https://wx4.sinaimg.cn/mw690/007252mrly1fowhrs4r3pj30iecmrnpf.jpg




——————————————




就,写这个的时候就忍不住脑补羡羡讲云梦那边的话


然后咨询了雪香老师(并听到了雪香老师好听的声音)


“你真滴蛮好!我喜欢你!”


“么得办法离开你!”


好像崩人设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雪香老师:跟老子在一起!不然卸了你的侉子!

评论

热度(1613)

  1. 夏目交柯 转载了此文字
    ٩(♡㉨♡ )۶
  2. 花と水交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