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满庭芳

秦拾肆:

【全国Ⅱ:根据古诗句自拟文】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为何不佩剑出行。”
清谈会还在继续,只是一个云梦魏无羡的拂袖而去,并不会打扰了诸位觥筹交错的兴致。不满表达了几句,相互奉承了几句,推杯换盏几个来回,兰陵的美酒满上,又是一派新的和气从容。
江宗主的脸色着实可怕,谁会去触他的霉头呢?风平浪静下暗潮翻涌,除了蓝曦臣,没人注意到含光君已悄然离席。
偌大的金鳞台,蓝忘机也不知道他会去哪儿,只是漫无目的的找。
金星雪浪擎着花展趾高气昂,挨挨蹭蹭铺排十里,轻柔若羽的花瓣翻涌出连绵雪浪,如同北地亘古不融的厚重积雪,偏生花蕊抽丝缕缕,为这不染尘俗的颜色点染了雍容高傲,金星点点,细碎却也惹眼。
花中之王,艳冠群芳。
灵力维持着他们的花期,金星雪浪常开不败,四季吐芳,兰陵金氏如今已有只手遮天的势头,这等阔绰手笔也是不在话下。
花海中隐着一条石子小路,铺路的石子莹光明灭,想来也非凡品。道路尽头一方石桌,四阶石凳,魏无羡趴在桌子上,手边几个精巧的银制酒壶,浓郁的酒香与花香纠缠不休。
他脸颊微微发红,竟是显了几分醉态。蓝忘机四下一扫,发现这里较之花圃外略微凹陷,若不刻意寻找,外人难以发现,便坐到魏无羡对面,小声叫他:“魏婴。”
“嗯……”魏无羡闷闷地应了一声,没有睁眼的意思。
蓝忘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开口就是质问,但他确实脱口而出。魏无羡总算舍得掀开眼皮瞅瞅他,“哦,含光君。”旋即低笑一声,重新将眼睛闭上,道:“你管我。”
赵酒凛冽如刀戟入喉,不似楚酒那般酒意缠绵,魏无羡也是难得醉一次。蓝忘机端坐在他对面,衣袖下的手指微微蜷起,“你应当知晓,此举不合礼数。”
魏无羡最烦他这个,慢吞吞爬起来单手撑腮,醉眼朦胧道:“我又不是你蓝家的人,丢什么人也和你蓝忘机没有半分关系,你老揪着不放干什么?”
蓝忘机默然不应。魏无羡又道:“射日之征早就过去了,咱俩也不似当时那么戾气重了,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说几句话呢?”
“还是说,你就那么讨厌我?”
“没有。”蓝忘机不假思索地否认。
魏无羡被他的直白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嘿嘿一笑,又想趴下去不理睬他。然而刚低头,几缕发丝就从肩头滑了下来,搔得他有些不舒服,不得不停下来,有些迟钝地去重新将头发扎起来。
那发带本就歪歪斜斜,松垮得一扯就掉,重新系上却是个麻烦事。他手指有些不听使唤,努力了好久也无济于事,索性将发带往桌上一撂,将壶中残酒饮尽,起身准备回房去,“蓝湛你要是愿意继续呆着呢,我就不陪了,先行一步。”
有酒液顺着他的皮肤一路没入到衣领里,蓝忘机刚准备移开视线,就看到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来不及思索上前扶了他一把:“当心。”
虽然只是一截细瘦手腕,入手却堪比炭火,烫得蓝忘机心里一惊。他没怎么接触过嗜酒之人,不知道这算不算正常,只得问:“你……可还好?”
“嗯,嗯,还好?还好吧,应该。”魏无羡语无伦次说了一大堆,反手拽住蓝忘机的袖子,无意识呢喃道:“蓝湛你身上好凉快……”
蓝忘机有些费力地扳住他肩膀,不让他靠过来,“你喝醉了。”
“怎么可能,才那么一点。”魏无羡双手画了一个圈,比划给蓝忘机看:“才这么点。”
蓝忘机:“……”
如果不是脉象正常,蓝忘机真的要怀疑他被下药了。既然问题不是出在酒上,那就一定与魏无羡自己脱不开关系,蓝忘机下意识地道:“魏婴,放弃鬼道。”
谁知听了这么一句,魏无羡脸色骤然一变,眉宇间浮上一股清晰可见的戾气。他甩开蓝忘机的手,将自己甩得一个不稳,扶上了桌子才没有摔倒,语气生硬地道:“如果是为了这事而来,那含光君请回吧,没得商量。”
蓝忘机攥紧了方才扶他的那只手:“鬼道终究不是长远之计,此道损身损心性,你……”
“我能控制住!”魏无羡几乎是朝他吼,蓝忘机被他吼得呆立原地,见他有些不舒服地皱眉才重新上前。
方才血气翻涌,发过火了才知道苦楚,魏无羡觉得头疼欲裂,自然也躲不开蓝忘机输来的灵力。热流将蜷曲皱缩的经脉一一抚平,舒服得他想要长叹,然而心中的酸痛却是更甚。
独木桥真的好走吗?
蓝忘机不愧为君子,没有分神去探查魏无羡的隐秘,否则他神念一动就能发现,魏无羡的经脉空空如也,没有一丝灵流。
“蓝湛,我可有残杀无辜?”
蓝忘机一愣,“未曾。”
“我可有滥杀成性?”
“未曾。”
“我可曾做过灭门屠城之事?”
“未曾。”
“我杀的是温狗孽寇,救的是百姓苍生,无愧于天地。既然如此,”魏无羡轻声道:“为何说我是邪魔歪道?”
蓝忘机不语。魏无羡手上突然发力,将他推倒在花丛中,跨坐在他身上垂头看他,如果不是陈情正抵着身下人的喉咙,这当真是个缠绵悱恻的姿势。
四周金星雪浪纯白无暇,魏无羡的散发垂下,蓝忘机的视线里便只余了黑色。
“管他别人怎么说……”魏无羡喃喃,缓缓低头,终于将额头靠在蓝忘机胸口处,闷声道:“不然你倒是告诉我,该怎么办啊……”
“行正路,修正道。”蓝忘机不假思索。
魏无羡趴在他胸口低笑了一声,震得他心头发颤,却是许久没有动静。蓝忘机唤了他几声,却听得魏无羡呼吸平稳,竟是睡着了。
蓝忘机扶着他坐起来,魏无羡脸上还泛着醉酒的红,身上的热度却是下去了不少。他散开的长发铺在两人身上,当真是一片墨色的大好河川,神秘中透着几分危险。
蓝忘机拂开几缕发丝,露出魏无羡的脸来。
即使是睡着,依然有几分挥不散的阴霾,这张面孔曾经年少风流,飞扬落拓,如今依旧俊美潇洒,却苍白森然,枯骨生香。
原来时光荏苒,竟是白云苍狗多少年。
正是花开好时节,他怀中这一盏,热烈到过分,灿烂到极致,却难免显出几分衰败凋敝。
蓝忘机收紧拢着魏无羡的手臂,另一只手在膝弯处一抄,将他打横抱了起来,向客房走去。
临走时几番犹豫,终于还是一挥手,将魏无羡丢下的发带收到了袖子里。


自是花中第一流,何须他人着颜色?


#高考零分作文典范,今天也在愉快的跑题

评论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