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痒

师一木amu:

被小朋友们深爱着的忘羡。
原著向
角色墨香的,ooc我的
思追视角
又名《那些年思追听过的墙角》(bushi




01.
蓝思追偶尔和蓝景仪一伙夜猎的时候,路经的镇子总会有嘴碎的人在哔哔啵啵的嗑瓜子声中,讲述着含光君和夷陵老祖的故事。

例如,夷陵老祖只是一时贪享含光君的美貌,看腻了自然而然的两人就会分开了。亦或是说含光君不愿娶妻生子,奈何家中族辈催的紧,只好找了夷陵老祖配合自己演这么一出戏。诸如此类。

金凌听了只是哼了一声没说话。蓝景仪在一旁气的跳脚,嚷着魏前辈和含光君好的很呢不要这些人操心。蓝思追拉着他让他注意仪态,并丝毫不受影响地道:“我们心里都有数。”

他们好着呢。


02.
蓝思追那么说确实是有道理的。

一向身体好的不行的含光君病了。

尽管蓝忘机一直说并无大碍,可魏无羡还是忍着腰疼套上衣服去了药阁。

蓝思追把药阁配好的药材递给魏无羡,后者拿着药材就窜去了云深不知处的厨房。蓝思追在里面追了半天,追上了,魏无羡已经把药材放下去和着清水熬了。

蓝思追道:“魏前辈,你可以先回去了。我帮你在这看着,好了给你送过去。”

魏无羡摆摆手,笑嘻嘻地道:“不了不了,我自己来就行了,你快去写你的笔记。”

蓝思追还想再说,却见魏无羡转头专心致志地盯着眼前的小药炉,心下明白了什么。

在一起久了就是这样吧,魏前辈现下这般执拗的态度,和含光君简直别无二致。


03.
含光君是出了名的固执。

蓝思追想,最固执的,就是对魏前辈的心思了。

有时候他能有幸和蓝忘机魏无羡一起去清河或者兰陵的清谈会,总会有唯恐天下不乱之人在背后议论着含光君和夷陵老祖,所以自然能断断续续听到些含光君之前的一些事儿。当然,要先费力地屏蔽那些语句中所带的,对魏无羡的戏谑和鄙夷。

兰陵的清谈会。此时金凌已担任两年家主,十七八岁的年纪扛起了兴富整个家族的责任。一开始除了云梦和姑苏,其他或大或小的家族都表示出了对兰陵金氏的态度——要凉。

然而两年过去,风向一变,金凌的所做所为都打了那些看笑话的人的脸。

金鳞台时隔两年后再办清谈会,奢侈不减。倒也博得了很多人的心。

但金家家主打人了。

因为某个小世家的弟子,在说魏无羡为人淫荡连含光君都不放过。

金凌上去就是一拳:“人家的事情关你什么事?!他们好的很!”

一直温雅和煦的蓝思追也难得的拉下脸,道:“这位公子,含光君的家事连姑苏蓝氏子弟都不能过问,你又是为何要在这无中生有?”

言下之意,你算个什么东西,来管含光君的家事?

魏无羡看看金凌又看看蓝思追,上去把他们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揉乱,转过身牵起蓝忘机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对周围看客笑道:“我们哪,恩爱着呢。对不对含光君?”

蓝忘机同样也抬起魏无羡的手放在唇边一吻,嘴角微微勾起,道:“嗯。”


04.
某日蓝思追到静室,正准备敲门把写的笔记交给蓝忘机,却听见室内一人拖着长腔呻吟。

蓝思追当即脸红到爆炸。

他站在静室门口,走也不是听也不是。双手捧着笔记尴尬的不行。好不容易抬起腿要走,却听见魏无羡问道:“蓝湛,你跟我在一块儿那么多年,哎正好七年,你有没有厌烦我啊?”

蓝思追收回就要迈开的腿。

只听蓝忘机道:“并无。”

魏无羡笑道:“都说七年之痒夫妻失爱。可是蓝湛,我怎么那么喜欢你呢?”

蓝忘机呼吸一滞,随即道:“嗯。

“同你一样。”






——END
2018.07.31

评论(1)

热度(201)

  1. 花と水师一木am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