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牵驴同行

这篇文太好了,献给那些乱发洗脑包的人

师一木amu:


角色墨香的,ooc我的




魏无羡总会记起自己父母在田间牵驴同行的样子。


想着想着就会叹一口气。


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去喜欢一个人,至少不会太喜欢。虽然并没有去当大侠行走江湖的意愿,但一生都被儿女情长所牵绊,在他的认知里还是很可怕的。


直到他遇上了蓝忘机。


他曾笑着对蓝忘机说,蓝湛,遇上我你可算是走大运啦。


蓝忘机不置一词,但他知道魏无羡话中意思。


活了两辈子,世人皆道夷陵老祖游戏芳丛,最爱和貌美女子不清不楚。哪知他连小姑娘的手都没有牵过,就这么喜欢上了蓝忘机。


绕是这样一段佳话,终究还是逃不过茶馆说书人的嘴巴。


喝一口茶,不只是蓝忘机,魏无羡都气饱了。什么“其实当年魏无羡喜欢的是江澄”“江澄收藏陈情说明心里还是喜欢着魏无羡的”亦或者是“若是当年江澄先跟魏无羡挑明了心意,也就没蓝忘机什么事了”,无论是哪个,都足够让某醋包又气又醋好半天。


回云深不知处的路上,魏无羡骑在驴上,蓝忘机在前面牵着绳子,两人自茶馆出来后就没有过交谈。魏无羡是个心大的,气了一会儿也就气不下去了,蓝忘机仍然冷着张俊脸一言不发。魏无羡盯着他侧脸盯得心里痒痒的,便像往常一样伸出手要去搔蓝忘机的下巴。


蓝忘机躲开了。


魏无羡一愣,转念一想这人还醋着呢,于是将身子向前倾,在蓝忘机脸上吧唧一口。


蓝忘机:“……”


见他终于转过头,魏无羡便伸手去捏蓝忘机的脸。


魏无羡:“手感不错。”


蓝忘机:“……”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笑嘻嘻地道:“在呢。”


随即又去用双手去揉蓝忘机的脸,道:“唉蓝湛你怎么这么傻,我都已经是你的了,你都干都干过我了,我也跑不了哇。既然跑不了,那就说明我离不了你了,离了你我就不是魏无羡了,所以那些茶馆话本笑谈,你又何苦在意。”


蓝忘机被他揉着脸,没有反抗,却也只是静静地盯着他。半晌,他一拉绳子,小苹果便
停了下来。


魏无羡正奇怪蓝湛好好的停下来干嘛,是不是自己又说错话了,便觉肩上一沉,是蓝忘机把脸埋在了他颈窝处。


蓝忘机闷闷地道:“他们说如果江晚吟先与你互通心意,那便没我什么事。”


魏无羡从未见过这般撒娇委屈的蓝忘机,不禁有些失笑。他伸手环住蓝忘机的脖子,把脸在蓝忘机脸旁蹭啊蹭,道:“蓝湛。”


蓝忘机道:“嗯。我在。”


魏无羡继续道:“你只要记住,魏无羡永远都是你的。


“永远。


“永远的意思就是,这一世,下一世,永生永世,都只是你一个人的。


“不要听那些人瞎说话,魏无羡从来都没有对江澄动过那种心思,而江澄也绝对不可能对我动那种心思。我只可能喜欢你。


“兔子我只送过你,枇杷我吃的时候会想起你,我只给你画过画像,花我只对你抛过。《忘羡》是你因为我们写的,你背上的戒鞭痕是因为我,太阳纹痕是因为我,一直站在我这边的,是你。


“哪怕那些说书人再怎么曲解我们,哪怕再来一次,我魏无羡喜欢上的,也只可能是你。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蓝忘机收紧环在魏无羡腰上的手臂。


他道:“嗯。


“我也是你的。”


两个人相视一笑。


“永远。”




                       
这篇的来源是因为某些脑残。
拉踩忘羡,拆忘羡,骂羡骂叽,乱吃cp。
lof上面有湛澄,湛澄羡,羡澄,每一篇,都是对忘羡夫夫的不尊重。
拆官配要脸吗?嗯?
你粉谁我不管,魔道全体都有讨人喜欢的地方,但你要是因为哪位而去黑忘羡,还黑的毫无道理,那对不起,请滚,越远越好。
也不要和我说什么羡澄就是云梦双杰。羡澄,不会是云梦双杰,永远不会。



                               ——END
                               2018.08.04

评论(2)

热度(76)

  1. 花と水师一木amu 转载了此文字
    这篇文太好了,献给那些乱发洗脑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