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魔道][忘羨]吃我的腦坑三

鎮魂女鬼立地成猴:

藍思追跟藍景儀兩人愁眉苦臉地望著那放置在冷泉碑石下、疊得整整齊齊的兩套衣服。


同是男子,三五成群沐浴真的沒什麼,但是問題是,其中一套是樸素的黑衣,搭著暗紅色的束腰。


住在雲深不知處裡穿黑衣的只有魏無羨,如此這般,另一套姑蘇藍氏校服的主人是誰,一目瞭然。


「思追,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上去好了。」


「嗯,我也……這麼覺得。」


誰知道那對到處虐狗的道侶在上面幹什麼呢?


 


 


天地良心,魏無羨要是知道藍家小朋友這麼想他跟藍忘機,他肯定會笑得癱在地上打滾。


說來一同泡冷泉還是藍忘機的要求,魏無羨理所當然應了,但不出言調侃幾句就不是他了。


「含光君、我的好二哥哥,怎麼不知道你膽子這麼大?公然在本家修練場地白日宣淫真的沒問題嗎?」


「不過泡個水而已。」


藍忘機那個眼神大有「你就盡量浪,我們泡完回房間算總帳」的意味。


「好好好,泡水。」


嘴上占完便宜了,魏無羨一時心滿意足,然而走過那一片蘭草來到石碑前時,他又忍不住鬧了一會,先是「二哥哥你別動我幫你脫呀」然後邊扒藍忘機的衣服邊非禮他,接著用極緩慢的速度除去自己的衣服,動作還帶了幾分欲拒還迎的情色味道。


藍忘機瞅他的眼神都要噴火了,魏無羨才收手,沒事人一樣把衣服摺疊整齊了。


一下水,魏無羨抖了一下,反射性地就往藍忘機身上竄。


「臥槽這麼冰的泉水!」


「習慣就好了。」


藍忘機緩緩把魏無羨從自己身體上剝下來,恰好冰冷的泉水暫時壓抑了胸口竄起的邪火,他不至於當場就把魏無羨辦了。


後來魏無羨很規矩的沒有撩人,習慣了水溫之後他便細細地替藍忘機擦拭背部,嘴上如常叨叨絮絮不停。


藍忘機挺享受這般服務,雙眼舒適的瞇著,但還是挺全神貫注在聽魏無羨說話。


兩人相守之後,魏無羨才敢跟他說他醉酒之後都做了什麼事,一開始藍忘機聽了臉上一陣紅又一陣白的,但很快便釋懷了。


摯愛陪在身邊,他別無所求。


「……結果思追居然回我說,『可是我不想叫你阿娘呀』,真是豈有此理了這個小渾球。」


「唉,那時他真的挺喜歡你的啊,整天巴著我問那個白白的哥哥會不會再出現,他能長成這個樣子我真的還挺訝異的,到底是你厲害還是姑蘇藍氏養孩子有一套啊。」


「要不是怕尷尬,我真想讓江澄把金凌送過來這邊磨三個月,看看他那被他舅舅養壞的脾氣能不能改改,唉。」


一會兒,魏無羨替他搓完了背,藍忘機想要禮尚往來一下,魏無羨卻笑著一避就游開數尺外。


「別,你一碰我我就忍不住,等等回房再讓你摸個夠啊。」


冷泉沒有霧氣蒸騰,清澄的水面波光粼粼,望著不遠處笑得一臉歡的魏無羨,藍忘機視線定住了、遲遲沒有移開。


「……藍湛,我真的好喜歡你呀。」


半晌,魏無羨朝他眨眨眼,三分是戲,七分是情。


藍忘機登時也懶得管會不會有其他的人來了,將魏無羨撈回來摟著便是一頓吻。


「說、說好的、只泡水呢……二哥哥你……真的學壞了啊……啊!好冰冰冰冰!」


藍忘機的手指跟冷泉同樣溫度,戳進體內時魏無羨忍不住狠狠地縮了一下,雖然他挺想跟藍忘機試遍雲深不知處的所有地點,但被戳這麼一下他馬上就受不住了,難受地掙扎起來。


藍忘機當機立斷將他撈出水池外,匆匆給兩人披上衣衫後抄起魏無羨便直奔靜室。


 


 


方才打消泡冷泉的藍思追一行人零零落落地走下山坡,突然一陣劍風颳起,他們只隱約見到人影一晃。


「雲深不知處不許疾行啊含光君──」


然後聽到應該是魏無羨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軟,像是在求饒一樣。


眾小輩頓時都黑了臉。


「景儀,我們……似乎可以上去泡了。」



评论

热度(258)

  1. 花と水鎮魂女鬼立地成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