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百日忘羡 Day26】青青子衿 By青曳

青曳:

我一向是被脑洞支配的,有脑洞像腹泻,没脑洞就像便秘,这篇便秘。非常失败,对不起百日这个tag……


=======宣群========


Only忘羡の日常186626792


=====入群须知======


★重点:Only忘羡、Only忘羡、Only忘羡


不掺合其他任何CP,萌新进群请看完群公告


★本群现在正在进行的活动:#百日忘羡#


(欢迎各位文手/画手太太一起参加)


=======正文========


她就这水盆左右端详自己的脸,整了整衣领,正要转身,想了想转了回来,对着水盆又整理了一翻鬓发。


听到门外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她高声回道:“来啦!”最后对着水盆看了看,轻咬了一下嘴唇,转身提着裙小跑着出了门。


门口是自己两个姐妹,一个见了她就打趣:“今儿个怎么这么美啊?”


“别……别说。”她有些羞了,但少女是活泼胆大的性子,她红着脸问:“他呢?”


“回来了!这不大伙儿都去迎接他了!听说这次呀他除掉了山里那只大耗子精,以后去砍柴就不用担惊受怕了!”另一名女孩笑着说。


她的脸上扬起了笑意,看得那两名女孩直说她发痴。
到了村口,就见挤挨的人群,她脚步有些匆忙地走过去,一眼便看到了那身纤尘不染的白衣。


那个人刚来到村里的时候,大伙儿都以为是天上的仙君下凡了,他们生在闭塞的深山村庄里,从未见过长得这样漂亮的人。她也不例外。而且那人风度翩翩,额间一条雪白的抹额,仪容姿态无可挑剔,礼貌地说要打搅一段时日。


村里的空屋只有她家隔壁,那是她姐姐的住处,姐姐前些日子嫁到山外去了。


仙君不常与人攀谈,显得冷淡,但不失礼貌。她与他交谈过几句,听他说自己是什么修仙世家,来此地除妖的。她知道了,他姓蓝。


这位蓝郎君会弹琴。


她虽然不懂琴,但那流水潺潺一样的清冷琴音让人闻之便心旷神怡。她时常趴在窗边偷看在院子里抚琴的那个人,只是他有时候弹的不成曲,单调的几个音,反复来回个不停,乏味得紧,但他总是执着地弹上许久。


人群终于散去,他也回到了临时居住的屋中。


她见状立刻回家,倒了杯茶送去隔壁。这几日辛苦奔波,他一定口渴。


果然,那人只是微微犹豫,便接过了她手里的茶杯,道了谢,不紧不慢地饮着。他喝茶的姿势很是优雅,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着粗陶茶杯,像捏着什么珍品茶具一样。


她在旁边坐着,一只手紧张地捏着另一只手。


终于等到他喝完了茶,她目光闪烁着支支吾吾地开口:


“蓝郎君……可有妻室?”


那人怔了怔,半晌,道:“有。”


她的心顿时沉了下去,却听到他又道:“但吾妻……已逝。”


她欢欣地抬起头,却看到了他的眼神,顿时她感觉周身发寒如处隆冬。


但不论如何,她已知他是孤身一人。


几日后的一夜,她算算时间,约莫到了他抚琴的时候。
他似乎与旁人提过,亡妻喜着黑衣。于是她趁着赶集买了一套黑衣。此时她穿上,皱了皱眉,这一身的黑色究竟有什么好看?


院子里的琴音响起,她心跳微乱,还是推开门走了出去。


那人没看见她,专心拨弄琴弦。


月光笼在他身上,他雪白的衣像闪着一层柔光,更显出天人之感。


她听出来,他弹的又是那反复的几个音。


但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今晚的琴声并不如从前一般平缓。


她试着走了几步,越是走近越觉得这琴音里带着些许狂躁和哀戚。


她站到他面前时,琴音戛然而止。


他抬起头看着她,道:“你来了。”


她被他眼中的炙热汹涌的情意惊呆了,眼睛一瞥,看到他身边一只酒坛,心知他许是喝醉了。


但她还是咬咬牙:“我来了。”


那人向她伸出手,但没等她的手搭上,又收了回去:“你……不愿同我回去的。我知道。”


“你一向一个人扛着,你的心性分明受不住,你不听劝,硬要扛着。”


他今晚话格外多,她静静听着。


“你总说我与你交恶,你可曾知……”


他不说了。


她走到他身边,他眼神并不清明,她觉得他的眼神穿透了自己,盯着一个什么人。


“魏婴。”


“你究竟在何处。”


听见他叹息一般的语气,她心下一软,搭上了他的手。
突然她觉得他浑身一凛,眼神蓦地锐利起来,注视着她,竟带了几分怒气:“何人?”


她吓得连退了几步,见他站起身,揉捏额角一翻,看向她的眼神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淡:“我认错人了,夜深寒气重,姑娘请回。”


她眼角泛起了湿意,半是被他吓着,半是羞恼,倔强地颤声问:“认成谁了?”


他只道:“今日是吾妻祭日。”


她恼火地转过身奔回屋。


关上门,却又听见琴音响了起来,还是那反复的几个音,弹一遍,停一会儿,再弹。


琴音响了整晚。她在屋中坐了整晚。


琴音终于停下之后,她也好像想明白了点什么,想去找他道歉,推开门,发现那人已经不在了。


此后多年,她仍然独自居住,一人承担家事,偶尔同姐妹聊聊天。远嫁的姐姐偶尔回来探望她,姐姐对她婚事的担忧她看在眼里,但她总是拒绝出嫁,仿佛一直等下去,能等到什么结果似的。


某日,村口突然一阵骚动,据说是有仙君一样漂亮的人来借宿。


她做着针线活儿,顿时就扎了手。她奔出去,像当年一般,一眼就认出了那抹不染纤尘的白衣。他面容未改,只是这次,他身边多了一个黑衣的身影。


黑衣的男子一直对他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静静听着,目光停留在黑衣男子身上。


她好像看懂了那似曾相识的目光。


回到家里,来看望她的姐姐已经等着了,见到她,开口便是与之前无数次相同的话:“王家有个与你相当的……”


“姐姐做主吧。”


她笑了笑,无比轻松。


END

评论

热度(368)

  1. 花と水青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