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惊梦

青曳:

例行感谢所有看文的小天使,你们收到阿曳的哈特了吗!!!(´∀`)♡
这辈子的文力都献给忘羡了……
今天的粮全是恋爱的酸臭味【。
祝食用愉快w


正文:


“我会回来的。”


一张信誓旦旦的脸。背后是残阳如血,看起来竟有些张牙舞爪。


夕阳落了,天边的光一点一点消下去了。


街上的灯亮了一盏,又一盏,接二连三,然后整条长街灯火通明。


车马过了一辆,又一辆。行人走远了一个,又一个。


街上的灯灭了一盏,又一盏。


蓝忘机在长街尽头,看着灯火通明的来路暗了,视线渐渐沉了下去。腿站得发麻,他秉着一种不知从哪里升起来的执着,倔强地一动不动。


长街上的灯灭了最后一盏。


蓝忘机闭上了眼睛。


“铮”的一声。蓝忘机猛然睁眼,只见手边的避尘泛着冰冷的蓝光,竟是出鞘了三分。


究竟是怎样的动摇能逼得避尘出鞘啊……蓝忘机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月光透过一点窗缝洒进屋里,蓝忘机发现身下是陌生的床榻。他坐起身,想起来此时是在途中的客栈里。


他去摸身边的位子,凉的。又环顾四周,床下除了自己的白靴子没有第二双,那人喜欢乱丢的外衣也不见了。
刚醒时意识不甚清明,模模糊糊之间有些分不清当下是何时。


“跟我回姑苏。”脑中响起自己说过的这么一句话。


然后那人呢?


许是受了方才梦境的影响,蓝忘机没来由的一阵心慌。


他匆忙套上外衣出了门。




此时街上半个人影也无,昏暗一片,只有客栈的店家在门前点了一盏小灯。


蓝忘机在前院绕了绕,然后又转去后院。


月光柔和而明亮地笼着宽敞的后院,蓝忘机一眼看见了围墙上的一片黑衣,却是突然又不敢接近了。


他放轻了脚步,走得越近,越是小心翼翼,甚至屏住了呼吸。


围墙只比他高上一点,蓝忘机站在墙下,伸手就能碰到那片衣角了。


月光给围墙上一动不动的人影镀上了一层银辉,模糊了他的轮廓。蓝忘机听见自己心跳如擂鼓,他想让它安静些,仿佛上边的人能听见似的。


突然,围墙上的人影动了动,蓝忘机心里一慌,下意识地上前想去够。


却是那人转过脸来。


“咦,蓝湛?”


蓝忘机立时僵在原地。


“你怎么也出来了,找我吗?”魏无羡语调轻快地问。


蓝忘机沉默地看着他。


“都睡不着的话,你也上来陪我好了。”他轻轻拍了拍身边的位子笑道。蓝忘机只看着他的脸怔了一下,就飞身上了墙头,在他身边坐下来。


魏无羡微笑着看他上来,借着月光打量了一下,只见他头发披散,衣衫微乱,竟也没佩抹额。奇道:“含光君你也会衣衫不整地出门吗?奇也怪哉……”


蓝忘机没吱声,魏无羡于是自顾自地絮絮叨叨起来,半途“啊”了一声:“对啊蓝湛,我们几时回姑苏去?……你看着我干嘛?”


熟悉了蓝忘机那严肃得有些死板的表情,此时魏无羡看出他这回严肃得略有不同。蓝忘机带了十二分的认真在看着他,看得他有点招架不住。


蓝忘机没有回答他,淡淡撇开了眼睛。


魏无羡发现他今晚不太对劲,只觉得有趣。他去拉蓝忘机的手,触到手指时蓝忘机竟然缩了缩。魏无羡好像又看到了少年时候那个还知道害臊的蓝忘机,大感欣慰,于是抓紧了蓝忘机的手就拉到了自己身前。


蓝忘机的一双手,成日里做的都是握笔弹琴这种高雅之事,十分修长漂亮。他练剑几十年,所以骨节分明,掌心有些薄茧。


魏无羡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莫玄羽灵力低微,自然是没有仙剑可使,他占了这壳子之后也没有动过用剑的心思,所以自己这双手也是漂亮,但要更细致一点。


这么一看,蓝忘机的手好像比他的大不少。魏无羡好奇地把掌心贴上了蓝忘机的掌心,想比个大小出来。


蓝忘机的手掌温热,相贴时细细的摩擦有些发痒。


“蓝湛你手比我大好多。”魏无羡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道。比出来蓝忘机的手竟长出魏无羡大半个指节。


蓝忘机不答。他缓缓分开魏无羡的手指,穿过去,然后一点点收紧,直到两只手间没有任何缝隙。


十指相扣,魏无羡好像从掌心那里,渐渐感染了蓝忘机的体温。


两人在无人处时常携手同行,但是在这般寂静的深夜里,这般月光下,安安静静地十指扣,连对方的呼吸都近得轻轻扑在了脸上。魏无羡难得地感觉老脸有些充血。


他去看蓝忘机,蓝忘机也看着他。蓝忘机唇边那一点点的弧度彻底在魏无羡心里炸开了烟花。


自然而然地,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魏无羡听见了自己剧烈的心跳,不知道是不是会通过相扣的手指传给蓝忘机。然后唇与唇相贴。


这个吻不带任何欲望,浅尝辄止,是一种亲昵的交流,但更让人悸动。


魏无羡脸红地想为什么胸腔里那颗东西不嫌累呢。


分开的时候魏无羡都不敢抬头看蓝湛了,他只觉得腿有点发软。但是相扣的手依然握得紧密。


蓝忘机伸手抚了下他额前的碎发,俯着身子,依然挨得很近。魏无羡心底爆发出一阵哀嚎:哥哥哥你离得远一点啊我心脏受不太住啊!


活了两辈子的夷陵老祖悲哀地想,自己以后一定是被蓝湛给制得死死的。


这一走神,走到了蓝忘机身上,看见他散乱的头发,想起刚才看见他时那呆滞的神色,魏无羡愣了愣。


可能是自己先制死了蓝湛呢?


于是夷陵老祖的成就感又回来了。


月光在地上投下了两个相贴的影子。


魏无羡垂着头傻笑着还在想,今天的夜风甜得有些腻了呀。



END

写得我都脸红了……【抖抖抖
蓝湛在街上等魏婴那里特别戳我,印象非常深刻。

评论

热度(523)

  1. 花と水青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