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锁

泠依惜:

原著向婚后车


顾名思义,锁了🔒


咳,是锁链play






=======




魏无羡一路把蓝忘机逼到了墙边,动作果断又强硬,一双眼睛甚至都有点红。


他用食指抬起蓝忘机的下巴,那模样活像是个强迫良家少女的小流氓,只是这良家少女看起来比他镇定得多——除了耳朵尖泛起微微的粉色。


魏无羡对他对视了一会儿,挑眉笑道:“怎么了含光君,只敢说不敢做呀?怕你面子薄,魏某人亲自把东西给你弄来了。你别告诉我其实你不想用?”


他说着,努着下巴点了点一旁小桌上放着的一堆黑漆漆的东西。


那是几条捆绑用的锁链,连着大小不同的铁铐,显然是分别锁在人身上什么地方的。


蓝忘机顺着他的目光瞟了一眼桌上那几道锁链,几乎没作停顿,又飞快地收回了视线。


事情的起因不过是两天前他无心的一句话——魏无羡那日心血来潮将头发束成了他过去常束的那个模样,向蓝忘机打趣,问是现在的好还是以前的好。蓝忘机低下头亲吻了他一绺发丝,末了竟鬼使神差地冒出来一句,想将他锁起来。


魏无羡自己也没料到蓝忘机居然会说出这种话,惊了片刻后,扶着他肩膀笑得根本直不起腰,直道是对方跟自己处得久了,说话也开始不过脑子了。


只是,“说错了话”的蓝忘机却并未做出什么解释或改正,只是面色微窘地垂下了眼睛。


魏无羡这人什么心思,虽然当时笑得大大咧咧,却没有漏过他这点小举动。现在桌上放着的、不知从哪儿搞来的一堆锁链就是他的回答。


他随手从里面抽出来一条,自言自语了句“还挺重的”,献宝似的拿到蓝忘机面前,哐啷哐啷晃了两下。


“蓝湛你用过这个没有?没有吧?也是,冰清玉洁的含光君怎么会用这种东西呢。来来来让夷陵老祖教你。”


魏无羡边说着,边撩开背后的头发,手指比划了一下,接着把那两片铁铐往自己脖子上一套,右手轻轻一合,只听咔嗒一声,那黑色的铁铐便锁在了他的脖子上。


乍一看,就像一个项圈。


蓝忘机看得瞪大了眼睛:“……”


魏无羡浑然不觉有异,扶着铁圈转动调整位置,然后把垂下来的那一段铁链放到蓝忘机手中,眨了眨眼睛,笑道:“蓝湛,你看,这样我是你的啦。开不开心?”


蓝忘机低头看着手里那段铁链:“……”


“你别不说话呀。”魏无羡抬手一指,“还有两条呢,好像是手脚的,那我可就戴不了啦。”


言下之意,要是想戴,该你自己动手了。


他自顾自地转过身往榻边走去,蓝忘机手里仍握着他脖子上项圈延伸出去的那段铁链,又不舍得放手,自然也被他牵着走了过去。


走到桌边,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上那几道铁链,触手冰凉,比魏无羡身上的温度低上太多,不难想象当铁片与皮肤接触的瞬间,那人忍不住微微颤抖的模样。


魏无羡坐在榻上,脖子上戴着项圈似的黑色铁铐,铁链的另一端被蓝忘机牵在手里,倒是依然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晃了晃腿,催促蓝忘机快点过来。


蓝忘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拿起桌上的锁链,伴随着轻微的碰撞声,向他走近。




   上车点我


 


次日,魏无羡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大呼小叫地让蓝忘机帮他上药。昨天那锁链直到他昏睡过去都没拿下来,在他手腕脚腕还有脖子上都留下了几道不算浅的擦痕。


蓝忘机手里拿着一个白色小瓷瓶,仔仔细细地给那些红痕上涂药,涂了之后还不忘吹一吹,再轻轻地按一按。


“疼吗。”蓝忘机问。


“疼呀。”对于他这种提问,魏无羡向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都喊疼,可看到蓝忘机眼睛里藏不住的心疼时又有点后悔,转移话题道,“哎,那锁链你给放哪去了。挺好玩的,以后没准还有用哈哈哈。”


蓝忘机警告性地看了他一眼,在他手腕上捏了捏,魏无羡立即收声:“没,我开玩笑的,嗯。”


见他认真地低下头去继续涂药,魏无羡又憋不住话匣子了,道:“所以你到底放哪啦?不会给扔了吧?”


蓝忘机道:“没有。”


“哦,”魏无羡翘起小腿踢了踢,“不是扔,难道是收起来了?该不会放到你藏酒的那个坑里去了吧?”


蓝忘机:“……”


魏无羡微微一愣,赶忙起身去听他心跳:“……真的啊?”


蓝忘机把他重新按回榻上:“没有。”


魏无羡哈哈哈地笑了一阵,抱过他那条胳膊,在指尖上亲了一口。






END




====


梗来自@ 柠檬香草可乐 的小漫画~


 

评论

热度(7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