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专磕魔道祖师:

【单膝我爱了,蓝二哥哥又害羞了,脱呀哈露出脱】
第二十六章
       聂怀桑千叮万嘱千求万念离去之后,魏无羡发了会儿呆,忽然发觉蓝忘机又走了过来,在他面前单膝跪下,认真地卷他的裤腿,忙道:“等等,又来?”
       蓝忘机道:“先除恶诅。”
       含光君一天之内三番两次用这种姿势半跪在他面前,虽说对方严肃得很,但他实在看不得这幅画面。魏无羡道:“我自己来。”三两下挽起裤腿,只见恶诅痕遍布整条小腿,爬过膝盖蔓上大腿。魏无羡看了看,随口道:“到腿根了。”
       蓝忘机扭过了头,没答话。魏无羡奇怪道:“蓝湛?”

第二十八章
       入了城,二人并肩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忽然,蓝忘机问道:“恶诅痕如何。”
       魏无羡道:“金凌当时埋得离好兄弟太近 了,沾了不少怨气,褪了一点,还没全消。大抵得找全尸体,或者至少找到头颅才能想办法尽数消除了。不妨事。”
     “好兄弟”就是这位被五马分尸的仁兄了。因为不知他到底是谁,魏无羡便提议用“好兄弟”代称。蓝忘机听了之后,一语不发,但也没有反对,算是默许了这个称呼。当然,他自己是绝不使用这个词的。
      蓝忘机道:“一点是多少。”
      魏无羡比了一个距离道:“一点就是一点。怎么说,要不要脱给你看。”
      蓝忘机眉头微动,似乎真的担心他当街脱衣,淡声道:“回去再脱。”

评论

热度(1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