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小甜饼——老祖接了个绣球【上】

柒玖呀.: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带小辈夜猎期间的趣事,全程欢脱向。




先放上半部分哦!下半部分有些长,还未更完,也不知道今晚十一点前能不能放,我在加油中……




——————————————








泽汐镇,位于姑苏边界处,一个四面环山的小镇,小镇不大,镇上的住民却是不少,无论白日夜晚都十分热闹,丝毫不逊色于彩衣镇。




而本次云深不知处的小辈们的夜猎目的地,便是这泽汐镇附近的山上,一行人是昨晚到达了此处,作为本次带领小辈保护小辈们的魏无羡到了镇上便带着小辈到了一家客栈吃了一顿便各自回房间休息为第二晚的夜猎做准备,可是这夜猎是晚上的事儿,白天自然是不行的,而这次夜猎的期限是三天,今天才第一天。





魏无羡从不是一个闲的住的人,大清早便带着思追景仪以及其他几位小辈在大街上,放飞自我。





“姐姐长的这么漂亮这么甜美,嘿嘿,卖的烤红薯一定也很甜!”这声音,自然是那从小便嘴甜的要命的魏无羡。





被夸的那位卖红薯的姑娘羞涩的拿袖子掩嘴笑了笑“这位公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长的也这么俊俏,诺,这红薯是送你的,如果好吃,下次可要多买些。”说罢便拿了油纸将一个烤红薯包起来递给了面前正笑的一脸灿烂的魏无羡面前。





“谢谢姐姐!”魏无羡接过红薯闻了闻“好香呀!我下次一定多买几个!”





然后便拿着红薯走到了不远处正在等着他的思追景仪面前,还不忘向他们炫耀一番手中的红薯。





景仪满脸嫌弃“趁着含光君不在,又在这儿骚扰姑娘……”





“我哪里骚扰啦?我这不是饿了嘛?就想买个红薯,可那姐姐一来就要送,我怎么好意思拒绝?”说完咬一口红薯,却被烫的连对着嘴扇风“呼呼……烫死了…挺好吃,诶,你们要不要啊?我去给你们买?”





“不…不了,魏前辈,方才已经吃了很多了。”思追连忙摆手。





出来不到一个时辰,魏无羡便带着大家吃了一路,却还在喊饿。





魏无羡啃完最后一口红薯“真好吃,等蓝湛来了,一定要叫他尝尝!”






“魏前辈,含光君何时才会来啊?”一位小辈问道。





魏无羡擦擦嘴“估计今晚吧。”






蓝忘机之所以没来,是因为前一天与蓝曦臣一同去处理彩衣镇一户人家每晚睡觉总会听见小孩子唱歌和女人哭丢孩子的声音,所以与蓝曦臣二人一同去处理剩下的事宜了,但是答应了魏无羡事情处理完便会来找他。





正想着蓝忘机还有事情处理的如何的魏无羡突然发现大街上原本还很多的人突然少了很多,大家都一股脑的朝一个方向走去“诶?他们这些人怎么都往一个方向走啊?”






思追看了看路上的行人“是不是前方出什么事了?”





“有可能。”景仪似是很好奇“思追儿,我们也去看看吧?”





三两个小辈们也附和着景仪,想一同去瞧瞧。

“这……”思追看向魏无羡“魏前辈,要去吗?”






魏无羡喜欢热闹,既然有热闹可以凑,自然不会放过“当然去了,走走走!”






几人随着人流一同朝那个方向走去,拐了个弯后,便来到了一座明显比其他房屋更为豪华的两层小楼面前。






只见小楼上四处挂着红灯笼与红绣球,很是喜庆。






“这位小哥,请问这里是举办喜事吗?”魏无羡走到一位同样来凑热闹的人身边。





那人转过头打量了一下魏无羡与身后的几位少年“小兄弟不是镇上的吧?难怪不知道,今天是我们镇上首富陈老爷,就是这房子主人的女儿抛绣球招亲的日子。”





“抛绣球招亲?”魏无羡来了兴趣。





“是啊,这陈老爷的女儿陈灿儿长的很是貌美,可是到了出阁的年龄一直找不到如意郎君,就只好想了这么个法子。”





魏无羡又问“既然貌美,为何会找不到夫婿啊?”





“这……”男人似乎有些为难“是因为……”





“哎呀还不是这陈灿儿虽然长的好看,却是个又凶又难缠的女人嘛。”站在另一边的一个人接了话。





“既然这样你们还来接绣球?”魏无羡感到一丝好笑“嘿嘿想娶个凶媳妇儿吗?”





“谁想啊,还不是来凑热闹看看谁这么好运气,小兄弟,说不定就是你了哈哈哈!”






魏无羡正想开口,小楼二层突然传来了敲鼓声,待全场安静后,一位男子说话了,这便是陈老爷“欢迎各位来参与小女灿儿的抛绣球招亲,还请在座无家室的小兄弟们努力争取,只要抢到绣球,你便是我陈府的女婿……”






陈老爷又说了几句后,随着鼓声的再次响起,那位陈灿儿便出现了,打量了一番后,扔出了绣球。






“魏前辈,我们还是走吧……”思追拉了拉魏无羡的衣服。






魏无羡盯着那飞了飞去的绣球“不急不急再看看。”





“可是……”





只见这时,那绣球尽是径直飞向了魏无羡,修仙之人身手自然是好的,若是不想接绣球轻轻松松便能将绣球抛出去,可魏无羡玩心大发,一把将绣球扔向了景仪,接住绣球的景仪像是接到了烫手山芋般赶紧的向一旁扔去,于是这个绣球便是蓝家的小辈和魏无羡的手中来回转着。






“魏、魏前辈别玩了!”





“啊啊啊我不要,拿走!”





魏无羡看着几人手忙脚乱,笑的直不起腰也忘了防备,就在他抬手想抹笑出的眼泪时,绣球再一次回了他手里,正当他想扔出去时,鼓声停了。





魏无羡傻眼的看着手里的绣球,和其他人的欢呼声“这…这是什么情况?”





“魏前辈,你拿到绣球了……”思追缓缓的开口。





魏无羡楞楞的点点头“我拿到绣球了……”





“这、这下惨了。”景仪颤抖着举起手指指着魏无羡“你成他们家的女婿了。”





“哈?”





“恭喜恭喜啊这位公子!”





身旁的人不知是祝贺他还是在幸灾乐祸,尽数走到他身边拍他的肩膀。





然后魏无羡便在一阵不知所措的情况下,被这陈府的下人拖进了陈府。





“怎么办?思追,我们……我们要不要发信号通知含光君啊?”跟在身后的景仪小声问道。





思追看了看前面被包围的魏无羡“……先等等吧,看看情况,这要是让含光君知道了……”






——要是让含光君知道了,一定很生气。












评论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