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小甜饼——老祖接了个绣球【中】

柒玖呀.:






——————————








“哎呀!还真是一位俊俏的公子,一看就不是普通老百姓!”走进大堂,陈老爷便迎了上来“不知这位公子姓……”




还没等陈老爷说完,魏无羡便开口了“那什么,陈老爷,这是个误会,我只是来看看的……而且我有家室……”




“胡说!”陈老爷不满“方才明明看见你抢绣球如此卖力。”




“我……”魏无羡还想辩解,从房内却传出了一阵撒娇的女子声音“爹爹,你别听他的,我就要跟他成亲嘛!”




是陈灿儿,只见陈灿儿盯着魏无羡走了过来“你接了我的绣球,你就是我的!”




“……我这……可是姑娘,我有家室啊,不信你问他们!”魏无羡指向还站着门口的思追景仪等人。




几人连忙点头“是是是,魏前辈的确有家室了。”




而陈灿儿却不依不饶“不管,他们跟你一伙的,反正我就是看上你了,你就是得跟我成亲!”然后扭头看向陈老爷“爹爹,你快说说啊!”




陈老爷忙道“正是,你既然接了绣球哪有不成的道理?你让灿儿以后脸往哪儿搁啊?”




“但是我是有家室的人啊!”魏无羡再次强调道“而且这绣球到我手上完全是个意外嘛。”




“好啊,你说有家室,那你说说,你妻子有没有我漂亮?”这陈灿儿是出了名的难缠,只要是看上了的,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




魏无羡毫不犹豫“有啊,比你好看多了,长的好看厨艺也好弹琴还那么棒!是个大~~~美人儿!”




一想到蓝忘机,魏无羡嘴角便是藏也藏不住的笑容和甜蜜,还有些洋洋自得。




陈灿儿不满的翘了翘嘴巴“是吗?那你说,你妻子叫什么名字?”




“他叫蓝……”




——遭了,这要是让蓝湛知道了……




魏无羡猛然想起今日蓝忘机会来与他们汇合。




——这可怎么办呀?得快点想个办法脱身才行。




“魏公子?”陈老爷拍了一下魏无羡的肩膀“小女问你,你妻子叫什么名字,你为何不说了?”




吓了一跳的魏无羡向后退了一步,尴尬的笑了笑“抱歉,走了个神,嘿嘿,我妻子他叫…叫……”




“叫什么?说呀!”陈灿儿插着腰逼问着。

魏无羡看了一眼门口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几人。




——好你个景仪,居然还在笑!看我晚点怎么收拾你!




魏无羡收起笑容,严肃且认真“叫,蓝忘机。”




“蓝忘机?”父女俩人对视一眼“怎么感觉有些耳熟?”





魏无羡从腰间掏出陈情亮给二人看“耳熟就对啦!蓝忘机呢就是姑苏蓝氏云深不知处的二公子,我就是他的道侣,魏无羡!这个笛子知道吗?就是传说中的鬼笛陈情!”





“仙门世家?”陈灿儿绕着魏无羡来回打量“云深不知处二公子蓝忘机的道侣?鬼笛陈情?”




魏无羡想着虽然泽汐镇较为偏远且常年安宁不会出什么事,就算没见过什么,但这含光君蓝忘机与夷陵老祖魏无羡的事近年可是传的沸沸扬扬,这里怎么的都是有听到过,兴许表明身份就能脱身了。




“对啊!我喜欢男人,而且我还是夷陵老祖啊!”魏无羡刻意强调了“夷陵老祖”四个字“操纵凶尸,好可怕的!”




原以为陈灿儿会被吓到,然而只见她笑了几声“魏公子真可爱,这故事编的真不错……”随即声音又大了几分“传说中的夷陵老祖怎么可能像你这样嘴巴边上还沾着红薯,跑来抢姑娘绣球的啊?不管,反正你必须和我成亲!”




“红薯?”魏无羡看向思追“我脸上有红薯……”




“抱歉魏前辈……本想跟你说的,可是你关顾着凑热闹……”思追默默走到了魏无羡身边。




“……”魏无羡又看向那不依不饶的陈灿儿,扶额叹气“我说什么才信啊。”





——哎呀我的妈呀,谁来救救我呀!





魏无羡困在陈府的同时,泽汐镇的大街上,也是一片热闹景象。




只见街上站着一位站着一位白衣翩翩,表情很是冷峻,额头佩戴着抹额的极为好看的公子。




身旁的人们都忍不住停下脚步来看。




“哎哎,你看那位公子长的可真俊啊!”




“就是啊就是啊,诶,你看他的衣服,是不是跟今天被陈家选上的那位女婿身边的几个少年是一样的?”





“真的诶,他们是一起的吧?”




这人当然就是提前到达泽汐镇的蓝忘机。




路人的低语一字不漏的传入了蓝忘机的耳里,自然也有那句“女婿”了,蓝忘机看了看四周,暗暗握紧了拳,随即抬脚向前走去。









——————————————




抱歉啦!还是没能更完呢,明天要上班今晚必须早点休息了,所以文就先发到这里,明晚发剩下的哟!保证明晚高甜!




是的了,老祖的腰可能保不住了……



评论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