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叫哥哥!

朱果喵呜:

冬眠回来更文啦!!!


 
 


***老祖又要皮断腿啦啦啦!!!

夫妻档来一发!!!

夷陵小课堂开课了!老祖亲身示范如何从小培养一个好老公(攻)ヾ(≧∇≦*)


 
 


叫我一声哥哥,好不好?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云深不知处·静室


 
 


    魏无羡背对着房门坐在桌前,左手捏着一颗泛着妖冶蓝光的黑色小药丸,右手撑着桌子抵着头,嘴角挂着一抹诡异兴奋的微笑。


 
 


    想不到研究了那么久,居然研究成了另一种东西,而且第一个实验的人居然还是他自己,虽然这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但是拿来玩玩还是挺有趣的嘛,嘿嘿!


 
 


    蓝湛啊蓝湛,你快点回来吧,我都快迫不及待了!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魏无羡嗅到独属于蓝忘机身上清冷的檀香味,不用猜,也知道身后的人是谁了。


 
 


   “蓝二哥哥~你回来啦!”魏无羡依旧是背对着蓝忘机。


 
 


   “嗯。”


 
 


   “二哥哥,你过来,我这里有好东西给你瞧瞧!”魏无羡边说,边悄悄的将药丸塞到了自己的口中。


 
 


   “好。”


 
 


    蓝忘机慢慢的走到魏无羡身边,忽然,魏无羡转过身抱住了蓝忘机,双唇凑了上来,将口中的药丸喂给了蓝忘机,猝不及防之下,对魏无羡毫无防备的蓝忘机只能囫囵的吞下了口中的药丸。


 
 


    另一边,见蓝忘机成功吞下药丸的魏无羡兴奋的一笑,双手快速的捏了几个手决,笑吟吟的看着面前神情愕然的蓝忘机。


 
 


   “魏婴?你......”忽然,从蓝忘机身上缓缓的冒出一缕缕白雾围绕着他,白雾越来越多,慢慢的将蓝忘机完全淹没,而蓝忘机原本清明的眼神也随之越来越迷蒙。


 
 


    一段时间过后,白雾渐渐的消散开来,原本蓝忘机站立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六七岁的幼童,原本穿在蓝忘机身上的衣服也松松垮垮的披在了幼童的身上,头上的卷云纹抹额也歪歪扭扭的挂在了他的头上。


 
 


    幼童睁着懵懂无辜的圆润大眼睛,看着眼前笑嘻嘻的看着他的魏无羡,似乎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哎呀呀,我看看,这哪里来的小可爱啊~”魏无羡蹲下身子,伸手揉了揉小蓝湛肉嘟嘟的小脸蛋。


 
 


   “小可爱,你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蓝湛......你不要捏我。”小蓝湛抿着唇,伸出小手推开了魏无羡在他脸上作恶的手。


 
 


   “呵,真的是,小时候就那么闷,怪不得长大了就成了一个小古板!”魏无羡好笑的看着端着一副严肃端正表情的小蓝湛,反而心里更加喜爱的紧。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


 
 


    魏无羡眼珠一转,笑容更盛,笑嘻嘻的说道:“那你听好了,我是你羡、哥、哥!”


 
 


   “......”羡哥哥?小蓝湛看着眼前笑容灿烂的人,似乎总觉得不应该这样叫他。


 
 


   “哎呀,看我,光顾着逗弄你了,都不想起应该要给你换件衣服!”


 
 


   “......”小蓝湛也意识到现在自己衣衫褴褛的样子很是不妥,手忙脚乱的拢起衣服,伸出小手想要扶正抹额,但是宽大的衣服就像是绳索一般困住小蓝湛的动作,反而衣服越弄越松散。


 
 


   “呵呵呵,好了,让你的羡哥哥帮帮你吧!”魏无羡伸手抱起了小蓝湛,看着小蓝湛窘迫的耳垂发红的模样,心里越加喜欢,控制不住狠狠的在小蓝湛的额头上留下响亮一吻。


 
 


   “小湛儿,你真是太可爱啦!!羡哥哥喜欢死你了!!”


 
 


   “你!”小蓝湛伸手捂住被魏无羡亲到的额头,羞怒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轻薄他的人。


 
 


   “不知羞!”


 
 


   “好了好了,来,让羡哥哥好好的帮你整理整理,乖~别乱动!”魏无羡轻而易举的制住小蓝湛乱动的手脚,拿出了那套幼童穿的蓝氏校服给小蓝湛穿上,然后抱着来到了镜子前面放了下来,拿起梳子轻柔的将小蓝湛稍显凌乱的发丝梳理起来。


 
 


    小蓝湛也清楚现在是反抗不了眼前的这个人的,也就安安静静的坐了下来,他看着魏无羡骨节分明的手轻柔的穿插在他的发间,微弯的双眼里面闪烁着兴奋愉悦的光芒,嘴角始终都挂着一抹笑意。


 
 


    小蓝湛看着看着,心里却涌现一股奇异的感觉。


 
 


    这个人虽然很奇怪,但是相貌却是十分的俊俏好看,而且感觉很熟悉,很亲密。


 
 


    魏无羡从镜子里面看到了小蓝湛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调笑道:“小湛儿看着我做什么,我好看吗?”


 
 


   “......”小蓝湛眼神闪烁的移开了视线,但是耳垂浮上的一抹薄红却暴露了他的小心思。


 
 


    魏无羡心里偷笑了一下。


 
 


    果然还是小,这点小心思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哈哈!


 
 


    魏无羡将小蓝湛的头发梳理好了,拿着发带却开始犯难起来。


 
 


    蓝湛那种一丝不苟的发型他可不会梳啊!就连他日常的发型都是他自己随便乱绑的,唔.......不管了,随便就随便好了!


 
 


    魏无羡随手拢起了小蓝湛的头发,用手抓了几下,然后发带一甩,快速的绑了几圈,最后打上一个结,好了,完成!


 
 


    对了!还有最重要的抹额!


 
 


    魏无羡拿起一旁的抹额,轻轻的系在了小蓝湛的额头上,最后拍拍手,笑着欣赏起自己的作品。


 
 


    小蓝湛板着脸看着魏无羡不停的动作,最后纠结的看着一点都不端庄雅正的发型,默默的看了笑嘻嘻的魏无羡一眼,抬起小手,想要解开重新绑好。


 
 


   “哎呀,小湛儿,你梳这个发型也是蛮可爱的嘛!”魏无羡笑道。


 
 


    小蓝湛闻言顿了顿,刚抬起的小手又轻轻的放了下来。


 
 


   “......你到底是何人?”小蓝湛问道。


 
 


   “我?嘿嘿,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就告诉你我是谁!怎么样?叫一声来听听嘛~”魏无羡道。


 
 


    小蓝湛看着眼前这个挂着满满笑意的人,嘴巴开合了几下,轻轻的道:“......哥哥。”


 
 


    这个人想要听他叫哥哥。


 
 


    他不想让他失望。


 
 


    魏无羡听到了小蓝湛软糯糯的叫声,双眼爆发出兴奋的光芒,嘴里更是买力的哄着。


 
 


   “小湛儿,你再说一遍,你羡哥哥没有听清~”


 
 


   “......哥哥。”


 
 


   “嘿嘿,再来一次嘛,好不好~”


 
 


   “......哥哥。”


 
 


   “小湛儿~”


 
 


   “哥哥。”


 
 


    魏无羡兴奋的揉了揉小蓝湛的脸蛋儿,低头重重的亲了亲他的额头。


 
 


    小蓝湛伸手捂住了小脸蛋,看着眼前这个因兴奋双颊泛起微红,却显得更加俊俏的人,低下头,微微的弯了弯嘴角。


 
 


    这个人很开心,嗯,他也很开心。


 
 


   “好了,我告诉你我是谁。”魏无羡捧着小蓝湛的小脸蛋,笑嘻嘻的道:“我叫魏婴,是你的道侣哦。”


 
 


    魏无羡眨了眨眼睛,继续道:“而且呀,还是要天天双修的那种!”


 
 


   “......何为道侣?”小蓝湛问。


 
 


   “道侣啊,就是要一辈子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的意思哦!”


 
 


    一辈子吗?小蓝湛想。


 
 


   “那,何为双修?”


 
 


   “双修嘛,那就是......呃,你长大就知道了!”


 
 


   “双修,那是长大之后才能做的事情吗?”


 
 


   “当然!”


 
 


   “......哦。”


 
 


   “好了好了,别扳着个脸嘛。”魏无羡捏了捏小蓝湛的脸蛋,“来!你羡哥哥带你出去浪!”


 
 


   “去哪?”


 
 


   “嘿嘿,当然是要下山啦!!!”


 
 


姑苏.山下某小镇


 
 


    人声鼎沸的集市上,走来了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大的那个身穿玄衣,身量修长,容貌俊俏,正低着头笑嘻嘻的说着什么,小的那个身穿白衣,看着六七岁的年纪,粉雕玉琢的脸蛋却犹如大人一般端正严肃,只是一双泛着好奇的双眼却泄露了一丝孩童的心思。


 
 


   “小湛儿~”魏无羡指着前面那个卖糖葫芦的人问道,“想不想吃啊~”


 
 


    小蓝湛默默的看着前面那些裹着晶亮糖液的糖葫芦,红彤彤的甚是诱人。


 
 


   “那是何物?”


 
 


   “这个啊,叫糖葫芦哦,酸酸甜甜的特别的好吃哟~想要吗?”


 
 


   “......”小蓝湛不语,双眼却微微发光的看着那串糖葫芦


 
 


   “小湛儿,想要的话就要说出来,你这样憋在心里,谁也不知道,是不是?”魏无羡道。


 
 


   “......想要。”


 
 


    然后,魏无羡从小蓝湛怀里拿出了一个小钱袋买了两根糖葫芦,一根给小蓝湛,一根自己拿在手中慢悠悠的吃掉。


 
 


    小蓝湛看着手中的糖葫芦,轻轻的咬了一小口。


 
 


    很甜。


 
 


    他看着笑眯眯的吃着糖葫芦的魏无羡,又咬了一小口。


 
 


    想要。


 
 


    忽然,魏无羡感到自己的手被一个绵软温暖的东西包裹着,低头一看,原来是被小蓝湛的手抓住了。


 
 


   “怎么了,想要牵手吗?”魏无羡笑道。


 
 


   “嗯。”


 
 


   “呵呵,好,羡哥哥拉着你走!”


 
 


    然后,两人就一起手牵着手,嘴里吃着甜滋滋的糖葫芦,悠哉悠哉的逛着集市。


 
 


    两人漫无目的的逛着,走着走着,走到了一户农家面前停了下来。


 
 


    魏无羡看着农家门前那颗挂满枣子的树,眼珠子转了转,调皮的对小蓝湛一笑。


 
 


    小蓝湛正疑惑他为什么停了下来,却听到魏无羡说道:“小湛儿,羡哥哥带你做一件很刺激的事!”


 
 


    很刺激?什么事?小蓝湛疑惑的想。


 
 


    却看到魏无羡轻轻一跃,跳上那颗枣树上,使劲摇动着树干,一颗颗成熟的枣子便不断的掉了下来。


 
 


    小蓝湛震惊的看着魏无羡,感觉一时间小脑袋忘记了怎么思考。


 
 


    魏无羡跳回地面,弯下腰一颗一颗的将地上的枣子捡到了衣兜里,然后回到了小蓝湛身边,笑嘻嘻的将自己的“胜利果实”给他看。


 
 


   “你这是干什么!?”小蓝湛拧眉。


 
 


   “我怎么了?”


 
 


   “你!你这是......偷!”


 
 


   “偷?”魏无羡笑嘻嘻的从小钱袋里拿出银钱放在了那户人家门前,“我这叫买。”


 
 


   “......”


 
 


   “嘿嘿,你看我给了钱,是不是买?”


 
 


   “......”


 
 


   “就像刚才买糖葫芦的时候是不是我给了店家钱,店家给了我糖葫芦?”


 
 


   “......”


 
 


   “所以啊,一手交钱一手拿货,这是不是叫买?”


 
 


   “......是这样吗?这叫买?”


 
 


   “当然!”


 
 


   “......好吧。”小蓝湛觉得魏无羡说得似乎有点道理,但是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好了好了,已经出来许久了,我们也该回去了!”魏无羡看着小蓝湛,也不知道那药在蓝忘机身上起多久作用,还是早点回去为妙。


 
 


   “好。”


 
 


云深不知处.静室


 
 


    魏无羡打好了沐浴的水,准备将小蓝湛洗干净,出来了许久,身上难免沾惹灰尘。


 
 


   “嘿嘿,小湛儿,来,羡哥哥给你脱衣沐浴!”魏无羡坏笑着看着小蓝湛,伸出手就要扯开小蓝湛身上的衣物。


 
 


   “我,我可以自己来!”小蓝湛睁着湿漉漉的双眼,努力的护着自己的衣物。


 
 


   “乖,让羡哥哥来!”


 
 


    力量悬殊之下,小蓝湛毫无反抗之力的被魏无羡剥了个精光。


 
 


    小蓝湛只好躲进了浴桶里,红着耳垂,羞怒的看着魏无羡。


 
 


   “哈哈,好了,你自己慢慢洗,我给你准备好穿的衣服。”魏无羡好笑的捏一捏小蓝湛的脸蛋,转过身准备蓝忘机的换洗衣物。


 
 


    转过身的魏无羡没有看到,浴桶里面的幼童双眼忽然开始朦胧起来,身上也冒出一股股白雾包裹着他,最后白雾悄然散去,蓝忘机的双眼重新回复清明。


 
 


    蓝忘机看着背对着他忙活着的魏无羡,默默的站了起来,跨出了浴桶,向魏无羡走去。


 
 


   “小湛儿啊小湛儿,你们蓝家可真够刻板的,就连换洗衣物也是除了白,就是白。”魏无羡一边翻找一边说道,完全没有发现身后站着的人。


 
 


   “魏婴。”


 
 


   “嗯,怎么了蓝湛?”魏无羡听到蓝忘机唤他的声音,习以为常的回应道。


 
 


    嗯?不对!这分明是成年的蓝忘机的声音!


 
 


    魏无羡僵硬的定住了身躯,却发现身后一双手臂将他紧紧的抱住,是一双成年男子的手臂。


 
 


    魏无羡扭过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蓝湛,你恢复过来了?”


 
 


    为什么?!这不公平!


 
 


    魏无羡心里抓狂。


 
 


    凭什么他自己要变化三天那么久,而蓝忘机一天不到就恢复过来了?!


 
 


    太不公平了!


 
 


    欺负他现在灵力低微是不是?!


 
 


    抓狂中,魏无羡听到蓝忘机在他耳边轻声道:“羡哥哥。”


 
 


   “......”


 
 


   “你喜欢我这样叫你是吗?”


 
 


   “......呵,呵呵......咳咳,额,其实也还好啦!”


 
 


   “魏婴......”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双眼,“我想要。”边说,边轻轻的捏了捏他的臀肉。


 
 


   “......”魏无羡震惊了,往常那个雅正端庄的含光君哪去了?!什么时候居然这么直白的说话了?!


 
 


   “不是你说的吗?”蓝忘机看出了魏无羡心中所想,“想要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不是吗?”


 
 


   “这,额,蓝湛,你看你还在沐浴,我也浑身脏兮兮的......”


 
 


   “没关系。”蓝忘机打断了魏无羡的话,埋首在他颈脖上细细密密的吮吻着,双手解开了魏无羡的衣带温柔的抚摸着,“一起洗。”


 
 


   “嗯啊,蓝、蓝湛,你看,我们逛了一整天,也累了,下次继续行不行?”魏无羡强撑着开始酥软下来的身子,小喘着气道。


 
 


   “不行。”魏无羡的衣物已经完全被蓝忘机剥落下来,他转移阵地,吻上那双还在喋喋不休的双唇。


 
 


    良久,双唇才不舍的分开,蓝忘机看着双眼迷蒙,双颊泛红的魏无羡,双唇一弯,轻轻的笑了起来。


 
 


   “我们可是道侣,而且还是要天天双修的那种。”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


 
 


    这一晚,魏无羡彻底体会到了何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何为祸从口出!


 
 


    何为不该说的话别说!


 
 


    不然,会教坏小孩子的!!


 

评论

热度(350)

  1. 云舒云隽朱果喵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