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小甜饼——老祖接了个绣球【中02】

柒玖呀.: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突然发现这文真的是又臭又长,索性分开来发,最后一章忘羡主场哦!




二哥哥吃醋,后果很严重!




————————————








“请问,陈府在何处?”




原本还在专心数着银两的妇人,突然听见这阵富有磁性却又失了一些语气起伏的声音,便抬起了头。




这小镇上哪里见过如此好看俊美的男人,妇人的脸上竟是爬上了红晕。




见人迟迟未回应,蓝忘机耐心的再次开了口“请问,陈府在何处?”




那妇人这才反应过了,慌忙移开了视线“前……前方右、右拐就到了。”




蓝忘机略微点了点头“多谢。”




正欲抬脚离开时,身后又响起了另一人的声音“那个……公子,您是在找一位穿着黑衣的公子吗?”




蓝忘机转过头“是,你如何得知?”





“哦…那、那是因为那位公子身边的几位少年与公子您的穿着似乎是一样的,所以……”这说话的,就是那位卖烤红薯的姑娘“那位公子似乎成了陈府的女婿。”





“……”虽然走一路来,蓝忘机早已听路上的人七嘴八舌议论这件事了解了大概,但还是极为礼貌的道了谢后才转身离开。





“那位公子怎么生的那么好看……但是表情看着好可怕啊,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我也觉得呢,尤其是我跟他说了那位公子成了陈府的女婿时……”




陈府内,依旧是一片热闹景象。





魏无羡与那陈灿儿争了许久,感觉自己有些饿了,便往一旁的椅子上一坐翘起二郎腿,随手抓起一个苹果啃了起来“行吧,反正我说我是蓝忘机的道侣你不信,我说我是夷陵老祖你也不信,我说我是断袖你还是不信,那好吧,咱们就这么耗着,反正我就是不跟你成亲,你还能逼婚不成?”





“你……”陈灿儿气的直跺脚“人家都排着队想娶我,你居然还不愿意,你这个人太不正常了。”





“是,我就是不正常,随你怎么说,看你是个姑娘家,才不想跟你计较。”魏无羡看也不看陈灿儿一眼,边啃着苹果边把玩着陈情。





——排着队娶你,骗谁呢?大家可都说你又凶又难缠……还真没说错。





“哼,爹爹,你快帮我呀!”陈灿儿走向主位,扯着陈老爷的袖子撒娇。





“魏前辈,怎么办啊?”思追在魏无羡耳边小声问道。





魏无羡瞄了一眼正在交头接耳的父女二人“我怎么知道?不然我们跑了吧?”





“这怎么跑啊?”思追看向门口“现在这镇上估计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了啊”





“那咋办啊?把她们打一顿?”魏无羡还有心情打趣。




“那怎么行……”




还未等思追将话说完,只听陈老爷发话了“魏公子既然已接了小女的绣球,那这亲,就必须得成。”




“喂喂,不会吧?你们就一定要逼一个已婚男子在成一次亲?”魏无羡的眉头不禁抽了抽。




“来人。”





见陈老爷突然叫人,魏无羡连忙站了起来“怎么?要打架啊?我跟你说啊,我可不想跟你们动手。”





陈老爷对魏无羡报以微笑“自然不是,我只是叫下人带魏公子去换喜服,即刻完婚。”




“哈?还真逼婚啊?那怎么行,我不愿意!”魏无羡正想跑,却被几名下人抓住了“放开我,你们……真的是,我可不想伤你们,快放开我!”





“带魏公子去厢房,更衣。”只见陈灿儿满脸得意的看着魏无羡“本小姐要马上与魏公子成亲。”




“是。”




“是什么是啊?放开我听到没有?不然我真的要打人了……喂,别推我……”





方才还气定神闲的景仪,这会儿有些急了,想着这事若是传到含光君那儿肯定要被罚,连忙跑到正手足无措的思追面前“思追,我们怎么办啊?”





“这……没办法,我们也不能出手伤普通百姓啊。”思追眼看着魏无羡快被下人们推出大堂了“景仪,赶紧去发信号通知含光君吧!”





“可是……好吧,那我去了。”景仪说完转身便冲了出去“这个魏无羡真是……”





“放手。”站在园中想发信号的景仪,听到这一声放手,吓的差点摔倒“含光君!”





来人正是蓝忘机,只见蓝忘机死死盯着已被一群下人推出来的魏无羡,脸色是说不出的难看。




“含光君!”小辈们纷纷喊道。





魏无羡这时也看到了蓝忘机,原本有些生气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蓝湛!”





问声出来的陈老爷与陈灿儿,看着蓝忘机这一脸“生人勿进”的表情,不知为何生出来一丝胆怯,忙让下人放开了魏无羡。





“蓝湛!”魏无羡终于从人堆里解放了出来,连忙奔向蓝忘机,扑了个满怀“蓝湛,你来啦?事情处理完了?”





“处理完了。”蓝忘机应道,后又想起了什么“你成完亲了?”





魏无羡只觉不妙,笑的更为灿烂“嘿嘿含光君,这是误会,别这样嘛。”




“误会?”蓝忘机挑了挑眉。




魏无羡正欲给蓝忘机一吻,却突然想起这是在别人府上,随即转过身“陈老爷,陈姑娘,我都说了我是断袖,你还不信,看,这是我夫君。”





“这……这位公子真是……传说中的,含光君?”陈老爷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蓝忘机。





蓝忘机还未回应,其他的小辈们却连声道“这当然是含光君啦。”





“陈老爷,含光君与魏前辈这次是带我们来此处夜猎,白天魏前辈觉得无聊便来看了陈姑娘抛绣球招亲……不小心才接到了那个绣球。”思追又补充道。





“真的?”陈老爷又问道。




魏无羡倒在蓝忘机的身上“当然是真的,我刚才给你们说一大堆不信,现在看见含光君总该信了吧?”





陈老爷看了看脸色不太好的蓝忘机,又看了看身边一直对着自己使眼色的陈灿儿“……哎呀老夫有眼不识泰山,错将魏公子当成了抢绣球的人……”





“爹,你就信了?”陈灿儿还是不服气,却又有些怕蓝忘机,只敢小声的与陈老爷说道。





陈老爷只瞪了一眼她,又转向蓝忘机“还请蓝公子见谅。”





“既然无事,我们便告辞。”蓝忘机说完,搂着魏无羡的腰,转身便向外走去。




魏无羡还不忘回过头对着陈灿儿做鬼脸,在挥手道别。





只余满脸着急的陈灿儿与惊魂未定的陈老爷站在园里争执。



评论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