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小甜饼——老祖接了个绣球【下】

柒玖呀.:






老祖成功作掉了自己的腰,并表示再也不敢看抛绣球招亲了……





————————————————




从陈府出来后,魏无羡与蓝忘机还有一众小辈们便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小辈们很是识趣的与二人保持了一段距离,憋着笑看着前面正围着蓝忘机绕来绕去的魏无羡。




“二哥哥,前面那个姐姐买的烤红薯可好吃了,你饿了么?我去给你买呀!”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胳膊,轻轻晃了晃。




“不吃。”蓝忘机直视前方,吐出了两个字。

“……”魏无羡盯着蓝忘机的侧脸看了半天,又是心疼又是好笑“二哥哥,我给你吹首曲子听吧。”




“街上,不听。”




“二哥哥,你怎么这样……你这一路都跟我说了多少不了,你之前都没有拒绝过我什么的。”魏无羡索性直接站在了蓝忘机的面前,与蓝忘机对视。




只见蓝忘机看了一会儿魏无羡,移开视线“那你要我如何。”




“我要你……”话还未说完,便又是一阵耳熟的声音“这位公子,早上送你的烤红薯好不好吃呀?”又是那位卖红薯的姑娘。





——我去,能不这么巧吗?





魏无羡僵硬的转过头,尴尬一笑“啊哈哈,好吃……特别好吃……”





“好吃就好,你不是接了陈小姐的绣球吗?怎么没有成亲呢?”





魏无羡看着脸色越来越黑的蓝忘机,忙拉着向前走“那什么……那是个误会啊哈哈,先走了啊,下次来买红薯啊……”





蓝忘机任由魏无羡将他一路拉到了客栈,这会儿已经接近了晚饭时间,于是魏无羡便为小辈们点好了饭菜,让大家赶紧吃,晚上了好去夜猎。





正准备吃饭的思追突然叫住了准备上楼的魏无羡与蓝忘机“那……那个含光君魏前辈。”





“有什么事吗小思追儿”魏无羡看着思追满脸通红,不禁觉得好笑。





“那、那个……”思追看了一眼蓝忘机“今晚的夜猎,我们自己去吧,魏前辈您也累了……就,就和含光君休息吧,我们如果有什么事,知道发信号的。”





“是啊,我们自己去吧。”大家自然明白思追的用意,一同附和道。





“那……好吧,你们小心点啊。”魏无羡朝着思追送去一个眼神“有事记得发信号。”




“是。”




小辈们便开始吃饭,魏无羡与蓝忘机回了房。




一进房间,魏无羡便一把搂住了蓝忘机的脖子,在他的嘴唇上印下一吻“二哥哥,我可想死你了。”




蓝忘机不作反应,只是看着魏无羡。




“二哥哥?蓝湛?怎么啦?为何不说话?”魏无羡明知故问。




“……抛绣球招亲?”




“……二哥哥,这是个误会……”





“接绣球?”





“那是意外。”





“女婿?成亲?”





“二哥哥,我可以跟你解释的……”





“不听。”蓝忘机从喉咙中挤出两个字,然后一把将魏无羡抵在了墙上,发狠的堵上那双唇。





“唔……”蓝忘机不由分说的将舌伸入魏无羡的口中勾起他的舌缠绵,舔舐着魏无羡口腔的每一处,将魏无羡还想继续说的话尽数吞了进去。





直到吻的魏无羡双腿发软站不住了,蓝忘机才放开了他的唇,分开时还不忘咬了咬魏无羡的下唇。





“烤红薯好吃吗?”蓝忘机突然问道。





魏无羡喘了几口气,突然凑到蓝忘机面前,鼻子使劲吸了吸“嗯,这醋味儿可真浓。”





“……”蓝忘机默不作声,只是再次咬了一下魏无羡的唇。





“啊……很疼啊很疼。”魏无羡揉了揉嘴巴“谁让含光君一直不来,我太无聊了才会去看人家抛绣球招亲,一不小心绣球才落到手里……还被一个小姑娘逼婚,委屈死了,结果含光君不安慰我,还要跟我这么凶……”





“……我没有生气。”见魏无羡说的那么一脸委屈,蓝忘机的语气瞬间软了几分。





“是,你不生气。”魏无笑着道,然后凑到蓝忘机的耳边“你只是吃醋罢了。”





似是被说中了心思的蓝忘机,耳垂泛着粉红,垂着眼帘默不作声,手上暗暗收紧了搂住魏无羡的力道。





看着如此表情的蓝忘机,魏无羡的挑逗之心大起“那……这次是我错了,仍含光君处罚行不行?”说着,魏无羡竟是抬起膝盖,在蓝忘机的腿间暧昧的顶了顶。





“魏婴。”蓝忘机眼角泛红,警告的看着眼前的魏无羡。





魏无羡却越是大胆了起来,将蓝忘机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裆部“怎么?蓝二公子今日不想天天了?”





“……”不在多说的蓝忘机,一把将魏无羡的衣带扯开,将人扔在了榻上,随即便压了上去,含住魏无羡胸前的一点轻轻啃咬。





“啊……别咬啊…啊……”魏无羡四肢紧紧缠着蓝忘机“啊…二哥哥,温柔一点嘛……”





蓝忘机抬起头,轻啄魏无羡微微向后仰的下巴“你是我的。”





魏无羡轻笑出声,伸手去解蓝忘机的衣服“是是,我是你的……我就跟蓝二哥哥成亲,只跟蓝二哥哥成亲。”





“……嗯。”然后吻住魏无羡,将自己送入。

两人的身体早已十分契合,所以如此突然的进入,魏无羡也很快便适应了“啊…二哥哥,快动一动,动一下才舒服嘛。”





于是,这一晚魏无羡再次尝到了自己种下的恶果。





“啊,二哥哥,我错了,我下次……不,没有下次了,我再也不去看别人抛绣球招亲了,再也不跟卖烤红薯的姐姐说话了好不好?放了我这次吧?我们来日方长,改日再战行不行?”




一大串的话却只是换来了蓝忘机更是强劲的动作“蓝湛,蓝二哥哥,夫君,啊……我错…啊嗯错了……”





“你没错。”蓝忘机只应了一句,便又动作了起来。





——吃了醋蓝湛太可怕了。







次日。




“魏前辈,你怎么扶着腰啊?”一位小辈看着魏无羡扶着腰已一种奇怪的姿势下楼,忍不住问道。





魏无羡看了看早已起了床正气定神闲的坐在客栈大堂里喝茶与小辈们交谈的蓝忘机“这还不都要怪……怪这塌太硬了,硌的我腰疼……”





“是吗?”那位小辈似是有些不信却未看见一旁思追与景仪涨红的脸。





“是……是啊。”魏无羡坐在了蓝忘机身边“你说是不是啊?含光君?”





蓝忘机自然是不会理会魏无羡的刻意调侃,随即转移了话题,询问了思追几人昨晚的夜猎情况。





待吃过早饭,小辈们回了房间休息,蓝忘机与魏无羡则出了客栈,顺着客栈后的小路悠闲的散心。





“你……腰还疼么?”蓝忘机手轻轻搂着魏无羡的腰。





魏无羡顺势靠在蓝忘机的怀里“疼啊……昨晚含光君真的好凶啊…但我就喜欢这样的含光君…”





看蓝忘机又泛红的耳垂,便知道这人又害羞了,吻了吻他的耳垂,道“昨天那陈姑娘好凶啊,又凶又难缠,我跟她说了我妻子名叫蓝忘机,我是夷陵老祖,她还是不肯放过我……”





“妻子?”蓝忘机挑着眉,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这才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嘿嘿,是夫君,夫君行了吧。”





“嗯。”





“还有啊,含光君,等回了云深不知处,一定要好好罚一下景仪,我那么惨了他还一直笑我……”





“好”




魏无羡拿出陈情“二哥哥,要不要听我吹一曲啊?”




“好。”




一曲忘羡,自魏无羡的笛中缓缓飘出来,飘入了蓝忘机的心里。










于是,待夜猎结束后,景仪正在与十遍家训作斗争。




而魏无羡此刻,正幸灾乐祸的窝在蓝忘机的怀里,与蓝忘机一同批改着小辈们的夜猎笔记,这次的绣球风波也算是告一段落啦!




经过这件事,老祖明白了一个道理——吃醋的含光君不能随便撩拨,不然,老腰不保啊!










好啦!《老祖接了个绣球》完结啦!感谢各位小伙伴的支持哦!还希望大家看的开心吃糖吃的快乐!




之后一段时间柒玖依旧会不定期发糖的。



评论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