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姑苏醋王蓝婉君的吃醋日常(魏无羡作死记)

沉醉不知归路:

我肥来了!!!

对不起停更了这么晚久

是因为最近要考试OVQ

我会补回来的!!!

私设有

有微量的追凌(真的只有微量而已,所以就不打tag啦)

很好,没问题的话那就开始看魏无羡作死吧!




记某一次魏无羡与蓝家子弟和大小姐降服害人艺妓的故事。




蓝思追疑惑地问「魏前辈,这里真的是那艺妓藏身之处吗?」说完皱了皱鼻子,并不是很喜欢这里胭脂水粉的味道,闻着难受。




「哎呀,你们只管跟着来就行了。,我什么时候害过你们。」魏无羡吊儿郎当地道。一众蓝家子弟将信将疑地跟着这个一手拿天子笑一边挥手的前辈走着。




走着走着魏无羡皱皱眉道:「你们这身太显眼了,快去买身衣服,快去快去。」金凌不满道:「我们是来收复艺妓的,又不是来嫖娼,干嘛要换衣服?」




魏无羡一把将天子笑喝完,理直气壮地道:「就是来嫖娼的。」




金凌:「......」




金凌:「......」




金凌:「......???」




魏无羡你这样你家含光君知道吗?




拗不过魏无羡,只好乖乖地去换了身衣服。魏无羡拍拍手道:「嗯....不错不错就这样了。」




现在的他们看起来不像是名门世家姑苏蓝氏的修仙子弟,更像是结伴成游的富贵闲人。




「公子们~上来坐坐吧,奴家给您弹首小曲儿~给您解~解~闷~」「对啊~红雀姐姐弹琴可真有一手呢。」「来嘛~公子们~来坐坐嘛~」




青楼上的姑娘们一见他们的着装,立即热情地招呼道。魏无羡哈哈笑道「下次再来!姑娘可要好好招待呐。」反正也不会再来了。




那群青楼女子捂脸娇笑。




最终,他们的脚步停留在一座“月影楼”前。金凌讥讽道「名字叫的好听,还不是一座青楼,卖色的地方。」话语里颇为厌恶。




蓝景仪反驳道:「青楼里的女子大多都是逼不得已,身不由己罢了。」




魏无羡几时打断「好了,别吵了,快进去吧。」金凌撇了撇嘴,倒是没有再开口说话。




月影楼里的老鸨一见有这么多富家公子,立即热情迎上去道「嘿嘿嘿~各位公子可是要进来喝一杯?姑娘们!出来接客了!!」那老鸨嗓门大,一下子就把七八个青楼女子喊了出来。




那老鸨嘻嘻道:「各位大爷,您看这是小琴,这是小月,这是...」魏无羡却打断她道:「行了行了就这几个吧。」他随手点了几个姑娘。随后又道:「请问姚姬姑娘可在?我兄弟们早听闻姚姬姑娘国色天香,美若天仙,又会弹琴,想见识见识。」




老鸨眼中浮现几分警惕道:「姚姬卖艺不卖色,怕是要让各位大爷失望了。」魏无羡道「这我当然知道了,只是让她来弹几首曲子罢了。」




老鸨闻言眼底警惕消散了几分。于是她恢复了原本的眼神,污浊的眼睛里有了几分算计,她嘻嘻道:「各位大爷请到那包厢里稍等。」她指了指二楼的房间又道「我这就把姚姬叫出来。」




老鸨急急走进姚姬房中,轻轻把门关上,看着坐在檀木椅上正在的少女道:「姚姬,那群富家公子点名要找你,知道怎么做了吧?」姚姬娇媚一笑道「鸨母放心,我自是知道该怎么做的。」老鸨点点头「快去吧。」




姚姬缓缓地走进魏无羡房间里,众人一看,果真是个绝色美女。红唇娇艳欲滴,皮肤白里透红,怪不得那么有名气。魏无羡心想「再漂亮又如何,还不是一个妖女,而且还没有我家白菜好看呢,至少白菜能啃。」




不过,魏无羡一众人的姿势可算不得好,蓝景仪正在努力把攀上来的女子扒下去。蓝思追无奈地看着女子,不知从何下手。金凌黑着脸坐在一旁看着快坐在蓝思追腿上的女子。只有魏无羡任由女子作乱,还不急不慢地看着姚姬。




姚姬心头一阵无语,魏无羡笑道:「姑娘便是姚姬了吧。」说完瞪了一下不安分的蓝家子弟们,让他们消停会。「正是」姚姬缓缓道。




「哈哈哈还真是个美女呢。给爷们弹首曲子吧!」魏无羡眯着眼睛道。「是,奴家这就去。」姚姬心想道「这可是你要我弹的。」




婉转延绵的琴声悠悠传来,不知为何,一众人都感到了睡意。蓝景仪更是头一歪,就睡着了。




越来越多人倒下,姚姬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把他们带到老鸨那里,眼角却瞥见魏无羡还笔直地坐在椅上,仿佛没有受到刚才琴声的影响。




姚姬一惊,连忙拨弄手中琴弦,与刚才的截然不同的阴森琴声传了出来,但魏无羡依旧丝毫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漆黑的眼眸忽然被赤红渲染,他一转手中陈情邪笑道「魏某也略懂音律,不知可否与姑娘讨教讨教。」




姚姬已被恐慌侵蚀,浑浑道「你是...你是!」笛声幽幽传来,姚姬仿佛中邪了一般疯狂大叫,像是想把这笛声给掩盖过去。




夷陵老祖的鬼笛陈情,又岂是区区一个艺妓能与其争锋的?




魏无羡放下陈情,对姚姬道「姑娘是准备怎么处置他们?吸干精气后交给老鸨?」姚姬像是被揭穿一样,满脸惊恐。




就知道是这样,魏无羡挑了挑眉。「以前在这楼失踪过的嫖客也是被你吸干了精气?」姚姬像是放弃了一般道「是」眼神空洞。




「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在干什么!」老鸨一进门,看见地上坐着的姚姬,便知不妙,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




魏无羡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抓了回来,审问片刻才知道姚姬是她姐妹的女儿,多年前她们母女被一嫖客戏弄,双双丢了性命,母亲的魂魄不知所踪,倒是姚姬留了下来,要报复那些好色之徒。




魏无羡有些头疼,不知该如何处置。正巧被姚姬的琴音弄晕过去的众人也起来了,搞清楚事情真相后,金凌哀怨道「怎么这么邪门...我看干脆别叫姚姬了,叫妖姬吧。」




蓝景仪拍了拍他的头:「你别乱说!」金凌炸毛道「你敢打我!我要叫舅舅打断你的腿!」




蓝景仪丝毫不慌地道:「叫吧叫吧,看你舅舅来到看见你偷偷去青楼了,看他是打断我的腿还是你的腿。」金凌果然怂了,转过头不再理他。




这该怎么办才好呢,自小他就不擅长处理这些。一名蓝家子弟看他唉声叹气的便道「魏前辈不必担心,我们刚才已经通知了含光君来处理了。」




魏无羡吓到花容失色「什么???谁叫你们通知他的!」糟了糟了,要是让自家白菜知道自己不仅来青楼了,还被女子碰了,这醋得熏得连空气都是酸的,还是先溜为妙。




想完,他转身就走,却忽然瞧见自家道侣冷得像冰一样的目光,魏无羡心里拔凉拔凉的。




后面的小辈憋笑声掩都掩不住,魏无羡向后瞪了他们一眼,却不小心把脖子露了出来,蓝忘机看见那明晃晃的唇印,眼底冷光更什。




魏无羡吞了一下口水,连忙把那碍眼的唇印擦掉,讨好笑道:「嘿嘿嘿,蓝二哥哥...」




蓝忘机看着他道:「夜猎?凶尸?嗯?」「我错了!!!」魏无羡哀嚎道。




蓝忘机忽然看向蓝家小辈们:「这里,便交给你们了。」「是!!!」声音一个比一个洪亮。




第二天早晨,魏无羡嗷嗷地扶着腰,蓝忘机道「魏婴,以后,不许再去那烟花之地。」魏无羡哀嚎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以后不去了还不成吗!」男人吃醋真可怕,尤其是这个姑苏醋王,想当初连绵绵的一个香囊也吃醋呢。




感受到男人身下之物又有雄起的迹象,魏无羡立即装死道:「蓝二哥哥!我好累啊~」尾音上挑,似乎又有勾引的味道。




白日宣淫。




——完——



评论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