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扩写/战损】谁肚子被捅一刀能不疼?

纪夜:

>魏无羡掉马,金凌捅他一剑后的展开
>战损羡 扩写 有改编
  
我不知道你们看完爽不爽,反正写完我很爽👌


>有评论我就写后续!没人看我就咕咕咕(ง˙o˙)ว
----------------------------------------------------------------


01


“金凌,我日后再——呃!”


“魏婴!!”



魏无羡看着那把雪白的剑刃染了血,从自己腹中拔出,仓惶跌落于地。


思绪没反应过来,他看着金凌留下一个愤恨而怨念的复杂目光后,弃剑离去。魏无羡望着他的背影,脑海中竟想着:还好是把普通的剑,他没把岁华丢了。



不过这个念头转瞬即逝,腹部慢慢涌上的痛感极速地将其拉回现实。


“嗬呃……”喉咙口难以遏制的低吟躲躲闪闪地钻出,魏无羡整个人向后踉跄了好几步。他感觉到有些温热的液体慢慢地从体内滚出,思绪断了一瞬,魏无羡心里埋汰道,要搁在过去,这点小伤根本不足为惜,可惜对莫玄羽这具身体来说,只说止血都有些勉强。




“魏婴!你怎么样?”蓝忘机大跨步向前,一把将人自后托住。


他方从恍惚里回过神,感受到身后的依托,魏无羡脚下忽的一软,险些整个人摔靠在蓝忘机身上。他只能借力扶了一把一旁的树干,断断续续道:“没……没事,蓝湛你快走——嘶!人追来了……”



几乎是同一时刻,远处袭来飞箭,避尘出鞘。蓝忘机眼疾手快,把魏无羡拢进怀里,动作敏捷,却不经意拉扯到其腹部的伤口,惹得人禁不住呜咽起来。


“……蓝湛……蓝湛,你……慢点……呃!”





周遭一片混乱,蓝忘机应接不暇,将魏无羡小心地藏在身后,拨弦迎敌。刀剑无情,弹指间便又是一条人命,挂着飞溅的血丝重重砸向地面。旋即树影下闪过人影,趁机一掌直向魏无羡而去。耳边风声忽起,急躁而猛烈,细刃般刮过皮肤,魏无羡来不及掏符,便伸手去挡。


对方修为尚浅,却来势汹汹,他生怕自己退后会伤到蓝忘机,只能侧身接招。“呃!!”后背重重砸在树干上,魏无羡喉咙涌上浓烈的腥味,猛咳出一口血。



彼时闻声,蓝忘机已是光速移到魏无羡身前,眉头急皱,随手一掌便把两人甩出好几米远。他立于其身前,袖口不免沾上魏无羡的血渍,染红了洁白一隅。


蓝忘机又反手一拨琴弦,将众人皆隔开数十米,而后迅速背起魏无羡:“魏婴,我们走!”















02


魏无羡总觉得自己做了个梦。


迷迷糊糊的。





蜿蜒的山路中潺潺淌着溪水,时而沿着陡峭的石块溅起水珠,遥遥缀上低弯着的树梢,只轻轻一晃,那细嫩的枝丫便载不住重量,水滴也便晃下了。




他像一片落叶,飘在水里。舒舒服服地,遇到石头便翻个身,逍遥自在行了几万里。


水波托起他的身体,透着凉意。整个人几乎快飘飘然,他醉情于整一片山水画卷里,霓为衣兮风为马。


微微颤了颤指尖,忽觉似乎水温有些太冰冷了,他闭着眼,便料想着兴许是太阳还未升起,积攒了隔夜的寒气。




这个梦多美啊。美得他不想醒来。





魏无羡忽然觉得胸口一阵瘙痒,触感似乎是周遭飞来的鸟雀,轻轻落下一足。他本欲伸手去拍,可是整个人沉重的不行,连眼皮都懒得睁开,于是就任凭那尖尖的脚爪,一点一点爬过肌肤。


……好像有那么点痛。




于是梦醒了。因为疼痛越来越强烈,逼着他睁开了眼。




魏无羡这才发现自己根本不在山林泉水之中,而是伏在蓝忘机背上。那份微凉的触感也无非是因为自己把脸搁在了他的脖颈里。




——没想到含光君性子冷,人也冷。


他本想这般开口打趣一番,奈何一张口就觉着恶心,喉咙里哽着未咳出的血,这会儿全在颠簸中沿着嘴角滴落,在蓝忘机白袍的肩头处染上了一层隐隐的红色。






正午的阳光灼烧着大地,刺得魏无羡眼睛生疼,他条件反射地欲避过头去,身子只微微移动,腹部便立马卷来撕裂般的疼痛。


“……蓝湛……蓝湛……”他虚虚地唤了两声,伴随着同样低沉虚弱的痛吟。开口的同时,一点热乎的气息喷洒在蓝忘机的脖颈。“恩。”对方立马反应过来,脚步慢了些许,“我在。”


“我……想起来了……”喉结滚动,魏无羡将口中尚留的一口血咽下,远处大雁抖下一片羽毛,凄凄惨惨,在风里悬着,转着,既踩不到底,又落不下实质——像极了那声音,满满都是憔悴。




“想起什么?”


“就像这样,我……我的确是背过你的……”




言未毕,蓝忘机忽觉背上有微微的抖动,转头回看,魏无羡吃力地掩着嘴,试图把咳嗽压回去。只不过鲜血还是断断续续在指缝间滑落,他憋的浑身颤抖,煞白的脸竟愣是逼出几分血色。




“魏婴,不必勉强。”



兴许是觉得一路疾行,而魏无羡积伤于身,对于他来说的确太过操劳了。蓝忘机小心地弯下腰,把身后的人放到地上,又旋即将人牢牢扶稳,叫他依靠在自己身上。


魏无羡摆摆手,勉力推了一把蓝忘机:“小事,都怪这小子身体实在不行,本来我还可以再战……咳——嘶,蓝湛不好意思啊,你衣服给我弄得那么脏……”




“无事。”蓝忘机将人扶到树荫里,挥手便将地上的石块树枝清扫了个干净。魏无羡根本站不住,贴着树干就滑了下去。


他脸上又变得惨白,眉头紧蹙,眼角都透着疲惫。刘海下的额上迷着汗珠,蓝忘机本想伸手将一滴摇摇欲坠的抹去,终还是半途握了拳,后把手握上魏无羡冰冷的五指,给他传送灵力。



“蓝湛……你干嘛和我一起出来啊?”魏无羡在草地上躺的并不舒服,可浑身又累又软,剧痛时不时袭来,害他睡也睡不着。于是只能艰难开口,寻找话题。



“……你别说话了,节省体力。”


“蓝湛……我……呃!咳啊!”



艳红晕开在碧绿的草地上,蓝忘机面色一紧,急忙把魏无羡扶进自己怀中,输送灵力的手又多用了几成功力。


“魏——”


“蓝湛……”他几乎快看不清了,眼前朦朦胧胧的,树荫中斜过几缕阳光,洒在蓝忘机的身上,衬得他那双琉璃色的瞳孔似乎在闪着微茫。魏无羡哆嗦着把嘴角的血一抹,脸颊上便一并染上了红色,“其实……真,真的……挺疼的……”


“魏婴!”












TBC


----------------------------------------------------------------
之前说要搞的战损羡给我产出来了🌝


各位看客老爷施舍我几个评论好不好🌚


(偷偷告诉你们,下一部分是养伤。)

评论(1)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