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说好的女儿呢?!(下)

虫曷成字:

蓝家生男不生女系列,生子文,非ABO,注意避雷


前篇 


既然那么多人求要女儿,那就让随缘的女儿来吧hhhh








————————————————————————————


时间悠悠转至季夏,彩衣镇上的暑气不减,蝉声依旧,而坐落在仙山中的云深不知处已然开始泛起了一丝凉意。


只是年轻人的火气旺,魏无羡并没有把迎面而来的透凉水气放在心上,依旧坐在小桥流水的廊亭边,吃着脚划拉着从山上留下的泉水,好不惬意。


嘴里还时不时地扔进几颗莲子,是蓝忘机临走时帮他剥好的。


荷花虽败,却是摘莲蓬的好时节,早些时候蓝曦臣就托人带了好些莲蓬送上山,都是带茎的,这已经成了蓝家的习俗。就连姑苏的采莲人都知道山上的仙府每到这个时节就会有人来采买带茎莲蓬,久而久之,他们在采摘的时候都会特意留下长茎,也成了姑苏奇特一景。


魏无羡刚瞅着那些莲蓬时,并没有多想什么,甜嘴儿夸了几句为他采办的蓝二哥哥,便高高兴兴地吃莲子去了。只是当他在往后每一年的夏末初秋,见到的全是带茎莲蓬时,好奇心便油然而生。


 


“哦,这是忘机的意思。”蓝曦臣挑着嘴角笑道,“其实他小时候也不是特别爱这个,只是后来某一天忽然跟我说想吃带茎的莲蓬,而且还说它们比不带茎的好吃,此后便年年惦记上了。”


“嗯?这是听谁说的?”魏无羡有些纳闷,他虽然觉得这话似乎有些耳熟,但还是想不起在哪里听到过。


“谁知道呢,”蓝曦臣摇摇头,眼中却一片清明,“当时看他说得一脸信誓旦旦,想来是真有这么回事吧,所以往后采买莲蓬就干脆都捎带茎的了。”


后来再一次吃到莲子时,魏无羡想起了当初的疑惑,便问了在一旁默默剥着莲子的人,只是那人听完后,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


“一个性格颇为顽劣的人跟我说的。”说着,手下的动作不停,继续把莲蓬剥开,将里面一颗颗青绿色的小圆珠顺到玉盘子里。


这番话倒是引起了魏无羡极大的兴趣,便拽着他的袖子开始不依不饶起来,一定要蓝忘机说出对方是谁,有机会要去见见。


蓝忘机停下手里的动作,盯着对方良久,一直看到人家发毛,才叹气道,“你已经见到了。”说着,他把青绿色的壳拨开,将里面白白嫩嫩的莲子取出塞进了对方嘴里,“吃的时候别说话,当心噎着。”


魏无羡咬着莲子,心底的好奇还是没压下去,甚至觉得蓝忘机的话里隐约有躲藏隐瞒之意,一时间,脆甜可口的莲子被他嚼出了清苦味。


蓝忘机是懂他的,让他吃东西的时候闭嘴不可能真的乖乖闭上,良久的沉默令他抬起了眼,就见爱人正用一副欲说还休的复杂表情凝视着自己。


“……”


其实魏无羡并不会在意到底是谁跟蓝忘机说的这些事,但能让蓝忘机就此惦记上,还不愿意痛快地将对方和盘托出,这就值得深究了。


还说自己已经见到了。谁啊?魏无羡脑袋里转了三圈,把他和蓝忘机都认识的人转了遍,也依然猜不出到底是谁。


迷迷糊糊间,又一颗莲子被塞了进来,这次有些用力,魏无羡仰起头习惯性地看向对方,而那人看着自己的眼神中,也是少有的无奈和不解。


“你还真是不会记得自己的事。”他淡淡地说道,甚至被对方听出一丝失落的意味,“自己说过的话全无印象。”


魏无羡眼睛眨了半天,才后知后觉地指着自己惊讶道,“啊?我???”


蓝忘机看向他的眼神分明就是“不是你还能有谁?”


似乎察觉到这仿佛真的是自己问题的魏无羡忙吞下嘴里快咀嚼成泥的莲子,正襟危坐,开始认认真真地回忆起自己以往对着蓝忘机干过的一些混账事。


一直回忆到他企图“诱拐”蓝忘机去云梦无果,便随口扯了一句“带茎的莲蓬比不带茎的好吃”时,魏无羡偷瞄了眼坐在他对面的人,琉璃色的眼瞳中满是认真与执着,似乎只要是他说的,蓝忘机就从未有过丝毫的怀疑。


那一瞬间,他烫着脸低下头去,自惭形秽。


“嗯…那个啥……”平时巧舌如簧的那张嘴也一下子失了灵,“小时候随口的一句戏言,你也当真。”


“不是戏言。”蓝忘机继续认真剥着莲蓬,“是真的好吃。”


魏无羡抿起嘴,又默默塞了一颗,不知为何,今天的莲子吃起来格外甜。


 


身后轻微的声响将魏无羡从回忆里拉了出来,他回过头,见躺在摇床里的小儿子正努力划拉着肉胳膊肉腿,似乎想坐起来,无奈试了几次都无果,只得翻过身咕噜噜地转过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魏无羡,似乎想要对方抱。


这是他和蓝忘机的第三个孩子蓝蘅,也是第三个儿子,快五个月大了。


原本以为第三胎会是个女儿的魏无羡,曾欢天喜地地置办了不少女娃娃的用品,但如今看来,也只能暂时存封箱底了。


就连准备给女儿起的名字,最后也未能如愿,给了这个小子,魏无羡也不知是哭是笑。


将小儿子轻轻抱在怀里,早已习惯奶孩子的人自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逗乐儿子的机会,连哄带鬼脸地直把小蓝蘅弄得咯咯直笑。一大一小两个声音透过廊亭水榭,如灵巧蜻蜓款款而去,融化在这青山绿水之间,也点在了蓝忘机的心上。


他已在那儿驻足良久,直至大儿子那奶声奶气的“父亲?”才将他唤过神,牵着蓝菀往家走去。


“诶?回来啦?”魏无羡听到脚步回过头,就见他那一大一小两个蓝宝贝,小的那个更是规规矩矩地走到他面前低头行了一礼,稚嫩的声音说了一声“阿爹”。


魏无羡顿时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蓝湛啊蓝湛,虽说菀儿像你,可也别什么都像啊!才多大就一副小古板的模样,我这个做爹的实在看不过去啊。”


以魏无羡的意思,小孩子就该像个小孩子的模样,活泼才好,尤其是男孩子,如果像他小时候那样是个小霸王就更好了。


因为他一看见这循规蹈矩的模样,就会没来由地想起蓝忘机那刻板无趣,只为了家族而活的童年,心中就一阵绞痛。


“还有小蔼。”蓝忘机让大儿子回自己房间后,就在魏无羡身边坐下,伸出修长的手指也逗了逗小儿子,似乎全然没把爱人的话放在心上。


“他像你。”


“老二啊,”魏无羡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微妙,似是很不待见那个二儿子一般,“你再这么宠下去,快变成混世魔王了。他今天把那汝窑天青釉的茶碗给摔了,叔父快气昏过去了,这不,”他扭头指了指某个方向,“人还没到上书塾的年纪,却快成了罚倒立的常客。”


但蓝忘机依旧神色淡淡,低眉顺目的模样仿佛听到他的二儿子砸掉的不是价值连城的瓷器,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土碗,魏无羡看着他真怕下一秒就说出什么“随他摔”的败家话来。


“你的脚。”蓝忘机没来由地冒出一句,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腿脚就被人抓住,“怎么湿的?”


魏无羡随着他的目光一起望过湿漉漉的脚踝,以及木廊地板上留下的水渍,有些心虚,“哦,就刚才吃莲子的时候玩了下水……”


蓝忘机唤来下仆抱走老三,并起身拿过一边的软布细细地擦拭起来,也不管魏无羡喊着“热”,重新帮他套上足袋,“就算刚从月内出来,已不是仲夏,需谨慎。”


“唉……其实就身体还有些乏,没啥胃口,其它都好……”


“那也不行。”


原本还是一肚子的抱怨,但看着一向清冷高洁的蓝忘机主动纡尊降贵来服侍自己,魏无羡的心里别提有多暖了。他一头扑进对方怀里,直喊着“我的二哥哥最好了~”末了还特意地打了个滚,直接将头枕着蓝忘机的腿躺下,一脸心满意足。


“胡闹。”蓝忘机虽这么斥责,但从他的表情里魏无羡可以知道,他也是高兴的。


目光落到一边还没吃完的莲子上,魏无羡便顺手捏了一颗送到蓝忘机嘴边,“二哥哥你也尝尝呗?你剥的可甜了~”


蓝忘机张嘴故意含住了魏无羡的手指,舌头还不甘寂寞地划过指尖指腹,才将莲子衔了去,细嚼慢咽起来。


“嗯,很甜。”


魏无羡忽然想捂住整张脸,不敢看去了。也不知是莲子真的很甜,还是蓝忘机的笑容更甜。


“呃,那个啥,哦对了,这么甜的莲子,给阿娘那边送去了吗?”惊慌失措下,他赶紧转了个话题,口中的“阿娘”自然是指蓝忘机的亲娘,那个龙胆小筑曾经的主人。


“嗯,一早就送去了。”蓝忘机继续送了一颗莲子过去,魏无羡配合地接下。


“嘿嘿,她一定会喜欢的。”


蓝忘机没说话,只是目光灼灼地低头看着躺在他腿上笑得神采飞扬的人,末了,低下头轻轻碰了一下。


被冷不丁地偷袭,诚如魏无羡也一下子无所准备,愣愣地看着对方的眼睛,口中都结巴了,“蓝、蓝湛……你……我……”


天哪!这太犯规了!!原本不撩的人现在比他还会撩!这怎么得了!


蓝忘机也不再给他说话捣乱的机会,顺手打横将人抱回内室。


反正有啥话,回屋里关起门小两口再慢慢细说。


 


第二天一大早,蓝忘机便送蓝菀去兰室上早课,然后便和蓝曦臣动身前往兰陵金氏商谈要事。魏无羡一个人在床榻上昏睡到了接近巳时的尾巴才慢悠悠地爬了起来。


肚子有些不太利索,迷迷糊糊的魏无羡一边揉,一边猜想着许是昨天真着了凉,心头有些郁闷。


他明明还年轻着呢!还没到风一吹就偏头疼的年龄呢!怎么就坐个月子出来碰了下凉水吹了会儿风就给他闹肚子呢?


打了个呵欠,原本想着去看一眼老二和老三之后便回去继续躺着的魏无羡,被一阵急促的咚咚声唤回了神。


有人正在疯狂地敲门。


“魏前辈!魏前辈你在不在!”


“景仪!你小点声!”


“唉!都什么时候了!人命要紧啊!魏前辈!”


“这是怎么了?”嗅出一丝不寻常气息的魏无羡忙开了门,就见站在门口的两个蓝家小辈上气不接下气,一身狼狈,看见他仿佛见到救星一样。


“魏前辈,不、不好了。”


“你们先把气理顺了,路上说。”一看便知是小辈们昨晚夜猎出了事,魏无羡二话不说地折回屋拿起陈情就快速跟他们离去。


 


等蓝忘机收到急信匆匆赶回云深的时候已经是明月高挂,然而静室却是少有的灯火通明,还有好几个年轻的子弟站在屋外,惴惴不安地来回走动,一见到泽芜君和含光君过来时,几个胆小的都直接跪在地上了。


“泽芜君,含光君……我们……”


“别急,大致的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现在人怎么样了?”


一名年轻弟子摇摇头,“老祖前辈成功打散了那恶灵怨鬼,但也为了救人质耗尽精力昏了过去……族中大夫已经……含光君!”


除了翻飞的白色衣袍一角,视线里哪还有什么人影。


“魏婴!”


“忘机,不可喧哗。”客厅内,蓝启仁板着脸看着他最得意的弟子鲜有的失神模样,默默地叹了口气,“人没事,就是怀着孩子,有些气血亏虚,大夫已经去……”


“孩子?”蓝忘机这才抓住重点,回过神看着他叔父,“什么孩子?”


蓝启仁皱着眉捋了下他的胡子,眼神中透着一丝责备,“你这孩子,人都怀着两个多月的身孕竟然不知道?还让他跑出去上蹿下跳?这次差点滑胎。”


等等,叔父在说什么?


魏婴他……又怀上了?……差点滑胎?


“那他……”


“现在没事了,怀着的那孩子也是倔强。”叔父气哼了一声,也不知是责备还是赞赏,他看了眼心不在焉的侄子,还是放手让他进去了。


 


明明才一天不见,魏无羡在他眼里却仿佛瘦了一大圈,脸青白着,蹙着眉沉睡着,似乎很痛苦。


蓝忘机在床榻边缓缓蹲下身,伸出去的手带着颤,摸上那有些透凉的脸蛋,恍惚间,这样的场景,与快二十年前的那一场雨夜相似,那时候的魏无羡也是这样狼狈,精神恍惚地坐在那里,无论蓝忘机怎么摸着他的脸,贴着额头,叮咛呼唤,魏无羡至始至终都只回了他一个“滚”字。


他曾发过誓,愿意以此身为他扛下这三千世界的一切怨与恨,苦与痛,只为换得他一世安康。但神佛无心,抛下了他,令他努力想要握于掌中的那个人,消散在了万鬼恸哭哀嚎的天地间,了无音讯。


如今好不容易换回了第二世,难道还要继续折磨他吗?前世的苦难还不够吗?蓝忘机原本波澜不惊的心里,也平添了几分怨,只是,这小小的曲折,很快被一只透着凉意的指尖点去了。


魏无羡醒了过来。


“你……”蓝忘机如鲠在喉,除了一个简单的音节,再也说不出其他话,只能愣愣地看着对方,殷红的眼眶内,似有千言万语。


“瞧瞧你……”魏无羡放下手,语气还有些虚,“我不过就是贪玩,疯过了头有些累,怎经得起二哥哥为我掉那么宝贵的金豆子呢,真要折煞我了……”


“不许胡说……”蓝忘机将对方的手拢在掌心,低头靠上去,“你会活得好好的,魏婴,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


“说起孩子……”魏无羡的眼忽然亮了起来,抓着蓝忘机的手往自己的肚腹探去,“你知道吗?我们又有了。”看着蓝忘机微弯的眼眸,他满足地叹息,“这回,应该是个女孩儿了吧,看她黏我黏的那么牢,一定是个贴心的小棉袄。”


“无论是男是女。”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似是看着万年之外的沧海桑田、斗转星移,与不变的深情。


这一次,他终是将人牢牢握在手心了。


 


来年柳影初合、残絮送春之际,姑苏仙府蓝氏又迎来了一位新成员。


姓蓝,名蓁,为含光君蓝忘机与夷陵老祖魏无羡的第四子,长女,也是蓝氏嫡系中少有的女性成员。十五行笄礼,得父赐字,悦君。




【END】


怀着还干那啥……所以女儿要吓吓你们x

评论

热度(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