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蓝启仁早就看出来的早恋苗头(又名我就看不惯魏婴那小子)

居小胖:



【沙雕脑洞】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蓝启仁老先生讨厌的人里,夷陵老祖魏无羡排第二,那应该没有人敢说自己第一。




其实,除了夷陵老祖少时顽劣一些,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试想,蓝启仁作为公认的好先生,各世家都会将自家娃娃送到姑苏听学几年,所以,我们蓝老先生,什么样的顽皮娃娃没见过?那为何会这么讨厌魏婴呢?




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源自那个蓝家人的秘密。




蓝家祖师出身庙宇,因道侣仙逝而遁入空门。而蓝家仙府,地处云深不知处,钟灵毓秀,蓝家子弟本身就都是极重情义之人。




而且,世代蓝家长辈,在修炼到一定层次之后,都可以看见自家小辈的倾心之人。




其实也就是,在蓝家子弟情窦初开之时,心口之处会爬出一条红色丝线,且连他们自己也看不到。那条红色的丝线会随着情感的增加慢慢变长,如果心仪之人足够近,还能,咳,爬到那个人身上。




所以蓝湛心口的红色丝线爬出来的时候,蓝启仁除了讶异,甚至更多的,是欣喜。




因为蓝湛这个孩子,实在是太懂事了。对于男女情爱之事,蓝启仁生怕这个孩子开窍太晚,而且蓝湛本人,不善言谈且克制守礼,若因此错过姻缘,那该多可惜。




所以在看到蓝湛心口上爬出来的红色丝线,蓝启仁差点儿要在课堂上笑出来了。




聂怀桑:魏兄,蓝老头今天捡钱了吗?

魏婴:不知道,别罚我抄家规就成。




不过马上,他就要笑不出来了。




数月之后,蓝湛心口的红色丝线不仅越来越红,而且有向后延伸之势。




后面一水儿男娃娃,蓝启仁慌了。。。




咳咳,其实他慌早了。




因为过了一月后,那根红色丝线,在勾魏无羡的头发。




那根红色丝线应该是刚刚长到能爬到魏无羡桌子上的长度,怯怯的勾着魏无羡的头发,虽然魏无羡看不见,但是他一转头,那红色丝线就立马缩了回去。




本来,蓝忘机就是蓝氏双璧之一,无论是人品修养还是武功修为,在世家子弟里也是不遑多让的。蓝启仁也是对自己的得意门生十分满意。




所以蓝启仁一边心痛一边心里嘀咕:忘机这孩子,看上谁不好,怎么就看上那不学无术的魏婴了呢?




更让蓝老头头疼的还在后边。




其实若是两情相悦,蓝氏子弟心口的红色丝线会从心仪之人心口牵出来一条一样的丝线,蓝氏长辈看到两情相悦,无论对方家世何,修为何如,长辈也不好说什么。




但是魏婴这小子,都快把蓝湛心口的红线累死了,楞是拽不出一丢丢红色的线头出来。




而且,蓝湛那孩子又是个闷葫芦,脸上也看不出来什么。每次见面,蓝湛的红色丝线都快把魏婴里三圈外三圈缠起来了,蓝湛就只有一副表情,回答也只有:“嗯。”




蓝启仁真的又急又气,魏无羡这小子修邪魔外道也就算了,怎么还这么不识抬举?




再看看忘机那孩子无论问什么,

就俩字:“没有。”




蓝启仁:当我没问




后来不夜天城那战,忘机对魏无羡的心思,家里长辈也都知道了七七八八。魏无羡身受反噬殒命,忘机也受伤颇重,且受了三十多戒鞭。但是蓝启仁太清楚忘机那孩子的性子了,总是担心他放不下。




果然,自从魏婴走了之后,那红色丝线就没有探出过头了。




后来,听家里小辈说起忘机待那个莫玄羽与众不同,蓝老头真的是高兴的,虽然听说那个莫玄羽貌似还是有些傻,但是忘机肯走出来总是好事情。




后来被金光瑶设计到乱葬岗,得知“莫玄羽”就是魏婴,蓝老先生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后来看到魏婴那小子心口上被忘机的红色丝线好不容易勾出来的一样的红色丝线,蓝老先生终是认了。




自家白菜眼光如此,他又能怎样呢?









评论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