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如何听到含光君叫魏前辈一声“阿羡”(一发完 糖)

贾郢:

来自每天吃狗粮吃到撑的蓝家小辈们
回答:洗洗睡吧。
•记一次带孩子游山玩水的小故事
•撞梗预警
•无脑发糖,傻白甜
•地理白痴,bug多
•人物归墨香,ooc我的
————



一.


“魏前辈,平日里含光君都是怎么称呼你的啊?”


说来也奇怪,蓝家这群小辈,对蓝忘机向来是毕恭毕敬,不敢稍有逾越。而一到魏无羡这儿,对二人的八卦可是好奇得紧,嘴上也是全无顾忌。


“能怎么称呼,就叫名字呗。”


少年们霎时失望声一片。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魏无羡奇道,“你们想让他怎么叫?”


有人嘀咕,“不应该更特别,更亲密些吗……”


“你们觉得你们含光君会腻腻歪歪的叫人吗?”魏无羡眨眨眼,“况且……思追儿,来来来,你告诉他们。”


被点名的蓝思追一脸茫然。


“你们怎么称呼我?”
“叫魏前辈。”
“江澄金凌怎么叫我?”
“这……”蓝思追有些不自然,“呼字。”
“泽芜君他们怎么称呼我?”
“魏公子。”
“温宁怎么称呼我?”
“公子。”
“外人又怎么叫我?”
“……夷陵老祖之类?”
魏无羡满意地点头,在少年们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宣布。


“所以,你们家含光君叫我魏婴,有什么不可以吗?”


少年们恍然大悟。


魏无羡一个得意的笑还没有保持住,就被不知谁一句小声的话语给硬生生弄僵了:
“可是……先生不也叫你‘魏婴’吗?”


二.


往常回蓝家时,蓝忘机忙于本家事务,极少带着门生子弟去夜猎,往往都是魏无羡一个人带着一群人。


这次蜀中有异乱,路途遥远,地形崎岖,蓝忘机略有不放心,便说一同前去。


对此魏无羡虽是嘴上说着,“含光君你可别看不起我啊,本老祖即便换了个壳子还不是上刀山下火海无所畏惧,何况带几个孩子出去玩儿!”但实际上是相当乐意的。


倒是这群小少年们有喜有忧了。


喜的呢,以往魏无羡带他们,往往打着“锻炼身心”的名义,打怪什么都让他们自己动手,常常精疲力尽。而蓝忘机跟着,时不时出手相助,省了好大的劲儿。


忧的呢,魏无羡生性放荡不羁,又没有什么规矩约束,常带着他们四处游玩,喝酒吃肉,一玩一个通宵。而蓝忘机在场,这些通通都没得想了。


但这完全阻止不了一群年轻人八卦的心。一趁两前辈不在,就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


“哎!你们说含光君在,魏前辈跟换了个人似的!”


“就是就是,魏前辈成天粘着含光君不说,还动不动就是,‘累了’‘走不动路啦’,他带我们时明明活蹦乱跳,走十里路不带喘的。”


“还有还有,魏前辈不能御剑,含光君带着他,不是背着就是抱着,他还不安分地动来动去,看得我心惊胆战……”


“你们不懂……”一位小少年故意压着着嗓子道,“那叫做情趣。”


“咳咳,”最老实的蓝思追是最先听不下去的,“蓝氏家训,不可背后语人是非,大家注意一点。”


“我们这可是在正经讨论!”“就是就是!”
“思追兄,你跟两位前辈走的近,你知道的肯定比我们清楚!”


“我……我没有。”蓝思追红着脸否认。


“你跟我们说说呗!含光君和魏前辈平时是怎么相处的啊?”


“就……就你们看到的那样啊。”


“魏前辈怎么称呼含光君的?”


“也是直接叫名字吧?”蓝思追小声道,“偶尔还有更亲密的称呼……”


“什么什么!”众少年兴奋。


“咳咳。”偶然路过并且听到他们讨论的魏无羡打断他们,“你们这群臭小孩,成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少年们吓了一跳,见是魏无羡,也不害怕,嘴上还抱怨,“魏前辈走路都没声音吗?”“还以为是含光君呢……”


“怎么?是我就没事啦?”魏无羡头一扬,假装生气,“信不信我替含光君教训你们啊?”


“魏前辈,含光君呢?没跟你一起吗?”蓝思追问道。


“蓝湛他找客栈去了!这荒郊野外,找个住的地方都那么难。”魏无羡道,“你们可得感谢含光君,要不是他在,你们准得幕天席地了!”


“你还好意思说!”蓝景仪指责他,“每次都把我们往荒山树林里带,结果走不出去才只能睡石头!”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魏无羡强行转了话题,“来说说你们这几天的收获吧!”


“我们说之前前辈你应该先说说吧。”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
“说你和含光君啊!”一少年凑到他耳边,“魏前辈,你有什么‘亲密称呼’拿来叫含光君啊?”


“想知道啊?”魏无羡眯着眼神秘兮兮地说,对那位少年勾了勾手指。“来,我告诉你。”


“什么……哎痛痛痛!”
魏无羡揪着他的耳朵,“还敢不敢调侃你魏前辈啦?”


“不敢不敢……”


三.


“蓝湛啊。”


“嗯?”


“蓝湛!”


“何事?”


“你叫声哥哥我听听呗。”
魏无羡往蓝忘机腿上一躺,抬起手摸摸他的下巴。


蓝忘机眉毛微蹙,魏无羡知道他又要发作,抢着道,“好好好我无聊!不叫就不叫,你不叫我来叫。哥哥,二哥哥,蓝二哥哥——”


“魏婴。”


“咋啦?”


“你……发生了什么事吗?”


“嗯嗯?没事啊没事啊!”看着对方一本正经的脸,魏无羡又按捺不住作恶的心,他支起身子,脸贴上蓝忘机的,在他耳边轻语,“那叫声‘夫君’听听,我们都三拜过了……”


果然还是有事的。


四.


来时一行人要么御剑而上,要么徒步而行,这么走走停停,耽搁了近一月。待解决完蜀中异乱,少年们大都是灵力枯竭,疲惫不堪。


蓝忘机提议就此停留,歇息几日,养精蓄锐。魏无羡却道:“穿过蜀地,到巴东一带,那儿江水湍急,顺流而下,经过夷陵至江夏,不比御剑慢。”


少年玩性大,听他这么一说,纷纷跃跃欲试。


盛夏时节,江水猛涨,船夫不敢开船。而修仙之人又不惧翻船,他们便租了几条船,打算自己划。


伏旱期间大江沿岸皆是闷热难耐,唯有到了水上,船破浪而行,水花四溅,洒了一身,才感觉到阵阵凉意。


魏无羡撸起袖子卷着裤腿,熟练地往船头一坐,两条腿搭下去,脚尖点着江水,好不惬意。看得几个小少年羡慕不已,但碍着礼仪家规又不敢放纵。


蓝忘机端着水拿着方巾出来,一手给魏无羡递过水,一手将他脸上身上的水迹擦去。


“你身子虚弱,不宜着凉。”
魏无羡愣了一会儿才想起这说的是他这具灵力低微的身子,满不在意地摆摆手,“这身子就是太娇贵!得多锻炼锻炼!”


蓝忘机没有多说,只道,“玩够了,进来换身干衣服。”


蓝忘机一离开,少年们又都围过来,“魏前辈魏前辈!你以前也经常这样坐船玩水吗?”


“那是!云梦多的是江河水塘,夏日炎热,我们就成天往水上跑。捉鱼游泳打莲蓬,这事都没少做过!你们蓝家管的太严了,各个连怎么玩都不会,这可不行!”


大家又露出向往的神情,魏无羡道,“过了山地,到江夏地带,那儿水塘多,我带你们去摘莲蓬。”


“太好了!”“魏前辈万岁!”
有人迟疑,“含光君那……怎么办?”


“嘿!可别说,”魏无羡扬眉,“当年我邀请你们含光君来云梦玩水他不来,事实上想的不得了,你们以为他不想摘莲蓬吗?”


到了峡谷地带,魏无羡把大家都叫出来,“这段水流落差可大了!来来来,思追,景仪,你们掌舵去,其他人扶好咯!”


虽有灵力护着船身,船东撞西碰,晃荡不已。魏无羡在的那条船打头阵,率先飞流而下。几个小少年已经受不住,晕头转向,好不狼狈。


魏无羡扒着栏杆,幸灾乐祸地欣赏他们慌乱的模样。


一会儿却瞧见蓝忘机站在一旁,稳如泰山,丝毫不乱,便笑嘻嘻凑过去,往蓝忘机背上一扑,道,“含光君,站这么稳,也扶扶我呗。”


蓝忘机握住他伸到面前的手,道,“好。”


没一会,魏无羡又叫嚷,“蓝湛啊,我站累了,想坐下。”


“……”蓝忘机看着一直歪在他身上的某人,默默屈身盘腿端坐下来,又把魏无羡拉到自己腿上。


魏无羡毫不客气地窝进他怀里,背贴着蓝忘机的胸膛,嘴里还念叨,“蓝湛你往后仰着点,我好靠着……对对就这样!”


找好舒适的位置,他还不忘怼几句孩子,“看我们做什么?羡慕啊?羡慕你们也去找一个呀!”


五.


“魏前辈!你就告诉我们呗!”


“你们就对这这么执着吗?”魏无羡无奈了,“平时压抑得太狠了吧!”


“对啊!含光君到底怎么叫您啊,”后面的小少年挤眉弄眼,疯狂暗示,“阿婴?羡羡?无羡?……”


“你们这么想知道,要不自己去问含光君?”魏无羡一抬头,恰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福至心灵,“哎呀含光君!你来的正好!你们家小朋友有话想问你呢!……哎人呢?”


大家一哄而散。


“这真是岂有此理……”魏无羡气笑了。


“怎么了?”


“无事无事,”魏无羡揽过他,并肩坐下,“到夷陵还有多久?”


“半日之内。”


“那好!”一挨着蓝忘机,魏无羡又克制不住地动手动脚,一会儿摸摸脸颊,一会儿碰碰腰侧,“我们商量着去摘莲蓬,你知道这边哪有荷塘吗?”


蓝忘机象征性地推了推他,没推动,也就由着他乱摸,“夷陵多山,先赶路。”知道魏无羡没认真听他说,但还是继续道,“江夏水流渐平,支流众多,荷塘易寻。”


“江夏离云梦近,我熟。”魏无羡随口应着,手上却撩开蓝忘机的外衣,伏上他胸口,抬头亲亲他颔处。


蓝忘机呼吸一窒。


“魏婴。”


“嗯?”


“……”他似乎犹豫挣扎了一下,欲言又止,最后干巴巴又唤了一声,“魏婴。”


“我在呢。”


到了江夏,船离了干道,弯进小城。魏无羡迫不及待地拉着孩子们下水打闹,偶尔窜进市区,买些小食拿着吃。


来去这一路漫漫,愣是拖到了末伏天气,这儿刚下了场大雨,气温略微转凉,微风徐徐。


水流的缓了,他们换了小船,找来船桨,慢慢划。


刚刚雨过天晴,荷塘的主人大都忙着采莲,大家给了钱,就跟着划进去摘。


采莲的姑娘们倒很是热情,“好俊的一帮小伙子,从哪来的呀?”


魏无羡抢着答,“姐姐,咱们从姑苏来!”


“从姑苏过来摘莲蓬?”


“早听闻这儿的莲子特别新鲜好吃,特地来尝一尝呢!”魏无羡嘴甜起来就开始胡说八道,“今儿一瞧,不光莲蓬好,姑娘更是美!”


姑娘们也不害羞,笑作一团。


“来来,这里莲蓬大,采这儿的!”


“谢谢姐姐们!”魏无羡转头对少年们道,“你们快去把买的点心拿来分给她们……”


大家手忙脚乱地拿出一些吃的,却又各个红着脸不好意思送,看得魏无羡直摇头。


“直接丢过去不就行了!姐姐们,接着诶!”他抓过一个少年的手,往前一抛。姑娘接了礼物,又笑嘻嘻地道谢。


小少年脸更红了,头都要埋到胸口。“不,不用谢……”


事后蓝景仪问魏无羡,“前辈,你跟姑娘说话怎么这么熟练?”


“这个简单,多练几遍就好了……”


摘了一堆莲蓬出来,大家边吃着莲蓬休息,边慢慢赶行程。


魏无羡坐蓝忘机旁边,手上剥莲子剥的飞快,蓝忘机在一旁,时不时递上几只剥好的。


“蓝湛蓝湛,你别老给我剥呀,你自己也尝尝,特别好吃!”


“嗯。”蓝忘机应了声,又剥了一颗喂他嘴里。


魏无羡转转眼珠,狡黠一笑,接了莲子,又咬住那白玉似的指尖。


“……”


看着蓝忘机眼色变深,他还不怕死地舔了一下,这才松开。


吃完莲子,又兴冲冲地向蓝忘机讨吻,谁知快要碰上时,蓝忘机往后一挪,微微避开。


“‘人更美’?”
“……”魏无羡眨眨眼,“没你美。”
“‘多练几遍就熟练了’?”


魏无羡打滚撒泼:“二哥哥我错了嘛!我再也不瞎说了!”


六.


船上摇摇晃晃,蓝忘机把一不小心又滚下去的魏无羡抱到自己身上搂紧。


魏无羡迷迷糊糊地伸手抱他。


“蓝湛啊。”
“嗯。”
“蓝二哥哥。”
“……嗯。”
“阿湛!”


蓝忘机轻叹一声,抚着魏无羡的背,对上某人幽幽的目光。


他深吸口气,认命一般,在魏无羡耳边用微乎其微的声音唤,
“阿羡。”


音量虽小,和着夜晚的风声水声,显得格外低沉温柔。魏无羡脑子一下子炸了,猛地坐起,撑在蓝忘机身上。


“蓝湛……你刚刚叫了什么?我没听见,你再叫一遍!”


蓝忘机却抿紧了嘴,偏过头,一副誓死不从的样子。


月光照见他泛红的耳尖,加上隐忍的神情和微颤的睫毛,魏无羡深觉美色误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便扑了上去,想狠狠蹂躏一番。


……


当晚,他也切身体会了一把一时色令智昏种下的恶果。


—完—

评论

热度(2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