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

【忘羡】《远山客》

三更尽:

《远山客》


1w前世老祖带娃流水账,主题是请含光君吃饭。强行扣上端午节。
人物属于秀秀,ooc是我的❤
欧欧洗爆表,直上云霄九万里() 


——————




魏无羡正在逗温苑玩,有一下没一下地戳弄着其软软的带着婴儿肥的脸蛋,惹得小温苑嘴巴一扁,眼泪汪汪,但又逃不开魏无羡的魔爪,只能委屈巴巴地反抗两下表示不满,看上去可怜极了。


魏无羡见了,又捏了两把。在小温苑哭出声来前,魏无羡赶紧收了手,正待拿过一旁的馒头堵住小温苑的嘴。


小祖宗可千万别哭!不然……


一只手从上方夺过魏无羡手中的馒头,捏压出五个指坑。


魏无羡僵硬地抬起头,对视上一双散发丝丝危险的眸子。


求饶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人狠狠赏了个爆栗。


温情走近揉了揉温苑的小脸蛋,冷哼了一声。


魏无羡:“真巧啊……哈……哈”


温情微微一笑:“不巧,我在找你。”


美人含笑,着实令人赏心悦目,可深知温情暴躁脾气的魏无羡却毫无心思欣赏,只觉背后发寒,头皮发麻。


反常即妖!


下一秒,魏无羡就被踹去山下采购端午所需的食材,附赠一只小跟班。








魏无羡将温苑背在背篓里,嘀咕着岂有此理。好歹他也是民间传闻里杀人如麻,吓哭小孩,凶神恶煞的夷陵老祖吧?竟然被踹下山去采购食材?这一点都不夷陵老祖!


魏无羡憋屈地扯尽手中的花,暗里警惕着四周的风吹草动。乱葬岗总归是邪灵聚集之地,阴气甚重,邪灵喜食活物,最喜幼嫩孩童。


一般魏无羡都会在温苑衣后贴上符纸,在屋院四周布阵,阻挡邪物入侵。但总归是待在他身边才是最安全的,自此魏无羡就多了一个小跟班,腿短短的,跑不快,需要人抱。


难得下山一次,对于小孩子来说,爱玩是天性,可乱葬岗上的确没什么好玩的。


乌群遍地,邪灵肆行。


小温苑倒是乖巧,自己找乐子,从不哭闹,尤其喜欢前阵子买回来的草织蝴蝶,一个人也能玩一整天。


草蝴蝶已经很旧了,也没来得及换新的,要是没记错,这只还是蓝忘机买的。


魏无羡听见背后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小温苑已经睡着了,嘴角还挂着甜甜的笑,像是做了什么好梦。


乱葬岗是荒芜之地,寸草不生,毫无生机,偏生又惹上几分人气,混着阴寒的鬼气,滑稽可笑。


魏无羡自嘲自己真是混蛋,想保护的在担惊受怕,有家的已经不能再回,坚守的被唾弃得一文不值,一腔孤勇被当做是白日笑话。就连让温苑跟正常孩子一样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他也无能无力……!


他错了吗?他错了吗!这样的保护是好的吗?苟延残喘着,在最阴暗的角落,将命数着过。


温情说不怪他,他已经做得很好了,是温家...…罪有应得。


江澄骂他逞什么狗屁英雄,温狗死活与他何干?


做得到吗?


看无辜之人仅因姓氏而被判处死刑,仙门各家的嘴脸他已经看倦,披着虚伪的笑行着那所谓的大义。


可……他做不到……!


拼着一口气也要保住心中最后的坚守,听上去很傻,做起来也足够傻。


落暮的英雄总需有人来当,哪怕是世人口中嘲笑的傻瓜。


魏无羡面无表情地轰爆一只正欲偷袭的邪灵,继续往山下走去。温苑身后贴了静音咒,倒不担心会被吵醒。


孤身一人又如何?他偏要一条独木桥走到黑!即便受万人唾弃也绝不退让!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邪灵没有灵智,贪婪地觊觎着孩童幼嫩的血肉,同伴的惨死并不能让它们停止噬咬,反而被刺激出血性,接二连三地咆哮着蜂拥而上。


“难听死了。”魏无羡甩出一串符咒将眼前拦路的邪灵轰成一滩黏稠的水,语气森然。


杀之不尽,越肆横行。


情况颇为棘手,邪灵太过暴动,魏无羡正欲催动陈情,却不料变故突生!


一阵肃杀琴音随风而至,四周虎视眈眈的邪灵顷刻破碎,惨叫着化为灰烬。


魏无羡抬头望前方望去,好巧不巧正是蓝忘机,发动的是弦杀术。


倒是太过小题大做了,区区几只邪灵罢了。蓝忘机面色微怒,魏无羡瞧着不明就里,不像是救人倒像是要上山砸场子的。


魏无羡三步并作两步,迅速奔向蓝忘机,反手解决掉几只正欲逃窜的邪灵,与蓝忘机并肩而立。


余下邪灵对横插一脚的白衣仙者极为忌惮,吞吐着腥气,咆哮着不甘心地隐遁而去。


乱葬岗再次尘归于死寂。


魏无羡微微展平衣褶,再次确认温苑平安无事后,转头对蓝忘机拱手:“多谢含光君出手相助。”


蓝忘机微颔首,接过魏无羡递来的手帕揩净手中的根本不存在的血污,不动声色地将手帕收入内袖。


魏无羡并未注意,对蓝忘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颇为好奇:“蓝湛,你为何在这里?”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斟酌用词。


“你可千万别说是路过。”魏无羡瞧着蓝忘机的神色,表情怪异。


“路过。”蓝忘机在魏无羡一脸[你可别唬我]的表情下,淡定接道。


魏无羡罕见地默了,似乎怕他不信,蓝忘机又道:“夜猎,路过于此。”


……


自从他坐镇后倒是从未听说过到乱葬岗夜猎的仙门居士……居然还夜猎到半山腰了,再往前便是他家门口了……


魏无羡也不戳破,哈哈说了几声[好巧好巧]。


气氛有些冷场,魏无羡简单地跟蓝忘机闲扯了几句,就跟他告辞,转身下山。


蓝忘机默默跟在魏无羡身后,不说话。


魏无羡有所察觉,却未回头,继续走着,闲来无聊逗几只邪灵玩玩。


蓝忘机跟了一路,散发的寒气令四周的邪灵俯低咆哮着,不敢靠近。


魏无羡没了乐子,脚步一顿,转身道:“含光君跟着我干什么?夜猎这可不顺路。”


被戳破了心事,蓝忘机指尖不自觉地蜷缩,白着脸不说话。


“莫不是...…要猎我吧?”魏无羡突然笑了,眼尾开出了花。


本来也就随口一说,却不料蓝忘机的反应如此之大,竟是浑身一颤,紧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要猎夷陵老祖可不容易,含光君可是提前做好准备了?夷陵老祖可厉害了!悄悄透露一个小秘密,夷陵老祖爱喝酒,尤其是你们姑苏产的天子笑!用两坛天子笑贿赂贿赂,说不定就成功了呢?”魏无羡瞧着蓝忘机的反应有趣,忍不住开始胡言乱语。


瞧着蓝忘机的脸色越来越发白,魏无羡轻笑了两声:“你还真信哈哈。”


经这一茬,气氛缓和了几分,魏无羡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跟蓝忘机闲聊。多是魏无羡说话,蓝忘机静静聆听,偶尔答上几句。


他们已经很久没见了,上一次是几个月前来着?魏无羡记不清,也不想去记,但就算如此也没什么旧好叙,不过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蓝忘机却听得认真,专注地盯着他,虽不怎么说话,魏无羡却心情意外的好,唇角上翘,哼起了小曲。


一路无怨灵干扰,很快便到了山脚,魏无羡刚想跟蓝忘机就此别过,篓里的温苑渐渐转醒,伸了个懒腰,朦胧着眼打望四周。


“...…有钱…哥哥!”小温苑一觉醒来便看见了给他买过草织蝴蝶的蓝忘机。


“羡哥哥!阿苑想跟有钱哥哥玩!可以吗?”小温苑搂着魏无羡的脖颈撒娇。


魏无羡刚跨出去的步子生生止住,认命地叹了一口气,转向蓝忘机。


蓝忘机神色淡淡,看不出什么喜怒,但也并未拒绝,便是默认同意了。


“那也要看有钱哥哥愿不愿意跟阿苑玩呀?”魏无羡决定最后挣扎一下。


蓝忘机立即道:“愿意。”怕魏无羡没听清,末了又重复了一遍。


魏无羡想不通何时蓝忘机也爱跟小孩子一起玩了,但既然双方都有意,他也不可能再多说什么。


得到答复,温苑高兴地在魏无羡脸上吧唧两口。


四周空气陡然一冷,不待魏无羡回神,温苑就被蓝忘机从背篓里抱了出来。


魏无羡脸上的口水印还未擦干,就看到蓝忘机的动作,不由有些懵。


什么时候蓝湛这么喜欢小孩了?还带亲自抱的?


蓝忘机哪里是会抱孩子的人,僵硬的姿势,别扭的神色差点没让魏无羡笑出声。


魏无羡:“欸,自己下来走。别让你有钱哥哥累着了。”


温苑小鸡啄米地疯狂点头,蓝忘机抱着他实在不好受。


蓝忘机依言将人轻轻放下,温苑一挨地便像打了鸡血一般,迫不及待地想去玩。


魏无羡笑了一声:“蓝湛,你带着他去玩吧。我先要去买东西。”


蓝忘机与魏无羡约定好三刻后回这里汇合,一直注视着魏无羡渐渐消失在人群里,直到完全看不见人影,蓝忘机才回过神,牵着温苑四处漫逛。








“大爷,这糯米多少钱一斤啊?”


“八文钱?太贵了,便宜一点卖,我多买一点。”


“都是这个价?您可别说,就刚刚,我看的那边有五文的。”


“质量没您好?那米我看可比您的饱满。”


“三文五钱,就这个价,再多就不买了。”


魏无羡再次成功砍价,在大爷咬牙切齿的表情下真心实意地道了谢,满意地清点食材,摸了摸空瘪的钱袋,直叹世事不易。


魏无羡约摸时间已经过了两刻,正欲往回走,就被前方熙攘的人群吸引住了注意力。


“哎哟!痛死我了!痛死了!好多血!还有没有天理了?腰都快被撞断了!仙门居士撞人了啊!”地上躺了一个浑身血红的男人正撒泼哀嚎着。


蓝忘机冷冷盯着刚才在他面前直面倒下的男人,凛若冰霜。


人群开始交头接耳,对着蓝忘机指指点点。


听着四周嘀咕的闲言碎语,魏无羡眉心紧锁,脸色十分难看。


蓝忘机将温苑保护在身后,面色发冷,正欲开口,抬头望见挤在人群里的魏无羡,睫羽微垂,突然又不说话了。


见状魏无羡更是气得不行,真是岂有此理!骗人还骗到他头上来了?也就看准蓝忘机有钱,还好骗!


“哎!这位大哥,你没事吧?需不需要我扶你起来?”魏无羡费力从人群中挤出,眼里闪过一抹冷光。


“多谢这位小兄弟...哎哟!仙人就是了不起。”男子哎哟着叫唤。


魏无羡含糊地应对着,在扶过男子时,不动声色地将男子衣袖下的瓷瓶收入手中。


“羡哥哥....”温苑在蓝忘机背后怯怯唤。


蓝忘机没有说话,却是认真注视着魏无羡的一举一动。


魏无羡悄声对温苑做了一个手势。


“哎!这是什么?”魏无羡将瓷瓶举高,扬声道。


男子陡然一惊:“这!...没什么...就一瓶子...小兄弟快还我!”


魏无羡躲过男子欲夺的手,装作好奇地拨弄着瓶口的塞子。


“别开!”男子额角溢出密密麻麻的汗。


“啊....好。”魏无羡上一秒才刚笑着答应,下一秒就迅速将塞子一拔而起。


黄色的雾气沿着瓶口溢出,飘散在空气中,顷刻间变红,染红魏无羡一大片衣襟。


围观的人群开始沸腾起来,互相交头接耳,看向男子的目光陡然一变。


“大骗子!”一个梳着流云双髻的小姑娘忍不住大喊出声。


人群陆续开始愤怒起来,其中不断传来[快滚!][真不要脸!][呸!]的讨伐声。


男子脸色由白转红再到青,认栽地从地上迅速跃起,使劲推了魏无羡一把,转身就跑,嘴里骂骂咧咧。


魏无羡被推了一个趔趄,一只温凉有力的手扶住了他的腰身。魏无羡扭头便对上了那双好看的眼,此刻却酝酿着风暴,沉得发暗。


魏无羡一愣随即咧嘴一笑,挑眉望向蓝忘机,邀功般的得意。


人群也渐渐散去,街道上就只剩下他们三人。


腰上突然抽离的温热,让魏无羡心下一空。


魏无羡率先打破沉默:“蓝湛,不是我说你啊,你真好骗,这种小把戏也能把你骗到,你说今天要不是我,你都不知被讹得多惨了。含光君,离了我你可不行啊。”


蓝忘机:“嗯。”


嗯...嗯?嗯什么?魏无羡被蓝忘机的回答弄得一懵。


蓝忘机的脸色仍然不好看,不知是不是错觉,魏无羡竟然从蓝忘机脸上看到了内疚。


蓝忘机低声道:“抱歉。”像犯了错的乖巧认错的小孩。


魏无羡乐了,拍着蓝忘机肩膀道:“哎!这有什么好道歉的?第一次嘛,以后见多了就好了。”


蓝忘机将目光移到魏无羡的手上。魏无羡顿觉不妥,忙收回了手,一时顺手倒忘记蓝忘机不喜与人接触了。


“......你的衣服。”蓝忘机盯着魏无羡胸前的血红,眉头一皱。


“啊?没事没事!回去洗洗就好了。”魏无羡低头瞧了一眼,毫不在意。


“走。”蓝忘机拉过魏无羡,就往街巷里走。


魏无羡一脸懵逼地任蓝忘机拉着走,一时间难以反应。


温苑赶紧牵住魏无羡,对刚才的事一脸好奇。


魏无羡边跟蓝忘机走着边向他解释原理。要说真不是什么高级的把戏,不过是利用水煮后的姜黄水,与空气接触迅速变红罢了,骗骗蓝忘机这样的小古板还行,却是完全难不倒魏无羡的。












店家极为热络:“仙君,您又来啦?”


“这就是那位公子吧?来,来,我瞧瞧。”店家望着魏无羡笑意吟吟。


魏无羡心下微疑,用目光询问蓝忘机,蓝忘机微撇过头,才道了一句[衣服脏了。]


所以就要换?魏无羡有些哭笑不得,敢情是弄脏他衣服不好意思要赔他?不过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这件衣裳可是难得,衣料是上乘的蚕丝,勾边是江南独有的绣法。暗纹的绣色是一等一的棒!最关键啊,这是——”店家看着蓝忘机的唇形立即会意,噤了声。


魏无羡不解:“关键是什么?”


店家连忙改口:“没什么没什么!最关键是公子您生得俊朗,穿什么都好看!”


魏无羡也不疑有他,翻看着衣裳,暗暗称奇。做法、布料、暗纹以及尺寸都甚合他心意,倒是像特意为他准备的一般。


魏无羡爱不释手地摸了又摸,很是喜欢,腾地想起什么来,又放下了。


蓝忘机:“不喜欢?”


魏无羡摇摇头,指尖碰触到衣袍上缝补的补丁,道:“不用这么麻烦。”


蓝忘机将一切看在眼里,神色微动。


店家是个精明人,这一来二去间自然看懂了其中暗意。


“哎!这位公子!我看这身衣服除了您便没人能穿得出了!我就忍痛割爱,低价卖给公子好了。”


“二两银子,就二两。”店家竖起两根手指比划。


魏无羡不敢相信这般价位的衣服竟如此便宜,一时愣住了没说话。


“好。”蓝忘机上前付了钱,推过魏无羡去换。










镜中之人,黑衣加身,暗纹隐现,掠过流光。黑发微散,衬得红带飞扬。眼尾微翘,唇边一抹轻笑,神色间的清狂可以令众生颠倒。哪怕是蓝忘机也呼吸一滞。


“好看吗...?”魏无羡有些微微不习惯,他已经很久没穿过这种面料的衣服了。


不待蓝忘机说话,温苑先扑了上去。


“羡哥哥!好看!好看!”温苑抱着魏无羡的腿露出两颗小虎牙。


魏无羡笑着轻弹了一下他的脑门,道:“嘴真甜。”


“明明说的是实话嘛!”温苑吐了吐舌头,躲到蓝忘机背后。


“嗯。”蓝忘机嗯了第二次。


“蓝湛,多谢了。”魏无羡也不好再推辞。


不知是不是错觉,魏无羡发现蓝忘机面色柔和了几分,隐约还带着几分笑意。


真是奇也怪哉。










“羡哥哥...”温苑拉拉魏无羡的袖子,盯着路旁的卖糖葫芦的小贩不肯再往前走。


“想要?”魏无羡拿了一串道。


“想要。”温苑点头。


魏无羡将手里最后的钱用完,取了一串递给温苑,另一串递给了蓝忘机。


“尝尝?很甜的。”魏无羡眸里含光。


蓝忘机略微迟疑地接过,在魏无羡期待的目光下咬了一小口。


表层的脆糖入口即化,混着山楂的酸甜,甜不腻口,酸酸甜甜的,惊乱心湖。


“好吃吧?”魏无羡没放过蓝忘机一丝一毫的表情。


蓝忘机眸光微闪:“...有些酸意。”


“怎么可能?这家是最甜的啊。”魏无羡半信半疑。


温苑在一旁享受地舔着糖皮,晃着小脑袋没有说话。


魏无羡接过咬了一口,酸甜可口,拿捏得恰到好处,毫无酸涩之感。


“不酸啊.....”魏无羡吃着糖葫芦一脸纳闷,还是说蓝忘机的口味极其爱甜?


蓝忘机也不把糖葫芦拿回来,目不斜视走在前方,余光却全在魏无羡嘴边。


魏无羡咬糖葫芦时,眼里有光。


温苑望见这一幕,晃了晃头,咽下了最后一口糖葫芦,砸吧着嘴,安静地跟在身后。










“蓝湛,那个...吃个饭再走吧?”


魏无羡停下脚步,实在过意不去,转身欲从蓝忘机手里接过大包小包的袋子。


蓝忘机袖间的手指微动:“...…好。”


魏无羡舒了一口气,推开了大门。








“公子,回...来了啊。”温宁第一个发现魏无羡回来,在看到蓝忘机后声音猛地一顿。


“嗯。把东西给温情,顺便跟四叔说一声,含光君今日要在这里吃饭,多煮一些。”魏无羡从蓝忘机手里接过袋子,递给温宁。


“好...好的。”温宁在蓝忘机面前结结巴巴。


“你紧张什么?含光君今日来做客的,不打架。”魏无羡被逗笑了,用手肘碰了一下蓝忘机,道:“是吧?”


“是。”蓝忘机见了温宁眉头就没舒展过。


温宁很识时务地接过袋子消失了。


魏无羡笑了:“含光君,这么严肃干甚?”


蓝忘机:“没有。”


魏无羡忍笑忍得辛苦,又不想拂了蓝忘机的面直接放声大笑,神色颇为怪异。


蓝忘机皱眉:“很好笑吗?”


“不好笑不好笑,一点也不好笑。”魏无羡赶紧摆手,面上一脸严肃。


蓝湛怎么这么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啊?”


温情斜倚在门框上,双手横胸。


魏无羡赔笑:“这不耽误了些时间嘛。”


温情与蓝忘机打了声招呼,抱住飞奔过去的温苑,也不多废话,只道:“快来厨房帮忙。”


魏无羡应下,把蓝忘机为温苑买的东西放置好,让他好好陪客人,转身去了厨房。








室内便只剩下了蓝忘机和温苑。蓝忘机不会逗小孩子玩,好在温苑也不是粘人的小孩子,自娱自乐也颇为自在。


“湛哥哥...”小温苑对蓝忘机怯怯唤道,“羡哥哥让我好好陪你,需要去外面转转吗?”


蓝忘机微微摇头,轻声道[不必]。


“是羡哥哥教我的。”温苑瞧见蓝忘机眼底的微诧,甜甜一笑,拿过小树枝在地上比划起来。


三点一横两竖……


.一笔一划都透着认真,俨然是已经练过很多遍。


“羡哥哥说,湛哥哥是世间君子,正道楷模,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呢。”温苑将最后一笔落下,眉眼弯弯。


俨然是一个[湛]字,稚气未脱却胜在认真。


蓝忘机怔住了,眼前浮现出魏无羡蹲在角落里,一笔一划教着温苑写字的画面。每一句都是关于他,关于他们的时光,朗朗少年,眉目入星。


蓝忘机不知魏无羡会不会怀念以前的时光,时间总是残忍地往前走,一刻也不肯停留,在少年的心上刻满沧桑。


没有所谓的对与不对,好与不好,悔与不悔,认定的东西不能放,决心要走的路也绝对不会退让。


蓝忘机如此,魏无羡也如此。


傻得无可救药。










“魏无羡!你炸厨房呢啊你?!出去出去!”温情从厨房爆发出一声咆哮。


紧接着魏无羡就被轰了出来,摸着鼻子悻悻地往回走。


魏无羡推开门,换上一副笑脸:“蓝湛!是不是很无聊。”


蓝忘机摇了摇头。魏无羡看着温苑手里的草蝴蝶,瞬间明白蓝忘机不会跟小孩子打交道,不知道怎么玩。啧啧啧,倒也是在常理之中。


“含光君,不会逗小孩子啊。以后与别的仙子成亲后有了孩子可怎么办?”魏无羡捏着温苑的脸假装叹气。


温苑从魏无羡的魔爪下逃出来,撅着小嘴泫然欲泣:“羡哥哥,坏坏!”


魏无羡哈哈一笑,使坏地将人抱回左右开弓。


蓝忘机突然道:“不好。”


“欸!没事,有什么不好的,手感可好了,长大了可就没得捏了。”魏无羡下手知道轻重,顶多把脸蛋捏红,却是不痛的。


“……这个也不好。”蓝忘机楞了一瞬,即道。


还有什么不好的?蓝忘机第一次说的难道不就是这件事?在魏无羡探究的目光下,蓝忘机撇过头,不肯再开口了。


魏无羡也不再多问,认真逗温苑玩。幼稚地拿着草蝴蝶在温苑面前挥来挥去,草蝴蝶在他手中像活了般,灵动地煽动翅膀,惹得温苑咯咯笑,闹着要去抓。魏无羡手一收一扬,蝴蝶飞远了,小温苑够不到,上下直蹦。


魏无羡将蝴蝶落低,在温苑马上够着之际又恶趣味地猛地一下升高,反复数次,乐此不疲。温苑气得不理他,转过身生闷气,魏无羡也就不逗他了,将蝴蝶塞进他怀里,将人抱在怀中举高高,温苑立马就笑了,不记仇得很。


笑意从魏无羡唇边扩大,整个人都柔和下来,一大一小暖融融的身影与乱葬岗阴冷的灰败格格不入,却是让蓝忘机看入了神。


魏婴……已经很久没笑得这般开心了。像一个小孩子露出两瓣牙,眉眼弯弯,眸里含光。


自打归来后,魏无羡也是笑的,只是笑不达底。蓝忘机不喜欢他这样笑,冷冷的,带着对世家的嘲弄。


魏婴,不该是这样的,他应该活在阳光下。可是魏婴……不想听他的。


蓝忘机唇边的笑意扬到一半突然止住了,像是流星,一闪而逝,幻灭在半空里。


蓝忘机的思绪越飘越远,四周的声与影开始模糊不清,隔离而去。


魏婴与温苑笼罩在柔光里听不见声音,屋外温家其他人的交谈声、吆喝声、昆虫的振翅声……蒙上雾气,忽远忽近,听不真切。


蓝忘机突然从心底深处生出一股悲凉,魏婴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他。


“蓝湛!想什么呢?诺,蝴蝶给你。”魏无羡将草蝴蝶塞在蓝忘机手中,轻笑道,“别一脸深仇大恨嘛,可不能让人认为我们乱葬岗招待不周呀。来,笑一个。”


“欸!我倒是忘了,你不会笑了。算了,算了。”


蓝忘机被魏无羡拉回了神,四周的声音又涌了回来,雾气散去,屏壁陡然支离瓦解,眼前是魏无羡放大的脸,带着微微的懊恼。


“……”蓝忘机捏了捏手中的草蝴蝶,垂着眸子不言。


“你来试试。”魏无羡拍了拍温苑的腰,示意他上前去。


蓝忘机回想了一下魏无羡的动作,手里的蝴蝶便也活了,灵动地挥舞着翅膀。


如此孩子气的动作配上一脸严肃的表情,让魏无羡莫名觉得有点可爱,低笑了一声。


蓝忘机与魏无羡不同,不会恶趣味地去逗温苑,温苑一伸手,蓝忘机就给他了,但是蝴蝶在温苑手里不如蓝忘机飞得好看,温苑又将蝴蝶还给蓝忘机,嚷着要湛哥哥挥。


蓝忘机依言拿了回来,认真挥动,惹得温苑咯咯直笑。


蓝忘机,从来都是一个有耐心的人。


魏无羡一直都知道,只怪年少的自己嘴上从来闲不住,将蓝忘机的耐性消磨殆尽,每次一见他就如临大敌。对此他还深感得意。


蓝湛,他很好。


时间仿佛都在此刻停止流逝,岁月的温柔凝在蓝忘机脸上,渡上一层光,柔和了眼眉,倾醉了眼前人。


真好啊……魏无羡轻轻一笑,笑着笑着闪出泪花,悄声推开门闪身出去。


蓝忘机有所察觉地抬起头,嘴唇微动,继而低下头继续逗温苑玩。


为什么要让他知道……为什么要动摇他好不容易筑起的心防……!为什么……啊!


魏无羡沿着门滑下,将手覆在眼上向上插入发梢,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呜声。


他能够回头吗?他还可以吗?


太晚了……太晚了啊……蓝湛……


魏无羡扬起头往远处望去,成群的秃鹫盘旋在那里,戾叫着争相夺食。


这就是乱葬岗。


……他的家。


他将为此决战到底。


魏无羡呼出一口气,整理好心情,深吸一口气,推门而进。


“蓝湛!我们一起去包粽子吧。”魏无羡看了一眼温苑,笑道:“阿苑也去。”










南方的叶粽不同于北方,偏咸,多为锥形,所用的是箸叶与箬叶。


温情已经把所需的配料准备妥当。鲜肉、火腿、蛋黄、腊肉丁以及照顾喜甜的人特意准备的红豆沙。


魏无羡搬了一张长木桌到院内,半途被蓝忘机接手了,蓝忘机力气大顺便将木凳一齐搬出。魏无羡只好转身去厨房帮温情摆弄碗具。


温情挑眉看了他一眼,将浸泡好的糯米递给他,随口道:“新衣服?”


魏无羡点点头,正待解释没有贪污公款。不过,以他全部的家当估计也买不起这件衣服。


显然,温情也并不打算问是谁买的,只将余光瞥向门外,道:“挺好看的。”


魏无羡摸了摸鼻子,难得不好意思,好吧,连温情也知道他买不起。他也有钱!……过的。


将两片粽叶背面相互重叠后,将叶子尾部的尖端摘去,再将尾部向内卷上,收拢粽叶握成漏斗状,确保不会漏米后用一层糯米铺底,再加入所备的配料,再放入糯米铺平,层层交错,最后与口持平,将上叶盖过收紧,用棉线缠绕粽身4–5圈,系上活扣即可。


魏无羡以前在江家是做过的,此刻做起来也是轻车熟路,只是加的配料不敢恭维,连没有表情功能的温宁也有些面部抽搐。


蓝忘机没有做过这个,不过学得很快,认真观摩一阵后便将粽子包得有棱有角,模样乖巧。


温苑太小,温情不让他做,小家伙只好四处窜,兴致依旧高涨。


粽子很快就包好了。温情将其装进兜,端去厨房煮。蓝忘机正待收拾桌子,魏无羡连忙拉住他,让温宁将桌凳搬走。蓝忘机做的已经很多了,再这般下去,到底还谁主谁客了?


魏无羡趁煮粽子的功夫,与蓝忘机又闲聊几句,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话,但是气氛莫名融洽。


魏无羡喜欢咸粽子,而蓝忘机口味清淡比较中意甜粽或白粽。魏无羡将煮好的粽子分好类,招呼大家一起坐下来过节。


围坐了满满当当一桌子,大伙互相分食着,很是热闹。魏无羡眯起眼享受着这种氛围,没有邪灵,没有担惊受怕,也没有孤寂。有的只有他想守护的人,整整齐齐的,每一个脸上都带笑。


“蓝湛,尝尝独家魏氏叶粽?”魏无羡熟练地剥开一只粽,放进蓝忘机碗里,道。


蓝忘机伸手用木筷夹下一块放入口中,认真咀嚼,神色自若。


魏无羡:“好吃吗?”


“……嗯。”蓝忘机嗯了第三次。


“我就说好吃吧。喜欢就多吃点,不要客气!”魏无羡很是高兴,伸手正准备给温苑也剥一个,被温情瞪了回去。


蓝忘机扒着碗里的粽子小口吞咽,温宁在一旁欲言又止,温情也忍不住轻咳一声,悄悄往蓝忘机那边递了一杯水。


蓝忘机抬头微颔首,趁魏无羡不注意抿了几口后继续面不改色地吃辣粽。


一只粽子完毕,魏无羡也不再剥他的魏氏独家魔鬼牌辣粽,反倒是剥了几个白粽给蓝忘机。蓝忘机有些疑惑,抬头就对上了魏无羡那双含笑的黑眸,朗朗如辰。


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饭罢宴毕,魏无羡截住正欲下山的蓝忘机:“蓝湛,我送你。”


蓝忘机应下,与魏无羡并肩下山而去。还有一只小尾巴,温苑。


一路上魏无羡再也找不到什么可聊的,好在有温苑在,总能在冷场时调节气氛,魏无羡松了一口气。


魏无羡不善道别,比起长亭短亭千里相送,他更喜欢悄声离去,匿去道别的悲意。


眼见着已近山脚,魏无羡的步伐逐渐减慢,蓝忘机也不急,就这样慢慢陪他走着。


魏无羡:“蓝湛,今天的事多谢你了。”


蓝忘机:“无事。”


魏无羡没说是哪一桩,蓝忘机也没问哪一桩,细微的却是可以将人摆渡上岸,可是那人他不愿。


“衣裳的银子只能日后再还你啦。”魏无羡讪笑了两声,“你也知道我现在穷啦唉……”


蓝忘机悄悄补钱给店家的小动作自是没有逃过他的眼,再说他又不是不谙世事的少爷,天掉馅饼的事他从来不会相信。


蓝忘机望见魏无羡眼里的了然,抿紧了唇,面上闪过一丝懊恼,正待说[不必],忽而又闭了口,沉默半晌,才道:“嗯。”


这是他今天第四次说嗯。


“那……就此别过。”


魏无羡笑了。他说不出再见。


“……就此别过。”


这次蓝忘机没有再嗯。










白衣者衣摆无风自动,下山,步步冷冽。


黑衣者发带殷殷微动,上山,步步决然。


乱葬岗的残阳,


落了。




*




“羡哥哥,有钱哥哥什么时候再来一起玩呀?”小温苑有些不舍。


“怎么?刚分开就想他啦?”魏无羡装作不满。


“阿苑喜欢……喜欢有钱哥哥……”小温苑扭过头,脸有些红。


“哦!那就是喜欢有钱哥哥,不喜欢没钱哥哥咯?”魏无羡故意道。


“不…不是的!阿苑也喜欢羡哥哥……”小温苑差点没哭出来。


魏无羡将他抱起来,刮了一下鼻子,温苑才明白是魏无羡逗他好玩。


“那……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温苑忍不住又开口。


“什么时候?嗯……这个嘛……明天!”魏无羡轻笑了一声。


“真的吗?”温苑破涕为笑。


“真的!回去睡上一觉,明天就可以见到你的有钱哥哥啦。”魏无羡点头。


温苑挥着手臂欢呼雀跃着,魏无羡瞧着好笑,笑着笑着就笑不出口了,叹了一口气。


什么时候能再次相见?明日……?明年……?还是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了……


蓝忘机是一束光,该站立九天之巅受人敬仰,而不属于这荒芜苍凉的乱葬之地。


蓝湛啊……最好别再来了。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白鹤归山尽,巫山不是云。






续:




魏无羡收拾屋子时发现了那处字迹,唤来温苑问话后,沉默抬手拂去了。




与此同时。姑苏酒肆。




『掌柜,来两坛……天子笑。』








一个丢人后记



评论

热度(303)

  1. 花と水三更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