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

【忘羡】“含光君!?”

泠依惜:

原著向。


“究竟是谁把谁吃得死死的?”


之,含光君进化论。




======




魏无羡悠哉悠哉地经过那座廊沿的时候,一群蓝家小辈刚倒立结束,正站在墙边整理衣着,端正仪态。


真可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魏无羡抬手向他们打招呼:“哟,刚忙完呢?”


一众小辈听见他的声音,齐刷刷地转头望过来。


蓝景仪手里才抄完的家规还没来得及收拾好,抬头见到魏无羡,便迫不及待地跑了过来,兴奋道:“前辈,大家正想去找你呢。上回你提到的那个地方,我们什么时候去?”


一旁蓝思追用手扶正抹额,微微皱眉道:“景仪,先生还没消气,我看我们还是暂且不要……”


不待魏无羡出声,蓝景仪已然回头对他道:“怎么,难道思追你不想去?”


“……”蓝思追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魏无羡,低头道,“想去。”


魏无羡似笑非笑地摸了摸下巴,道:“你们这个样子,倒真有几分我当年的风采。只可惜蓝老先生估计要被我气死了。”


蓝思追小声道:“其实先生已经……”


蓝景仪打断他:“让你跟我学,每天都抄一篇放着备用,多好。你若不愿坐着抄,就在屋内倒立着抄嘛。”


蓝思追脸有点红了:“我……”


瞧见此情此景,饶是魏无羡,也不由得为他“带坏”了蓝家这几个好苗子惭愧了短短一瞬——毕竟魅力大怪得了谁嘛,人孩子们愿意跟着,他难道还能残忍拒绝?


 


用蓝景仪的话来说,跟魏无羡一起夜猎是一种享受。


当然这并不是指魏无羡哄他们去做诱饵、把他们丢进怪堆里然后自己跑了、拍胸脯保证过的“新法器”关键时候出了岔子……等等如此这般的“磨炼”,主要在于,他们自小被蓝家的条条框框规束得太严太久了,而魏无羡,正好就像照进铁窗子里的一束阳光。


夜猎途中休息时,一群小辈围坐在一起聊八卦,也是魏无羡先起的头。十六七岁的少年们,正是春心萌动的年纪,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心仪的仙子这一话题上。


一名小辈颇为羞涩地道:“上一回我帮过的那个姑娘,现在正与我书信往来。”


众人叹道:“哇。”


又有另一名小辈道:“之前一起夜猎时有过几面之缘的那个金氏仙子,我……”他越说声音越小,后来干脆没了声。


魏无羡痛心疾首地把自己的大腿拍得噼啪响:“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害臊的!七情六欲人之常情,来来来,快说出来前辈帮你参谋参谋。”


的确,少年之间说起这些事,本就不该如此羞涩且谨慎,只因这些蓝家弟子从小在云深不知处“男女授受不亲”惯了,这个话题对他们来说……还是太刺激了点。虽然小辈们的楷模含光君早已不像以前那样不近人情、冷若寒冰,但威严丝毫不减,执行家规起来还是一板一眼,叫他们根本放不开。


但在魏无羡面前就不一样了。


蓝景仪直截了当道:“魏前辈,你不能把我们跟你比呀。你若是也在这里长大,指不定是个什么样子呢。”


众人小声附和:“就是就是。”


魏无羡一挑眉毛:“行吧。那你们说说,我该如何教你们,才算妥帖?”


蓝家小辈们还未开口,经常跟着一起夜猎的金凌倒先说话了:“你不是总说你最厉害,那找位仙子给我们演示演示不就好了。”


魏无羡伸手一拍他后脑勺,动作之迅速让他完全躲闪不及:“嘿你这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小年纪也学坏了是不是?”


蓝景仪挤挤眼睛,道:“就是,大小姐你还是太嫩了,含光君魏前辈情深义重,怎么可能会为这种事就……就……吃醋呢!”


魏无羡以拳掩口,咳了一声。


金凌头一撇嘴一扁:“嘁。”


蓝思追打圆场道:“要不……魏前辈还是说说以前您是怎么做的吧……我们权作个参考也好。”


魏无羡笑道:“还是思追儿懂事。成,你们有什么不会的就问吧,我一个一个回答。”


于是便有人问:“前辈,我觉得这最难的果然还是第一步吧。究竟要如何上去搭话?”


魏无羡道:“这个嘛,简单,不要脸就行了。”


“……”


魏无羡:“当然了,这个不要脸不是让你上去死缠烂打——我相信你们也不会这么做的。总之呢,要敢于上前,敢于开口,别总远远地看着不说话,有什么用?”


小辈又问:“那,万一姑娘并不中意我呢?”


魏无羡道:“这里呢你就要看她是否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你了。有些姑娘嘛,口是心非,那一遍不行咱们就找机会再说第二遍,要相信总有一次可以打动她。”


一人悄声道:“上回师弟鼓起勇气与一位女修示好,结果差点被那仙子追着打……”


被提到的师弟面红耳赤:“咳咳咳!!”


魏无羡哈哈大笑:“姑苏也有这么热情的姑娘吗!好事哇,打是亲骂是爱,人家若是真不喜欢你,才懒得理你呢。”


师弟一愣,“啊”了一声:“这也行啊?”


魏无羡道:“那当然。你看看那些古今佳话,有多少都是‘打’出来的。俗话说,交手亦交心嘛,怎么就不比坐着喝茶强了。何况呢,两个人交手……嗯哼,总是难免有所接触……”


蓝景仪“噗”地喷了一口茶:“咳,前、前前辈,你是真要彻底带坏我们啊!”


蓝思追道:“说到底,前辈所说的如此……呃,女中豪杰,还是少数。”


蓝景仪点头道:“是啊前辈,难道你以前遇到的姑娘都是这个样子的?”


魏无羡一摊手,目光坦然道:“当然不。刚才我是拿含光君举例呢。”


众小辈:“……”


魏无羡:“干什么干什么,这副反应。你看看你们含光君,现在不是被我吃得死死的吗?都跟我学着点啊。”


“……”


 


这一次走得远。当晚,魏无羡和小辈们在外留宿一夜,回到云深不知处时已是第二日正午。


他大大咧咧地一把推开静室的门,意外见到本不该在此的蓝忘机就端坐于屏风旁的书案边,手旁放着一沓讲义,似乎正在批改。


魏无羡三步并作两步地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整个人往他身上一靠,笑道:“含光君,今天怎么在家办事呐?”


蓝忘机原本坐得端正,被魏无羡用力一撞,也依然面不改色不动如山,只伸手轻轻扶了他一把,那支笔夹在修长手指间略一转动,便在纸上写下了一句字迹工整无比的评语。


魏无羡蹭了蹭他裹得严严实实的脖子,继续道:“你这是在等我吗?”


蓝忘机把批好的讲义放在一边,又拿了一份新的,道:“是。”


他暂且放下笔,指了指一旁的小案,案上放着一只三层的食盒,道:“饿了就先吃点。”


魏无羡并不起身,膝行着挪到他能够到那张小案的最远距离处,伸长了手把案上的食盒勾了过来。甫一打开最上层的盖子,一阵辛辣的香气便在室内蔓延开来。


魏无羡诚意十足地“哇”了一声,啧啧赞道:“色香味俱全,含光君果真好手艺,魏某佩服!”


蓝忘机抬头看了他一眼。


魏无羡回望过去,挑眉道:“怎么,不是你给我做的?”


蓝忘机道:“是我做的。”


魏无羡道:“咦,这次你倒诚实了。之前家宴给我做饭那次,你还说是镇子上买的呢。”


蓝忘机淡淡道:“我并未说过那是我买的。”


——是没说。只是那时魏无羡随口问了一句,蓝忘机既没肯定也没否认,他便想当然那样以为了。现在想来,第一次把自己做的菜端上来的蓝忘机,心中是否也有些许忐忑呢……


于是魏无羡心情大好地勾住他的脖子,贴在他耳边道:“你不明说,难不成还怕我说不喜欢?我都说了,只要是你做的,锅子我都给你吃下去!不过……”他抬起食指挠了挠蓝忘机的下巴,“可以啊蓝湛,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你还会说什么,再说两句听听,嗯?”


蓝忘机微微侧目,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送到他嘴边,道:“吃饭。”


魏无羡乖顺无比地张口:“啊——”


味道果然好极了。魏无羡嘴里嚼得心满意足,又听蓝忘机道:“若是觉得你会不喜欢,我肯定不会端出来。”


魏无羡一口菜还没咽下去,差点噎在喉咙里:“……”


他手忙脚乱地抢过蓝忘机的茶杯咕咚咕咚灌了两口,在袖子上胡乱抹了两下嘴,捧起对方的脸啪叽一口印了一个犹带辣味的吻:“哈哈哈好蓝湛我怎么就那么喜欢你呢!”


蓝忘机拍拍他的背,道:“我也喜欢。”


魏无羡笑倒在他怀里直揉肚子。他是真恨不得现在就把蓝忘机特意给他做的菜一点儿不剩地全吃干净,可刚刚回来的路上,他才哄着那些小辈们跟他一起吃了许多零嘴,这会儿着实是有心无力。


又腻歪了几句,魏无羡这才恋恋不舍地把食盒收下去,折回来继续观摩蓝忘机一丝不苟地批那些讲义。只是,讲义上面的名字他没一个认识的,写的东西也都是一板一眼,没什么特别出彩之处,他看没多久就腻了。


说来也是奇怪。魏无羡与蓝忘机现在算是半隐退的状态,十天半个月回不了一次家,可每次回来,蓝忘机都有许多东西要批阅处理。魏无羡翻看过,那些都是门生们的笔记讲义默写之类,并非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想来是蓝启仁有意为之。他偏偏还让蓝曦臣送过来,每每看到蓝宗主那张春风和煦的笑脸,魏无羡都不由得怀疑他是不是也给他叔父“出谋划策”了。


又老老实实坐了一会儿,魏无羡便再也坐不住了。他坐不住了就去闹蓝忘机,动作夸张地往案上一倒,咚的一声,束成马尾的长发不偏不倚地甩到蓝忘机正在批阅的那份讲义上,把某位门生端正的字迹遮掉了一大半,其中一绺格外放荡不羁的还正好挡住了蓝忘机刚刚写下的半句批语。


蓝忘机把他的头发轻轻拨开:“墨迹未干。”


魏无羡半张脸贴在案上,道:“沾上了你帮我洗。”


蓝忘机侧过头看他。


魏无羡嘴角一勾,笑道:“别写了,来跟哥哥我去快活啊。”


蓝忘机眼睛眯了眯,片刻后,果真把笔搁在笔架上,道:“好。”


魏无羡略略感到惊讶:“真陪我玩儿啊?不批了?”


蓝忘机摇摇头,道:“来得及。”


魏无羡“嘿嘿”两声,重新坐起来,抱住他肩膀,道:“那去教我弹曲子呗,二哥哥。”


蓝忘机柔声道:“好。”


 


焚香,置琴。魏无羡支着下巴坐在一边,歪着脑袋看着蓝忘机笑:“你上次教我弹的那首,你再弹给我看看呗。”


蓝忘机颔首,拨弦,按弦,丝桐太古声。


魏无羡就闭着眼睛静静地听。


学琴,是魏无羡成百上千“一时兴起”的其中之一。其实,按照他的天赋和在音律上的造诣,学会弹琴这一事对他来说并不算难——何况还是蓝忘机亲自指导。但就是不知为何,魏无羡怎么学也弹不好,屡弹屡错,今日学的明日忘,一月不碰便又是一张白纸,一脸无辜地笑着让蓝忘机从头来过。


焉知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反正蓝忘机乐意教。横竖魏无羡不管是站着听坐着听还是躺着听,最后都会歪到他怀里去,歪着歪着,就在袅袅琴音与幽幽檀香中睡着了。


可能是因为昨晚没有睡好,今早又赶了大半天路,魏无羡这一觉睡得格外沉,直接睡到了日落时分。


他揉着眼睛醒过来,意识到自己还靠在蓝忘机的胸口,而面前的琴桌与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撤下去了。


见魏无羡醒来,蓝忘机低头吻了吻他的发顶。


魏无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轻轻揉了揉蓝忘机胸口被他压住的地方,道:“累不累?我睡了多久?”


蓝忘机道:“不累。两个时辰。”


魏无羡亲了一口他的脸颊,从他怀里坐起来,瞥见不远处有个小包裹看着十分眼熟,不由得问:“咦,那是什么?”


蓝忘机道:“方才思追来过。说是你落下的东西。”


魏无羡眨了眨眼睛,突然噗地笑了出来:“搞什么呀思追那傻孩子,我这是特意留给他的,居然还给我还回来。”


他把那包裹够过来,拆开一看,里面都是些树枝草叶做的小玩意儿。草编的笼子和蚂蚱,还有一只已经有些蔫儿了的花环。


魏无羡拿起那只花环,摘下几朵枯萎的花随手扔掉,重新编了点草进去,左看右看十分满意,又举到蓝忘机面前,笑道:“蓝湛,还记得这个吗?”


蓝忘机点头,道:“你曾经做过。”


“哈哈,你记性是真好。”魏无羡道,“以前在你们家玩儿……咳,听学的时候,我可是做过好多呢。喏,当时要送你,你一个都不要,太不给面子。现在还要不要啦?”


蓝忘机把两手伸到他面前,十指张开,道:“要。”


魏无羡:“嘿嘿——不给。这些是给思追的,回头我再给你做哈,乖。”


他把小包裹重新扎好,拍了拍衣摆站起身,道:“我去给他送回去。小朋友们现在在哪儿呢?”


蓝忘机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道:“此时,他们应当……”


 


蓝景仪把金宗主手里的菜叶抢过来扔给在自己脚边打滚的兔子,抬头看到魏无羡走来,正要兴冲冲地过来招呼,看到他身后那个人影时又猛地刹住了脚,规规矩矩、恭恭敬敬道:“含光君。”


“好啦好啦,玩儿着呢。”魏无羡扶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回去兔子堆里去,一手按住了想要起身行礼的蓝思追,“思追,你怎么把这个还回来了?我不是说要给你做参考的吗?”


“啊……?”蓝思追愣愣地道,“我……真得学做这些东西不可吗……”


被抢了手里的菜叶、一边翻白眼一边从篮子里重新拿的金凌不屑道:“思追你别听他的。”


魏无羡板起脸,一本正经的教训道:“什么叫‘这些东西’?是什么东西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记住,抛开你的礼数还有身份,只给姑娘看你的真心,这样子才能……”


蓝忘机缓步走来:“?”


“啊啊啊啊是是是是是是!!”蓝思追一下子跳了起来,手舞足蹈地打断了他,又惊又羞得红透了一张脸,目光忐忑不安地在蓝忘机身上扫来扫去,“魏、魏前辈教训的是!思追这就去学!马上学!”


他抓着小包裹快步走开了,蓝景仪愣了片刻,也跟着一起溜了。唯独剩下金凌还蹲在地上,面无表情地喂兔子。


魏无羡居然临下地睨着他:“你不去学?”


金凌道:“跟你学个鬼。”


魏无羡道:“你不跟我学,难道跟你舅舅学?不要求你把哪家的仙子迷得七晕八素的,好歹也得有我一半功力吧?”


金凌哼道:“你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舅舅说了,明明是你被含光君迷得七晕八素的。”


魏无羡嘿道:“你这小子翅膀硬了要造反是不是?”


他从袖子里摸出一张符咒,作势要往金凌的肩膀上贴,吓得金凌飞快地起身后退了三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也转身跑走了。


蓝忘机:“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不得喧哗。”


魏无羡:“……”


他两指夹着那张符咒晃了晃,望着少年的背影喃喃自语了两句:“这小子,真是……岂有此理。”


说着,一边转过头,正对上蓝忘机的目光,看见那双浅色的瞳孔中荡漾着一丝笑意。


这下魏无羡不服气了。他揪住蓝忘机的一边衣襟扯了两下,抬起眼睛道:“怎么,含光君也觉得我说的不对?”


蓝忘机任他抓着衣襟,身子微微前倾,正色道:“你说得对。”


顿了顿,又神情肃然地补充道:“的确是我被你迷得七晕八素的。”


魏无羡:“……”蓝忘机竟如此冷静面不改色地复述这种话……他惊得松开了手,就差没跟着后退三步了。


片刻后,魏无羡回过神,连连摇头道:“蓝湛呀,你可真是……大庭广众、光天化日的,你这是在撩我!”


蓝忘机颔首,道:“是。”


“……”


魏无羡又哑口了一阵,噗嗤一声笑了,勾着蓝忘机的脖子拉下来,抬头吻了上去。


 



评论

热度(5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