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

未夜

泠依惜:

给长阳太太画的图配的文




未夜


 


魏无羡第三次把萝卜种子买成土豆的时候,温情终于忍无可忍地亲自和他一起下山了。


对此魏无羡其实感觉有点愧疚。温宁才刚醒来没几天,就被自己人尽其用地支使,要是再让温情也帮自己忙活,实在是……


他诚恳地说:“你相信我,这次我一定不买错,真的。”


温情白了他一眼,只当做没听到。她转身招招手:“阿苑,来一起走,下山玩儿。”


“好!”温苑听了,忙不迭丢了捏到一半儿的泥巴块儿,张开两只黑黑的小手就要抱过来。


魏无羡赶忙闪到温情身前阻止了一场即将发生的悲剧,把孩子抱起来,到井边洗手。


温苑一边笑一边把水甩了魏无羡一脸,后者无奈地回过头去:“咱俩去不就行了吗?上次他就差点跑丢了,我……”


“你还好意思说!”温情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给我学着点,带个孩子都不会!这次再弄丢了你也别回来了!”


不会带孩子的魏无羡悻悻闭了嘴。


 


乱葬岗下的小镇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同。


今日阳光正好,映地整个镇子都暖洋洋的,街上的人也比前些时候都要多了些。魏无羡如临大敌地拽着温苑的手,生怕一不留神又让这顽皮孩子跑散了。温情跟在他后面,两道审视一般的目光落在背上,叫他无端紧张——仿佛被人监督着做着最不擅长的事一般,也不知道平日里自己摆弄小孩儿的勇气去了哪里。


直到他终于开窍,主动给温苑买了根糖葫芦,温情的目光好像才稍稍软和一点。


温苑一手晃着糖葫芦,一手拉着魏无羡,蹦蹦跳跳地走在街上,时不时回过头喊几句情姐姐,好不开心。


原本有些不自在的魏无羡也终于被他带活了气氛,一放松下来就合不上话匣子,冲身后的温情笑道:“你看咱们这样像不像一家子?”


温苑听了,特别给面子地抬头喊了句爹爹,又向温情喊了句娘亲。


魏无羡笑弯了腰:“哎,我儿!孩子他娘,你也说句话呀?”


温情手里提着方才买的东西,作势要往他头上敲,嫌弃道:“就你这幅德行,谁要你?”


魏无羡哈哈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想当初在莲花坞的时候,追求本公子的姑娘能从巷头排到巷尾……”


说着却忽然噤了声。


温情也没答他话。魏无羡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好在温苑十分“善解人意”地转移了注意力:“羡哥哥,前面!”说着放开魏无羡的手,就往不远处的小摊那儿跑去。


“哎,小心点——”


魏无羡停下脚步,看着温苑飞快地跑到别人的货架前,兴奋又好奇地上下打量起来。


他刚想回头跟温情调笑几句,却不想身子才转了一半,就看到温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脸色不太好。


魏无羡小声嘀咕:“我不是故意提起的……”


他与温情再次见面便是在莲花坞的院子外,那几乎可以说是她一生中最狼狈的时候,自然不愿意再去提起。


温情却说:“我想的不是这个。”


魏无羡疑惑地抬起眼睛看着她。


只听温情接着问道:“你今后便打算一直如此吗?”


魏无羡愣了愣,随后不以为意道:“有什么不好的?”


温情摇头:“你本不该和我们一起的,你在江家……”


“温情。”魏无羡打断她,“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温情看着他那双认真的眼睛,只得轻轻叹了口气。又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对了,前几天来的那个含光君……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


魏无羡双手抱着后脑,望着天想了想,道:“朋友?……我是这么认为的,谁知道他怎么想呢。”


温情挑眉:“你们真的关系不好?”


魏无羡莫名其妙:“温情,这问题你不是问过一遍了吗?”


温情像是犹豫了一下,道:“也许是我的错觉吧,总觉得他对你的表现,和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这下轮到魏无羡惊奇了:“我都没发现?说来听听?”


温情张了张口,话到嘴边滚了一圈,好像又重新咽了回去,道:“算了,你当我没说。”


魏无羡的胃口却已经被吊起来了:“你不能这样!……喂喂,说清楚嘛!”


好巧不巧,就听到那边的温苑口齿不清地大声喊起来:“情姐姐!过来看这个!”


温情连忙应了一声,往温苑身边去了。


魏无羡只好作罢,颇为不满地抱着手臂,看着温情在温苑身边蹲下来,掏出手绢给他擦着嘴角黏上的糖渍。孩子闭着眼睛晃着脑袋,待她擦干净了,就兴奋地拉住她的手,转身指着旁边的货郎担叫起来:“前几天有钱哥哥给我买的!”


孩童稚嫩的声音闯进魏无羡的心里,撞在温情刚刚说的几句意味不明的话上,忽然就让他想起了那天的事。


他是不怎么记事的——虽说才过了几天,他也已经快要忘了。但兴许是因为没过去多久,兴许是此情此景太过熟悉,回忆的画面就如同水里一尾游鱼,虚晃着走了,又在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回来,吻着心头那块软肉。


不知怎的,眼里温情那身深色衣裙渐渐和那人雪白的云纹袍子重叠在一起,带笑的柳眉星眼也竟与那副冷清的眉目没什么不同的地方,就仿佛蓝忘机这个人,真的又重新出现在他眼前了。


魏无羡想,当时看着蓝湛和温苑,自己又是怎么想的呢。


还记得那会儿,温苑抓着一大把刚买的小玩意,衣服里也塞得满满的,没走几步就开始往外掉。他急急忙忙地弯腰去捡,捡起了地上的又掉了手里的,急得快哭了。


魏无羡赶紧去帮他捡,刚把一个木头小锤子抓在手里,却不想身边的蓝忘机比他更快,已经蹲下身去,把其他的东西都拿起来了,一尘不染的白衣下摆扫在地面上也像是浑然不觉。


他看着蓝忘机把那些宝贝重新放到温苑手里,又看着温苑红着眼睛把其中一个什么玩具举到蓝忘机眼前:“这个,坏掉了……”


温苑巴巴瞅着蓝忘机,蓝忘机便抬头望向魏无羡。看得他心里不由得好笑,摆出一副看热闹的笑容,“无能为力”地摊了摊手。


半晌,蓝忘机还是伸出手去,从温苑手里接过那小玩具,修长手指按在上头摆弄起来。


魏无羡蹲在一边,用手托着腮,事不关己地看热闹。


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带出来的孩子。


不一会儿,那小东西居然真的就被蓝忘机修好了,就连掉下来的两个轱辘也原模原样地装了回去。


温苑破涕为笑:“大哥哥好厉害!”接过来便不放手了,像是抓住了什么最重要的宝贝。


一边的魏无羡原先还饶有兴致地笑着,看蓝忘机那双向来只握剑抚琴的手灵活摆弄那小玩意儿,到后来竟渐渐笑不出来了。


不知什么时候,他把盯着那双手的目光缓缓移到了蓝忘机的脸上。


素来平静无波的俊秀脸庞此时依然看不出什么表情,但就是让他感到心里一片柔软。也许是那凌厉的眉眼在孩子面前不知不觉地软化了下来,清冷的目光似乎也不像往常那般带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寒意。不那么明媚的天光落在他的侧脸上,映地他像暖玉雕成的佛像,明明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面容,却又带着人情的温度。


蓝忘机的双手还虚虚扶着温苑的胳膊,半大孩子在他的臂弯里笑得阳光灿烂。看着这两人,魏无羡忽然不着边际地想:是不是有了孩子都会这样……?


他的思绪自顾自地飘了很远。他想,蓝湛总有一天也会成亲生子,像这样目光温柔地抱着自己的孩子,他的夫人就站在一边,眉眼弯弯地笑……而自己,却是过了今日就不知有没有明日,还有哪家仙子愿意跟自己在一起呢?


胡思乱想着,他一下一下敲着手里的木头锤子,望向蓝忘机的目光也不自觉地越来越凝重。


明明落在眼底的是温柔的人,和乐的景,他却觉得心底冰凉一片。


蓝忘机察觉到他的目光,疑惑地望过来,就见到他定定看着自己,脸上竟是一丝笑容也没有了。


“……魏婴?”


听到熟悉的声音,魏无羡方才如梦初醒。


刚才的沉重目光瞬间破碎在空气里,消失无踪,他脸上又换上一副宛如画上去一般的轻佻笑容,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错觉。


他开口道:“蓝湛你看,这孩子这么喜欢你,不然你也别忙着夜猎了,咱们先去吃个饭怎么样?”


最后浮上心头的,是那人无波无澜的回答。


 


“喂,你发什么呆呢,过来啊!”温情拉着温苑站在前面,冲魏无羡喊道。


魏无羡回过神来,抬头望向他们。阳光透过头顶稀稀拉拉的云层洒在这条街上,落成来往行人身上细碎的光辉。年轻的姑娘和年幼的孩子站在熙熙攘攘人群之中,自然地融进了身边车水马龙的画里,两双目光向他看来,干净而澄澈。


他不禁想,他们和旁人没什么不同,都只是想在这个乱世里好好活下去的普通人罢了。


而他自己,只要还活着一日,便要护着他们一日。


“来了来了!”


他迈开脚步,坚定地向他们走去。


阳光温暖地照进小巷里,天色尚早。


 



评论

热度(425)

  1. 枫林晚泠依惜 转载了此文字
  2. 花と水泠依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