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等你回来【忘羡/and阿苑中心向】

我喜欢阿苑第一视角的文

沐沐/♡:


  刀子预警,ooc预警,阿苑视角,题目文字不符预警
  其实并不是很忘羡,就是一直很想写的两个场景
  故事背景:乱葬岗围剿前and后


  “好……好冷啊……”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我正躺在羡哥哥为我做的“吱吱呀呀”的木板床上,周围的光有点昏黑,一切都极其得安静,屋檐上的水滴滴在石头上的声音竟然都可以听得极其清楚,“嘀,嗒,嘀,嗒……”我有些害怕,轻轻唤了几声
  “羡哥哥,羡哥哥……”
  没有回应 。我更加害怕了,同时也觉得更冷了,尽管身上盖着外婆缝的毯子,却还是不得不将两只手攥握在一起,几根手指交错着小心翼翼地揉搓着。我感觉自己的嘴唇在微微抖着,不敢再发出声音,将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团,躲在那块软软的毯子里。
  突然几声喊叫打破了安静,吓得我一瞬间背脊发凉。接着,喊叫的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嘈杂,像是有几百人的声音杂乱无章地搅在一起,疯狂地爆发。
  刚开始还听不清楚的声音渐渐清晰了一些
  “魏狗你滚出来,害了那么多人,还不自己出来主动被千刀万剐!”“你这个疯子,要是再在你这破山上躲下去,就是铲了这座山也要替我父亲报仇!”“魏无羡,出来受死!”“滚出来,听到没有!”
  ……
  这样的话我断断续续听清楚了很多,有些话我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能感觉到发出这些声音的人离自己的距离又近了几步。我不自觉地向墙角处缩了缩,心里是一股极其强烈的不安和恐惧 ,羡哥哥,羡哥哥在哪里……那些人不会伤害羡哥哥吧,羡哥哥一定不要受伤啊,快回来啊,阿苑……阿苑害怕……
   就在几滴温热的泪水撑得自己眼眶发酸发肿即将夺眶而出时,几声熟悉的呼唤从混杂的喊叫声中挤了过来,我在有些模糊的视野里看到一袭红衣的男子在向自己的方向走来,他的步伐似乎不太稳当,摇摇晃晃,一跌一跛的,却还是焦急地向前赶着,离自己越来越近了,然后,我被拥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那个怀抱不算温暖,但是让我感到非常的安心,我把头靠在那人红色的衣袍上,静静地听着那人还有点紊乱的呼吸,听着那人并不平稳的心跳,嗅了嗅那人身上熟悉的气息,我知道了,是羡哥哥。
  只是,他的衣袍上不知为何有一些刺鼻的腥气,很淡,但是却也很清晰。
  当搂住我的手又紧了几下后,我被放回了吱呀呀的小床上。我抬起头,迫不及待地去看羡哥哥。
  今天的羡哥哥似乎与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却又有些不一样,他的衣袍还是穿得很整齐,就是红色的外袍上似乎有些深色的污迹,他的腰间还是挂着那个黑色的很酷的笛子,却不见了那把仙剑,他还是那很长很黑的头发,却没有了将它们高高系起的红色发带,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散发的羡哥哥。我的目光对上了羡哥哥的目光,看到了羡哥哥的面孔,我更有些觉得,今天的羡哥哥好像不太一样,他的脸上不是那顽皮又好看的笑容了,眉毛也没有微微下弯,嘴角也没有向上勾起,取而代之的,是让人捉摸不透的眸光,我看着羡哥哥的眼睛,总觉得那像是什么,想了一会才发觉,羡哥哥的眼睛,像一片没有星星的夜空,淡淡的光来自被云朵遮住的月亮,他的眉头有些微皱,但好像是在尽力地平和,舒展,尽力地给我一些温柔,他的嘴唇微张,不知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微颤着又合上了,然后他双手抚摸上了我的两边脸颊,他的手很冰凉……
  周围的叫喊声还在继续,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一浪高过一浪,羡哥哥的手开始颤抖,越来越难以掩盖他所想要给我的温柔下面的复杂情绪,他的眉毛颤了颤,而后深吸了一口气,大概是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跳。他用温柔又发颤的声音对我说


  “阿苑,我在这儿,不用害怕……你……你要听话……在这里……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好吗……一定不要离开这里……阿苑最乖了,对么”


  我可以感受到,羡哥哥的手抖得更厉害了些,眼睛里微弱的光若隐若现,我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用自己的手摸了摸羡哥哥的手指,想给他一点点安慰。
  他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了一个笑容,用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头发,而后缓缓地将手垂下来了,他眼睛里闪过了几丝光,而后渐渐暗了下去。
  “阿苑,一定别离开这里……我会回来接你的”
  羡哥哥喃喃地重复着,而后又一次将我紧紧地抱住了,感觉,有两滴温热的液体滴到了我的脖颈处,我也张开我的手臂抱住了羡哥哥,用脸颊缓缓地蹭着他的肩膀
  “阿苑,一定会等你回来的”
  羡哥哥将我放回了床上,把毯子盖在了我的身上,最后一次恋恋不舍地揉了揉我的头,然后转身离开了,留在我视野里的就剩那瀑布般散下的黑发。
  没走几步,他又转过了头,眸光浅浅地从我身上掠过,却没有再停下脚步,渐渐地离开了我的视野……
  羡哥哥,你一定不要出事啊,你要,要快些回来啊,阿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的。
  羡哥哥离开没有多久,外面的怒吼喊叫的声音突然在一瞬间消失了,片刻后,掀起了更大更大的浪潮,似乎还隐隐听到了打斗的声音,我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我的两只手,掌心对着掌心在胸前合十,默默地在心里,为羡哥哥祈祷。他说过他会回来的,那就一定会的,一定不会出事的……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嘈杂的声音还没有一点点要消失的意味,周围仍是那么的冷,尽管缩在毯子里也没有一丝用处。我感觉头开始有些发晕,眼前的景象模模糊糊的,脖子渐渐支撑不住越来越沉的脑袋了。我伸出手去触摸我的脸,被滚烫的温度惊得一下子缩回了手。我歪歪斜斜地坐着倚靠在墙上,双臂尽力地环住自己的身体,让滚烫的面颊和额头贴在冰凉的墙上,却还是头晕得不得了。我很想羡哥哥,想他暖暖的拥抱,可是,羡哥哥还没有回来……
  我的眼睛当我一不小心出了神就会不由自主地闭上,我费力地睁开它们,不想去睡觉,尽管很难受,但是,我还没有等到羡哥哥,还不能睡……我答应过羡哥哥的,要等他,他也答应过我,会回来接我,我要说话算话才可以,外婆和宁哥哥都是这么教我的……但是,羡哥哥为什么还不回来啊……
  我耐不住愈演愈烈的头痛,不由地抽泣起来,却不知为何都不敢哭出声音,温热的眼泪顺着滚烫的面颊滑下,落在我的腿上,手背上,和柔软的毯子上……不知过了多久,我不再哭了,太累了……我还是不受控制地闭上了眼睛,太累了,太难受了……
  羡哥哥,快回来吧,阿苑还在等你呢……





     —————数月过后——————






  再次睁开眼睛,一切都是从未见过的景象。
  我凝视了一会头顶的房顶,而后小心翼翼地坐起了半个身子。环视四周,我发现自己在一个安静又整洁的屋子里,一切都很陌生。
  这是一个很讲究的屋子,所有的物品都安排得井井有条。有一个典雅的书柜,里面摆满了各样的书籍,有一个木质的屏障,将这间不大不小的卧室隔了出来,而后就是我所躺着的这张大床,床上的被褥都是纯白的软软的布料,床头边上有一个小小的,四方的桌子,上面放着一盏灯和几本书,灯上那有些微弱的火苗在轻轻地摆动着身体。
  又环视了一圈,才发现窗户边还坐着一个人。他身着白衣,坐姿端庄,额间好似是系着一条绣着精致纹路的细布,他的面孔我并不是能看的很清楚,但单从侧面大致的轮廓就能知道,这一定是位眉目清秀的男子。他的身前还放着一架古琴,皎洁的月光从他身侧的窗棂外倾洒下来,温柔地抚摸过每一根琴弦。
  我盯着他看了很久,却迟迟不见他的手抚上琴弦,他就是一直端坐在那里,似是在发呆出神,晚间的几缕凉丝丝的风偶尔会挑起他的几根发丝。我有很多事情想去问他,比如我是谁,为什么在这里,他又是谁,在来这里之前我经历了什么,不知为何,所有的一切我全都不记得了……但是,我却又不愿去打扰他,他看起来,在做什么很认真的事情吧,又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我又看了他一会,发现他终于将手缓缓抬了起来,只是好像犹豫了几下,欲放下却又没有放下,他的手指轻轻拨动了琴弦,就像投了一粒石子到安静的溪水里一般,悠扬的琴音立刻如涟漪一样缓缓散开了……待这个长长的音节完全消散,他才又拨动了另一根琴弦,像这样组成了一支我也不知叫做什么的乐曲,绵长,还有些哀伤,有期盼也有浓浓的思念,悠悠的琴声充斥了这个宁静的房间和夜晚,听到这样的美妙的声音,总觉得在人间游动的阴鬼听了都会不自觉地停下脚步吧……
  不知是不是我看错了,在月光的照映下,那人的睫毛上似乎挂着几滴晶莹的液体。





—————————————————




  这都是我曾经历过的,或记得清的,或已经记不清的,但都无所谓了
  温热的眼泪夺出我的眼眶,我张开手臂同时拥抱住了眼前的两位前辈,将头靠在他们的肩膀上,心中的情感有很多很多,交杂在一起,但却奇迹地都汇合为一
  “羡哥哥,含光君,有你们真好!”




———————————————————


感觉再不更文要掉粉了……最近写文有点意识流

评论

热度(30)

  1. 花と水沐沐/♡ 转载了此文字
    我喜欢阿苑第一视角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