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忘羡】景仪你爸是不是打过含光君(一)

修文地狱请勿催更:

*各种穿凿附会ooc私设满天飞。


*避雷:原创人物(景仪他爸)


 


【魏无羡忍笑忍得内伤,忙对伙计道:“我喝完一坛了。”


伙计:“啥?”


魏无羡指自己:“站着。”


小伙计这才想起了自己说过的“喝完了还能站着我跟你姓”,忙道:“哦哦……哦哦哦!这个呀……厉害!不是我吹,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喝完了一坛站得稳稳当当舌头还能不打结的。公子您姓什么?”


魏无羡道:“我……”转念想到刚才这伙计说的“魏无钱”,抽了抽嘴角,从容地接道:“姓蓝。”


伙计也是个厚脸皮的,面不改色地大声道:“是了,从今天起,我就姓蓝!”】


──《魔道祖师》第29章,朝露第七2


 


 


一、


蓝忘机和魏无羡是两天前回来的,没在山门口见到蓝思追、蓝景仪等小辈,魏无羡还拉着蓝忘机特地绕到兰室后的檐廊,探望一下那群不知道是第几次与鬼将军同行夜猎、因此被勒令在此处倒立罚抄的一群年轻人。这次照常是蓝思追带头,所以他被罚得格外重,但他的字是从小跟着蓝忘机练的,一向写得又快又好,于是当周围的同修们身前还只摆了一小叠抄好的纸,摆在蓝思追身前的纸都已经叠得遮住了他半张脸。


魏无羡蹲在他面前,拈起两三张罚抄端详了一阵,中肯道:“你这字工整得可以装订成册了。”


蓝思追咬着抹额,没办法解释,倒是蓝景仪道:“就是要装订成册的,上一轮到姑苏来听学的子弟,拿的都是思追手抄装订的雅正集!”


魏无羡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对蓝思追肃然起敬,连拍他肩膀以示嘉许的力道都格外轻,生怕震到了蓝思追写字的手。但另一边的蓝景仪一开口说话,原本咬在口中的抹额就垂到地上了,雪白飘逸的白缎尾巴恰好浸到了他手边的一方墨里。彼时蓝忘机正站在他身前,垂头看着他的字,又看了看砚台里黑了大半截的抹额,道:“这张重抄。”


蓝景仪都要哭了。


后来还是蓝思追先抄完,把厚厚一叠家规送到了蓝启仁那里,而他正踏进蓝启仁的居所院落之时,恰好看见蓝忘机从房里出来,在木廊上与一位蓝家医师和另一位白衣修士谈话,少顷,医师点点头,转身进了房间,蓝忘机则跟着那一位白衣修士走了过来。蓝思追立刻向两人行礼。


两人点点头,蓝忘机看见蓝思追手上的一大叠纸,道:“叔父在休息,明日再来。”便和那一位修士走了。


既然蓝忘机如此说,蓝思追不敢打扰,想到自己明日恰好轮值为祠堂执罚,便想着先去祠堂交接。岂料,他远远地就看见蓝忘机和那白衣修士一起进了祠堂,把里头的执罚子弟都遣出来了。


那白衣修士手上还拿着长长的戒尺。


蓝思追吓了一跳,立刻转身走了,匆匆来到兰室外的檐廊下,对着好不容易结束了罚抄的蓝景仪道:“景仪!你、你爹要打含光君!”


蓝景仪目瞪口呆,手里端着的纸和砚一起掉到了地上,辛辛苦苦抄完的家规全被四方喷溅的墨给毁了。接着,他突然回神道:“你别乱说!他好久没打了,他只打过一次,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蓝思追惊慌道:“那、那为什么含光君要跟你爹去祠堂……”


魏无羡道:“含光君跟谁去了祠堂?”


魏无羡的声音是突然插进来的,把蓝思追跟蓝景仪吓得一惊,只见他站在檐廊外的草地上,透过墙上的漏窗看过来,手里拿着被啃了一半的苹果,背后则是不断嚼动嘴皮子的小苹果。见蓝思追不回答,魏无羡咬了一口苹果,慢悠悠地对蓝景仪道:“景仪,你刚刚说你爹打过含光君?”


蓝景仪惊恐地与蓝思追互看:“……”


接着蓝景仪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对蓝家执罚的规制,祠堂里的执罚子弟一向是轮值的,通常都是年轻子弟。但当辈份较大的子弟受罚之时,便必须由更高辈份者来负责执罚。年轻子弟不能罚蓝忘机,遂只能由年长的师兄来执罚。蓝景仪解释道:“含光君掌罚以前,就是我爹掌罚,所以只能由他来罚含光君……”


魏无羡道:“那他现在要打含光君吗?”


蓝景仪愣住:“我我我不知道啊!照理说是不能打的,只能罚禁闭啊!”


魏无羡点点头,将手里剩下的半颗苹果塞进小苹果嘴里,转身走了。蓝景仪扒在漏窗上嚷嚷:“喂!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


魏无羡赶到祠堂外的时候,便能一眼看见蓝忘机跪得笔直的背影,他很端正地跪在祠堂中央,可能是在面壁思过。那个应该是景仪他爹的白衣修士则拿着戒尺,好像拿着剑一般,安静地站在蓝忘机身侧,不知道是打了人还是没打。两人交谈了几句,白衣修士见到祠堂外的魏无羡,不疾不徐地走下了阶梯,对着魏无羡轻轻一点头,便离开了。


魏无羡走进了空无一人的祠堂里,双手合十对着祠堂里面的蓝家祖先拜了拜以示尊重,才清了清喉咙,道:“蓝湛。”


蓝忘机道:“……回去等我。”


魏无羡道:“你被打了吗?”


蓝忘机道:“无。”


魏无羡:“你被罚了吗?”


蓝忘机:“无。”


魏无羡:“那你在干什么?”


蓝忘机:“思过。”


魏无羡不解:“你叔父骂你了?不像啊,他之前几次训你也没让你思过啊。你刚刚去找他,发生什么事了?”


蓝忘机半晌才道:“叔父身体不适,晕了。”


魏无羡更茫然:“你叔父身体不适,你不去照顾他,却在这里思过?难不成是你把叔父给气晕了?哈哈哈哈哈蓝湛你可别逗我。”


蓝忘机:“……”


魏无羡:“……真的假的?”


蓝忘机:“……”


魏无羡瞪圆了眼睛:“真的是因为你?”


蓝忘机道:“……因为我。”


魏无羡思索一会,道:“你是不是跟他说了什么,说我们两个的事情吗?”


蓝忘机没有否认。魏无羡又想了想,道:“那我也看看他去。”


蓝忘机提醒道:“你去,他更生气。”


魏无羡道:“那我不进去,我在外面偷偷看一眼,然后回来陪你。”


大约一柱香后,魏无羡回来了,但蓝忘机没看见他的人,只听见了他的脚步声在祠堂外边停下了,接着是撩起衣䙓的声音。蓝忘机不需要看也知道魏无羡在干什么──他跪在了自己背后,祠堂外的白石小径上。


魏无羡道:“蓝湛,我回来啦。”


蓝忘机不能轻易起身,却忍不住微微侧头,面露疑惑:“你为何……?”


魏无羡无辜道:“我刚刚真的只在外面看了一眼,就一眼,谁知道你叔父醒了,走出了房间,然后一眼看见了我。”


蓝忘机道:“发生了何事?”


魏无羡道:“他看到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气得要命,好一通咳嗽,又晕了。”


蓝忘机:“……”


蓝忘机:“你不用跪。”


魏无羡:“要的要的,你都跪了,我当然也要跪。你别紧张啊,我小时候常常跪的。”


蓝忘机道:“那为何跪在外面?”


魏无羡惊讶道:“这不是你们家的规矩吗?我以前揍了金子轩之后就是跪在这条石子路上。”


半晌,蓝忘机道:“你回去。”


魏无羡:“就不回。”


又过了一柱香,蓝忘机忍不住了,要魏无羡进去祠堂里跪。


魏无羡慢慢走到蓝忘机身边,道:“怎么让我进来?你不是舍不得我跪的吗。”


蓝忘机目不斜视道:“我舍不得,你就不跪?”


魏无羡哈哈一笑,跪到了蓝忘机身边:“当然跪,可我又不姓蓝。跪你们家怪不好意思的。”


蓝忘机道:“……你姓蓝。”


魏无羡惊奇道:“什么时候改的姓?我怎么不记得。”


蓝忘机轻轻阖着眼,道:“自己想。”


魏无羡:“所以你到底跟叔父说了什么,他为什么这么生气?”


蓝忘机没有回答,须臾之后,他抬起手,拨掉了魏无羡系在头上的黑色发绳──先前那条红的已经毁损了──接着递给他一条白色软布。


魏无羡的头发散了下来,他讶异看着蓝忘机光洁的额头,解释道:“那天只是应急才借你抹额稍微扎一下,我后来不是马上还你了吗?也没人看见呀,现在还生我气?”


蓝忘机摇摇头:“没生气。”


魏无羡接过那条抹额,拢了拢自己散开的头发,半晌道:“我还是想要一条红的,你上回给我买那一条挺好的,就是不大结实。可是你们家抹额……一不是红的二不能随便绑在别人身上,你干嘛……”


蓝忘机道:“以后会有。”


魏无羡道:“红的?抹额?”


蓝忘机:“嗯。”


魏无羡好奇道:“你们家人什么时候会用红的抹额?”


蓝忘机没回答。


魏无羡道:“等等……蓝湛。你这是……?”


蓝忘机:“如何?”


魏无羡:“你这是要跟我把第三拜补了,是不是?”


蓝忘机稍稍撇过了头。


魏无羡:“结果你就把你叔父气晕了,是不是?”


蓝忘机:“……”


 


【待续】



评论

热度(2603)

  1. Patrick修文地狱请勿催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