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と水

忘羡洁癖粉

夜畔三更:

【枇杷】一个关于忘羡归隐很多年后的故事


————————————————————-


【涉及剧透可以先不看文字】


某天半夜在群里磕刀子,讨论了几次凝丹驻颜、莫玄羽如何结丹的问题。脑子里突然浮现出的一个画面“满头白发的叽,面容还是和年轻时一模一样,在他们隐居过的山头种了一颗枇杷树。每年同样的时候,会拎着一篮新鲜的枇杷去看望山上的坟。”


就是,如果,万一,羡还是先一步而去,我也并不觉得叽会殉情,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去思念道侣。枇杷梗感触颇多,不用多说的(主要当时正在听《化鹤归》,和md没有关系但是是很棒的歌,推荐听)。羡的衣领方向和看到叽第一反应不是拥抱给了暗示他已经是故去之人,但他并不会先叽一步入轮回,如果能用什么方法每年一段时间以灵体出现在叽的身边,可能他会这么做,等待叽和他一起走。而叽已经预见了自己生命走到头了,像往年一样带着新摘的枇杷去找羡。叽的状态已经是半灵体的那种,所以羡可以接过他的枇杷了,也可以触碰到彼此。最后,当然是一起入轮回啦~【为什么这么多字,因为最早是从写文角度出发的脑补了几万字XD然而还是用了画的,非常意识流,看看就行

评论

热度(2694)

  1. 今天鸭子磕糖了吗夜畔三更 转载了此图片
    “魏婴,今年枇杷比上一年好吃一些,不知来年会不会更好吃一些。”“蓝湛!来年我们再一起去吃枇杷吧!”